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三0章 恐怖救人夜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锦儿这才有点醒悟,发现自己真是有点失心疯了,确实什么都没想好。

    这个样子,一定是救不了柯云的。她突然用手捂住嘴,痛哭了起来。却不敢发出声音,只有眼泪在脸颊上恣意流着。

    夜拾看这个平时最可亲的姐姐,眼下真是可怜,急忙低声安慰她道:“姐姐,你先别哭呀,听夜拾说-是师父派我来的,师父有了安排!”

    锦儿霎时就不哭了,急忙问道:“怎样安排?快说!”

    夜拾道:“师父知道今天晚上秦楚异不会来,让我过来再勘查一下守卫情况。”他突然拉起锦儿的手。

    锦儿吓了一跳:“小坏蛋,你干什么?”夜拾手上加了力气,不让她缩回去,在她手上写了个字。

    锦儿恍然了。

    夜拾道:“姐姐在这里等着,我过去勘查清楚,给师父发信息。”

    锦儿忙道:“我和你一起去!”

    夜拾道:“拉倒!你身坯那么大,目标大,再让人发现了!在这里藏好,不要出声!”

    锦儿听他说自己身坯大,不由哭笑不得。要是平时非踢他屁股两脚不可,但此时却半点不敢多说,只拼命点头:“你快去快回!”

    夜拾刚要跑,锦儿又拉住他:“你也要小心!”

    夜拾那双能在黑夜中看人的眼睛亮亮的:“放心!不救少将军出来,我才不要出事。”

    锦儿点点头:“嗯,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夜拾身子一闪,就跃到街对面,又两个起落,跃过一排屋顶便消失了。

    不一时,夜拾回来了,锦儿急忙从墙下阴影中上前几步,急问道:“怎么样了?”

    夜拾沮丧地道:“不行,秦楚异和霍于飞都来了。好像情况不好,我躲在后边听了两句,成王和柯家军的讨逆大军,已经逼近京城,所以突然对少将军加强了看管。刑部不仅有公差看守,还集结了军队。”

    锦儿啊了一声:“大军压境,如果韦都发起疯来……”

    她顿时心急火燎:“不行,我必须马上想办法进去!”

    她说着拔腿便往刑部而去。

    此刻,隔着两条街,已经听得到刀枪的撞击声,也夹杂着人声嘈杂,还有明显是当官的在指挥手下,布置守卫的声音。

    夜拾一把拉住锦儿:“哎哎,锦儿姐姐,你无论如何不能轻举妄动,我已经发消息给师父了,让他暂时停止行动。”

    锦儿怒了:“你这个小坏蛋!你是看着少将军去死吗?”

    夜拾更死死地拉住她:“姐姐,并没有啊,卧虎帮的人都埋伏在附近了,只要有机会,就会出动的!肖老板和瞧大侠也是和师父知会过的,只是不告诉你……”

    锦儿猛地一推他:“等着你们,人还来得及救出来?”

    她跑过街,来不及绕到街口,纵身轻盈地跳上屋顶,一纵一跃便消失了。

    夜拾急得直跺脚,想去追她,又怕两人都暴露了,急忙去找附近的卧虎帮兄弟。

    到了刑部旁边那条巷子里,锦儿隐身在静僻处。只见刑门大门前已经又恢复了安静,但仍然能看到暗处人影幢幢,间有兵器闪烁的寒光。

    门口一匹格外高大的战马上,一个全身披挂的将军骑在马上,他对另一个公差打扮,黑衫缠裹,披着黑斗篷的人道:“刑部大牢,关系甚大。军情紧急,我必须马上到城外现场,护卫国相大人,与敌决战。此处就交给你了,必要时保护好小姐。”

    那公差弯腰抱拳道:“属下必当以死效力。”

    那将军笑笑:“患难识真心,此去若回不来,小姐你一定要保护好。”

    说罢,那人一鞭挥出,战马飞驰,后边他的亲随和黑鸦鸦的军队跟着他奔驰而过。

    那公差待将军走远,这才直起身,对身后人道:“你们加紧守护,出了一点事老子活剥了你们的皮!”

    他说罢,道了一声:“走!”

    旁边随从不解地:“大人,这么紧张的时刻,我们去哪里?”

    公差小声呸道:“你以为在这里能有什么用?找个地方喝两杯!”

    公差,显然就是秦楚异,带着两个近身随从走了。门口守卫的公差也懈怠了下来。

    “哎!你说情况这么紧急,国相大人为什么不带柯云去城外战场,好歹是个人质。”

    另一个道:“呸吧你。柯家军有多生猛,岂是能被威胁的。听说少将军柯云早就留下话,他可以不在,柯家军永远都在。”

    第一个道:“那就是,从柯总管就治军严明,令行禁止,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难怪国相大人这次一溃千里。我看霍大人一走,秦大人也不怎么上心了。”

    另一个道:“现在谁不是顾自己呀!我们只管当好差事就是了!”

    锦儿心里一松,从藏躲的地方偷偷潜出来。

    这整个刑部已经被加增了护卫,但显然前方作战吃紧,所以霍于飞带走人马之后,就只有公差在守卫了。而她呆的背面巷子里,只有两个公差。这俩人本应一头一尾,却想聊天,呆在了一处。

    锦儿从藏身处不出声地伏身疾奔,到了那两个公差身后,手起刀落,一刀一个。两个公差完全没有防备,不出声地倒在地上,流血死去。

    她又呼地跃上后墙边一棵大柳树,冬天的柳树已经没有叶子,但夜幕之下也并没有人发现她。她在树上朝院中看着,只见大部分地方的灯都灭了。只有两处有灯光,她立刻就判断出。灯火通明的一处肯定是今日形势吃紧,刑部官员没有回家休息,仍在处理公务,并且等待前方消息。另一处灯光微弱一些,却是连绵几排房屋,规模不小。那,一定是关重刑犯人的地方。

    眼下大军压境,韦都很可能狗急跳墙,对柯云不利,锦儿决心一定要见到柯云,一定要将他救出来。

    院子很大,除了前院亮灯仍在处理公务的地方,其他地方仍然很静。这是个特殊的时间,每个人都感觉到大变动即将来临的震撼、压抑与紧张。因此韦都虽然让加强戒备,但前端战事的紧张,却更使后方松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锦儿急忙往牢房而去。她伏下身,将身子伏得低低的,以免被人发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