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三七章 夜里发生了什么?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人影伏在桌前,一张张看去,却突然,一阵莫名的阴风吹来,霎时间,笔筒中的火折子和那盏孤灯同时熄灭!

    那人影正看到紧要处,眼前突然一片漆黑,随即一声细微却尖锐的哨音,有人将人影正拿在手中的那封信一夺而走!

    人影急忙反手一格,却像撞在泰山岩石上,手臂一阵剧痛,他来不及再聚力,信和袭击者已经突然就消失了!

    袭击他的人,来无影去无踪,一点声音都没有留下。若不是东西被从手上抢走,手臂还在痛得发麻,他完全不会觉得有人来过。

    他出了一身冷汗,想奔过去拦住那黑影。

    却不想黑影身形飘忽而迅速,快得不可思议。

    眼看他无法追上黑影,却不料一个人突然在殿门口对黑影发动袭击。

    而且,他带着刀。他疾如风快如闪电的一刀朝黑影削来,这一刀的速度,力量,挟带着强大的内息,一点不留情地向黑影削过来!

    这一刀,在当今天下,就算数不上第一,第二,也在第……二十之内吧。

    所以,孤鸣鹤不用刀,而这人的刀,力量、速度,刀风之狠,都与柯搏虎和汪一恺有着差距。

    这一刀挂着风声,挟着内息劈下来,却谁也想不到,那黑影一个闪身,反手一掌便击在来人手腕上,刀当啷一怕掉在地上。拿刀之人顿觉手腕剧痛,忍不住哎呀一声,黑影闪身之后即如飘渺的风般无声欺近,一掌打向来人胸前。

    这时,刚才查找衣柜的人影,已经扑了过去,挡在拿刀人的面前,双掌迎向黑影。

    谁也想不到,武功如此之高的黑影,竟然虚晃一下,纵身飘飘忽忽便飞过了院墙,等两人再赶到院门口,飞身上了院墙,行宫外面已是无边的黑暗,简直像没有生物存在一般的寂静与黑暗。

    来人捡起刀,小声道:“靠,这人内力太强了!”

    人影道:“你赶紧离开这里,守卫我已经都迷倒了,那人也不会去追,他必定在行宫里等待机会。”

    来人道:“那你呢?”

    人影道:“没事,我现在还不能死呢,你快走!”

    来人还要磨叽,人影在他耳边道:“刚才这人,分明能打死咱俩,却没有下手,说明他不想把事情闹大;第二,他一定是我们认识的人。所以我们两个暂时还是安全的,我要赶紧回去,柜门还开着。”

    拿刀之人黑暗中点头,一个翻身跃上了院墙,又几个起落,跃到行宫最外侧墙上,然后就消失了。

    人影回来,又点亮了火折子,粗粗检查了一下。竟然发现,似乎只有他正要看的那封信,被抢走了!

    第二天一早,小宫女伸伸懒腰,醒了。一看时间已不早,急忙起来为成王准备洗漱器具,然后与接班的宫女太监交待。两个小宫女便稀里糊涂回去补觉了。

    不一时成王也醒了,这一夜,他睡得十分之好,竟是半点没有惊醒,也没有做梦。

    他坐起身,人也难得地神清气爽。

    “咦,这倒是奇怪。”

    但是,无论成王,还是小宫女,都完全不知道夜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但他们都觉得睡了一个特别好的觉。

    成王想着,趁着今天精神好,要再召见柯云一次。总觉得这个年轻将领对他有一种拒之千里之外的疏远,这样下去终不是长久之计。这柯云与柯搏虎完全不同!柯搏虎虽然与他见面不多,但成王知道,柯搏虎是如何把他当作最亲近的人与最有力的联盟来对待,每次来信必是恭敬中透着关切。

    而柯云,却对他敬而远之,除了被迫的觐见,几乎从不来成王行宫,更不与成王发生任何其他关系。而京城布防之事,柯家军一进城先领了自己的布防区域,便凡事自决,再也不向成王请示。而河东军队的事情,与国朝政事,柯云连管都不管。

    成王感觉到了柯云的疏离,他没有什么好说的,柯搏虎已经战死,连柯夫人都殉节了,他无法柯云解释。绞杀皇上的事情,他不用想都知道对柯云产生了多大了心理震动。

    从护国讨逆,瞬间成了叛卧贼子,柯家军不仅失去了他们的领袖,还被胁迫做了逆天背叛之事。但成王要做的事情也不能停滞,乱世方定,不强硬推进,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后面就难办了。所以他必须和柯云有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而且今天,他在连日疲劳中,精神好了许多,觉得召见柯云是个比较适宜的时间。

    成王低头看着行过礼的柯云,温言道:“少将军请坐。”

    柯云谦让了一下,便坐到宫女为他搬来的一把紫檀靠背椅上。成王对京城还是很熟悉的,他住在太后的弟弟家中,府第布局和陈设,除了规模比皇宫小点,质量是半点不差的,甚至更舒适。

    有人私下说,太后当年活着的时候,将宫里财物源源偷偷运回娘家,从来也没有停止过。如此太后和国丈都已过世,这豪华无匹的嘉义伯府,便被太后弟弟继承了过去。

    成王让宫女为柯云上茶,那茶也是上好的香片,热气腾起,云雾缭绕飘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柯云从座椅上站起躬身谢过。

    成王道:“此次起事,能够成功,柯家军功不可没。进入京城已经有几天了,少将军恪尽职守,真是辛苦了。”

    柯云谨慎地答道:“这都是柯云应尽之份。之前王爷将国相府第赐给柯云,在下也是感激不尽。”

    成王眉头微蹙着:“少将军,你真不必为了一座府第而感谢本王。柯家军为国朝复兴牺牲的,要多得多,本王都明白。事实上,你我虽为君臣,但本王心中一直怀有愧疚,也想对柯大人有所交待的。但眼前,形势仍然危急,所以,本王也想向少将军讨一句话。”

    柯云一怔,随即明白了成王的意思。他想,不就是要柯家军永远忠实于你么?眼下要为你卖命么?

    我当然无法不答应,但之后的事情如何发展,才是我首要密切关注的。他不想与成王多打交道,便在椅子上站起,躬身恭敬地回答道:“柯家军为了国朝,纵便是全部战死沙场也在所不惜。况从国朝伊始柯家军便建军守卫边疆,拱卫国朝江山,至今已历几代,为国捐躯,战死沙场的不计其数。今日的柯家军,还会继续为国朝,为守护百姓而战,而柯云的血,也会继续为国家安危而抛洒。王爷今日讨逆成功,想必也为了天下苍生才做的一切,柯家军即使损失惨重,但只要是为了国朝百姓,王爷便不必内疚。”

    成王震了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