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四0章 迷影重重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看门人看着这个虽说长得不错,却穿得普普通通的女孩,有点不乐意:“姑娘,您是约好了没有呀?我们要是随便一个人就通传,那不累断腿了?”

    那少女赶紧从身上拿出一小块银子,塞给看门人:“小哥您喝个茶,”又特别诚恳地道:“我真是他熟人,万望通传一下。”

    她心里恨道:“怎么这次就不知道找我松骨了?天天躲在成王行宫,哪像从前,都快拍散了还往外挣蹦呢,现在好,老僧隐居了,还得姑奶奶来主动找你!”

    那看门人看姑娘长得着实不错,本来就很熨帖,又有银子拿,便道:“得嘞,我受累进去一趟吧。”

    不一时,锦儿顺利进了行宫,孟聪明在进了行宫不远的一棵丁香树下等她。显然,这个季节,既没有丁香花,连一片叶子也没有。

    锦儿笑道:“听说你受了伤,觉得会大喊大叫找我松骨的,谁知一点音信也无,你何时变得这么低调的。”

    锦儿觉得不过只有两个月不见,孟聪明好像一下成熟了许多,变得沉默,不爱主动说话。

    但看到锦儿姐姐,孟聪明瘦了一圈的脸上,还是绽开了笑容:“我是觉得,此刻我不那么招人喜欢,所以就少出门喽。”

    锦儿笑道:“瞎扯,你是那人吗?”

    一直心情郁闷的孟聪明突然开心了不少,他蹿上床,身手竟然相当敏捷:“不错,松骨大法,不能错过。只是,”

    他看着锦儿眨眨眼:“锦儿姐姐每天都能来两次么?”

    锦儿一下怔住,怔了一会才道:“难道你一直就在这行宫中,不出门的么?你可以来肖老板这里呀。”

    孟聪明耸肩道:“我是一个不被坏迎的人。也是一个,不被信任的人。”

    锦儿仍然怔怔地:“可,如果这是真的,你可甘心这样?”

    “姐姐觉得呢?”孟聪明亮亮的眼睛看着锦儿。

    锦儿轻轻道:“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给你听。”

    孟聪明浑身一凛。

    不一时,孟聪明又摊手摊脚仰躺在床上,舒服得不得了。

    成王妃急匆匆进来,后边簇拥着一大堆宫女和太监。

    不管怎样,成了王爷正妃,成王眼下又得势,王妃的谱便不能不大了,当然这比贵太妃已经是收敛好多了。

    王妃一进来,可把孟聪明吓了一大跳。虽然是亲姐姐,他这形象也太差了点儿。他赶紧想起来,可浑身像卸了栓,一起没起来叭地又瘫了下去,平拍在床上。

    可怕成王妃吓坏了,她坐到床沿,拉住孟聪明的手:“聪明,你怎么了?伤又发作了吗?”

    孟聪明苦笑不得,又恼又羞,旁边还一堆宫女太监呢,分明有的在低头笑,有的在抿嘴笑。他想将手从姐姐手里抽出来,却不想浑身无力,手也像棉花一样,根本使不上劲儿,想换个文雅的姿式,腿脚都不听使唤。

    他心里哀叹道:“姐姐呀,你可坑苦了我呀!”

    王妃一挥手,宫女和太监都退出去了。成王妃盯着孟聪明,这次有点严肃了:“聪明,那个女子是干什么的?你如何与她认识?她找你来又干什么?”

    孟聪明真是无语了:“姐姐你管这么多干嘛,我都好大了好吗?她是大夫啊,给我松骨……”

    成王妃态度还加了点严厉:“聪明,你不要以为姐姐看不出来,这少女是大夏人。非我族类!”

    孟聪明吃了一吓,晃晃脑袋,他都晕了。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王妃姐姐,竟然……

    “姐,”他猛地坐起来,成王妃急忙扶住他,“你怎么知道她是大夏人?”

    “哎,姐姐在河东这么多年,和大夏只隔一条黄河,”

    孟聪明心说:“黄河很窄吗?”

    “况且,姐姐当年替爹爹看大夏北燕往来文书,是懂大夏话的。这些年在河东,大夏的使节和亲眷也见了不少,他们的语言和口音,我都很熟悉。”

    她一把攥住孟聪明的手:“她是大夏漠西王的侄女,夏樱郡主,不对吗?”

    孟聪明差点蹦了起来:“姐姐!”他用力将王妃那修长的手扒拉了下去:“不要一惊一诈好不好?不错,她是大夏使节,经常在京城居主。我和她有共同的朋友,上次我受伤,就是她来给我治好的。(他昧了良心不提荡肠生)这次我也不想招惹更多人,她听说我受伤,主动来医。姐姐,你是不是觉得可以让我受伤致死,也不要一个大夏郡主给我治病呀?”

    成王妃急得说不出话,半晌方才续道:“姐姐也并没有这么说。但她曾在河东随漠西王的侄子,就是她亲哥哥拜谒过王爷,若是被王爷知道你与大夏有联系……”

    孟聪明拍拍姐姐:“我虽然是柯伯父送到黄山学艺,本身就在我身上有寄托。但这次战事之前,我始终是代表河东帮助柯家军的,我的任务就是探查各种秘密的探子,多认识几个人,很奇怪吗?”

    成王妃低下头:“也许,是姐姐瞎担心了。我总是不愿意王爷知道你太多事情。他现在对你客气,还是看到柯家军的面子上。可我们和云儿之间,也有心结,姐姐真的不想让你……”

    孟聪明心里也微微疼了。姐姐在成王府,不知有多为难,不然怎么会这么一点事情都怕成这样呢?

    他揽住成王妃的肩膀:“姐姐放心,我以后不叫那个郡主来行宫了。五叔昨日托人告诉我,说是彭军医一直在试验新药,成功了就会来给我诊治。五叔说彭军医这次是不试出药来绝不罢休。”

    他本来想说,以后就去找郡主帮他松骨。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姐姐特别不愿意他与夏樱接触,竟然连夏樱能为他治病的事都忽略。

    他也明白,锦儿,哦不。现在她的正式名字就改回夏樱了

    姐姐认为夏樱终究是大夏人,肯定是怕与夏樱接触多了,会影响他和柯灵的未来。当然,夏樱的身份,也一定是姐姐警觉的一个原因。

    姐姐,永远不会是一个仅仅婆妈的人,她一定有其他的考虑。

    入夜。

    行宫的人都入睡了。

    之前戎马倥惚,到了京城生活安定了,大家都抓紧享受这安宁的生活。而且成王身体不好,贵太妃要养颜,成王妃要带欢儿,都需要早睡。

    所以,还不到一更天,行宫里已经安静下来,除了做事的宫女,太监和杂役,大多数人都入睡了。

    孟聪明今天可是听了一天姐姐的各种呱噪,平时姐姐真不是这种人,大概京城的生活令她压力太大了。

    屋中只有孟聪明一个人了,他只让宫女为他留了一盏灯。待宫女走了,为他关上门。

    孟聪明站了起来,走到灯前。窗上遮着厚厚的帘幕。他却隔着帘幕向外看,似乎他的眼睛有穿透能力一样。

    渐渐的,他脸上露出微笑,他退到桌前,吹熄了桌上那唯一一盏灯。

    整个屋子,不留一点缝隙,全部淹没在黑暗当中。

    孟聪明退后两步,双腿微屈,突然,他蕴足力气,在空中打出一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