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三二章 君下王上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韦都平静的表情终有了改变,他的眼中闪出一点欣慰,随即消失了。他点了点头:“但是,柯云,你要听好,只要老夫活着,你和灵儿就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幸福。老夫已经给了你们未来......”他突然停住了,捂住胸口,喉咙也象是被扼住了一样,霍于飞惊了,他冲上去扶住韦都。

    韦都看着他,很艰难地说道:“于飞,我对不起你。”

    霍于飞瞬间就明白了:“大人!情势坏到如此了吗?您为什么这样做?”

    韦都眼中终于闪出泪花:“真是坏到如此了!”

    霍于飞刚从前线回来,他如何不知道情形,他知道韦都必是已服毒了!

    他将韦都扶着交给身边的卫士,转向柯云,提起剑:“少将军,大人必定不久于人世,我当自裁,请你放过无辜士兵和将领。”

    说罢,他剑尖一转,剑刃划过喉咙的一刻,对韦都小声道:“大人,于飞陪您于地下……”

    所有人都惊呆了,甚至向后退了一步。

    韦都看着霍于飞的尸体,点了点头,眼中终于涌出泪花:“好人,是我辜负你了!”

    霍于飞手下的将领也呆了,一个亲信将领扑向他,摇晃他的身体:“将军,你为什么这样决绝!还有我们呢!”

    韦都摇头,他喘息越来越困难,转向柯灵:“爹爹......不能......像你说的那样......活着,你送送......爹爹吧。”

    说完,他高大的像山一样的身躯,突然向一边倒了下去,连卫士也扶不住他,柯灵大惊,急忙上前扶他,韦都的身体太沉重了,柯灵被他一起带倒在地上。

    韦都挣扎着伸出颤抖的手,摸了柯灵的面颊一下,喃喃道:“叫一声爹爹。”

    柯灵的嗓子像是噎住了,她攥着韦都的手,用尽力气喊了一声“爹爹”,可声音却像是卡在了喉咙里。

    但韦都还是懂了,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嘴唇动动:“记住,你还有个哥哥”,他拼尽力气说完最后这一句话,也是他最挂心的事情,眼睛便闭上了,沉重的身体几乎将柯灵压倒。

    柯灵仍然攥着韦都的手,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牢房外幽长的过道突然又传来说话的声音,一群人冲了进来,为首一个身材魁梧的将官率先闯进来,他扑倒在柯云面前:“关正枫参加少将军!”

    京城已被讨逆军完全占领。

    柯云第一时间拿出皇上的密旨,同时带着关正枫冲进宫中去见皇上。

    但进到宣政殿,柯云惊住了。

    皇上已经和他的宠妃一样,被三尺白绫勒死在殿前的台阶上。

    他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着天空。

    柯云脑袋轰的一下。

    曾几何时,这位天子,将密诏放在剑柄中,赐给他作为定婚之物,被柯搏虎识了出来。

    为了保护皇上安全,他们始终没有对外声张,只是声称自己是护国讨逆,却没有说是奉旨讨逆。

    如今……

    关正枫也惊住了:“少将军,要不要向成王讨个说法?”

    杀了皇上之后,河东军队已经全部退出皇宫。这显然是有高人授意。

    柯云摇了摇手,他转向关正枫:“大哥,反韦都不反皇上,这是我们与河东的约定。密旨的事情,爹爹曾经专门知会过成王,请他顾全大局,不可动摇国朝根基。如今,我们都成了犯上作乱的贼子了。”

    关正枫也急了:“这怎么办?总管大人一世英名,光明磊落!”

    柯云握住关正枫的手:“今日不同以往,韦都倒了,我们的处境却更加险恶。整个柯家军,都被人利用了。现在,你快去找太子下落,一定保护好他,必要时可以与河东军队刀兵相见。皇上的事不追究了,太子的事不能再让,他们也不能奈何我们。我这就去找成王,敲打敲打他。”

    关正枫低头拱手:“是!”

    他随即命令:“多带人,迅速查询太子下落!!”

    柯云跳上白马。

    这一路的激战,又被重铐关押,他的身体受到极大损害。但他片刻都不能休息。眼下,柯家军回到了他的身边,他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凶险局面。

    没有父亲在身边了,年轻的他,必须承担起一切。

    京城已经全部被护国讨逆军掌握了,不,只是讨逆,已经无论护国。

    成王反叛逆而不反国朝的誓言被他自己**裸地破掉了。

    到了成王行宫,柯云跳下马,对守门卫士道:“柯云求见成王殿下!”

    为稳定局势,成王并没有进住到皇宫。况且,仍然留有他兄长气味的皇宫,他也不喜欢去住。那里面还有一堆惊慌失措的妃嫔,太监和宫女。

    也有些烈性的,看皇上被绞杀。便愤然投身跳入了金水河,也有的投环而死。

    所以成王更要在进入京城后先逐渐稳固自己的胜利,再以最终的胜利者向份进驻皇宫。

    不过,最终是否要迁都,他还没有想好。

    不一时,成王的总管太监刘成拎着拂尘跑了出来。

    他身材肥胖,跑过来已是气喘吁吁:“少将军,成王殿下宣您进殿!”

    我们再一次见到了成王。

    他的身体比在蓟州的时候,像是又差了些,脸色越发灰暗了,这让他说话时的表情显得十分阴郁。

    “柯大人殉国是本王最心痛之事,也真是对不起少将军你。虽说是为了挽救百姓命运,国朝危亡,但终是本王没有及时赶到蓟州,失信于柯家军。”

    他抬起头,看着柯云。

    他身后的帐幔动了一下,虽然很轻微,警觉的柯云却感觉到了,他一向眼光敏锐,立刻捕捉到一双绣着蝴蝶的绣鞋,那鞋上金钱银线金珠银珠堆砌,闪闪发亮。

    成王身后是有人的!

    是谁还有说吗?

    成王还在说:“本王失信在先,才导致这个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结局。本王犯下不可挽回之过,实在无颜见少将军。但对国朝的重任在肩,如今终于得胜,一诛奸相,也可告慰柯大人。”

    柯云心想,一诛奸相!你杀了皇上如何不说?

    但他既已决定,便完全不提此事,只道:“王爷殿下,历来天下大事,要做成便要有牺牲。父母殉节,柯云无怨无悔。今日讨逆军进入京城,柯家军仍然会一如继续,匡扶国朝。只是,”

    他突然抬起头:“王爷殿下,当日河东与蓟州结盟,却是以孟公子与小妹婚约为凭。今日是这个结局,柯云如今总领柯家军,这婚事便不要再提了吧。”

    说罢,他弯腰长揖:“请王爷允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