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二八章 牢里见到大哥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但柯灵,终究不是一个软弱的女孩子。她缓缓吐出一口气,缓慢而坚定地说:“柯灵今天来,不是要和国相谈这件事的。成王的军队实力,恐怕远超出国相的想象(她没好意思说正义什么的,现在她对成王也有极大的怀疑与不信任),而且柯灵来的这一路上,讨逆军不断攻城掠地,国相可以控制的范围,在不断缩小。柯灵在想,成王和柯家军,并没有像国相一样,掌尽天下人马,为什么能如此势如破竹,国相是不是可以好好想一想。”

    韦都一惊。战报他每天都看,但从柯灵嘴里说出来,还是给了他另一种震动。

    柯灵看着韦都略有吃惊的表情,在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的韦都脸上,现出这种表情,实在是罕见。

    柯灵进一步道:“京城被破,是早晚的事情。国相,柯灵此次来,只有两件事……”

    韦都眼睛紧盯着柯灵,他相信柯灵说的都是不争的事实,但他仍然不相信成王能够对胜利有绝对的把握,他始终根本就没有习惯认输。

    他坚信他一定能将局面翻回来。

    他盯着柯灵:“是的,你没有讲完。不用顾虑,讲。”

    柯灵紧抿了一下嘴唇,继续镇静地道:“第一件,如果国相信任柯灵,柯灵可以告诉您,十日之内,京城一定被破。柯灵请国相好好想一想未来之事。第二件,国相承诺不杀大哥,但柯灵知道得很清楚,大哥必定不会接受国相的好意。柯灵也是柯家军的一员,是讨伐国相的人。柯灵现在只有一个请求,只求国相将柯灵和大哥关在一起,就算是您作为我的生身父亲,帮了柯灵。”

    韦都目光犀利地盯住柯灵:“你可知人各有自己的志向,你既能维护柯云的尊严,就应该知道爹爹也绝不会向敌人认输,难道你愿意爹爹失了晚节?”

    柯灵咬住嘴唇,半晌才徐徐道:“柯灵在外飘泊这么多年,不论走到哪里,总听到百姓都在唾骂国相,可柯灵却无论如何想不到,国相竟然是柯灵的生身父亲。柯灵与国相以往十几年相隔千里,彼此不知。今日相见,也是感慨万千,酸苦自知。柯灵现在想说的就是,若是国相肯听柯灵一句劝,我可以离开大哥,离开柯家军,陪国相度过后半生。”

    韦都的面颊突然一阵滚烫,听了柯灵最后那句话,他很想走过去,将女儿搂在怀里,好好的亲一亲,看一看。

    可他也知道,柯灵的条件是什么。

    是要他认输,要他投降。要他将国朝让给成王。

    他可以那样做吗?那样他就彻底告别了辉煌的前半生,从此过上另一种生活。而那种生活,必定是居于人下,或远避人世,成为真正的贪生蝼蚁。

    他双脚稳稳钉在地上,将心中的激动热浪从心中驱逐掉。直到他的面颊又冷下来,心也冷下来,他才缓缓地对柯灵说:“爹爹需要你这个女儿,更需要你尊重爹爹的选择。”

    他停了一下,向前走了一步,柯灵被他的气势镇慑住了,不由向后退去。

    韦都用他特有的专横、坚决的口气道:“你心里终究还有爹爹,爹爹已经很高兴了。你既知道人各有志,就什么都不需再说了。”

    韦都说罢,突然抓住了柯灵的手腕,柯灵不由一阵战栗。

    “来吧,你想见谁,爹爹就带你去见他。”

    柯灵见到柯云的时候,突然就失掉了所有的镇定。

    她紧紧地抱着柯云,痛哭失声。

    “大哥!我好想娘和爹爹!”

    柯云看着柯灵,惊异得无以复加,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还不到十七岁的妹妹,竟然千里迢迢独自来到京城找他,竟然进到韦都的大牢里!

    她这一路上遇到多少凶险?又受了多少苦?

    但他随即也控制不住自己,紧紧抱住柯灵,眼泪也流了出来。

    “灵儿,你怎么自己来了?聪明呢,他为什么不跟着你?”

    柯灵突然就呜呜地哭了起来:“大哥,他受了重伤,差点死了。”

    柯云心里一紧,他更紧地抱住柯灵。

    韦都默默地离开了,在这一对纯洁的年轻人面前,他感觉到自己的格格不入,更感觉到孤独和衰老。

    是的,他有八个儿子,他们对他也很恭敬。但是,他为什么还会感觉到孤独?

    走到刑部外面,天都蒙蒙亮了。

    他是亲自带着柯灵来到刑部大牢的,韦寒不放心,无论如何要跟着一起来。

    韦都喝斥他:“跟着我做什么?追个鸡都能被鸡了,难道你还能保护我不成?”

    韦寒平日见了父亲像老鼠见了猫,此刻却道:“今日情形不同,寒儿不想让爹爹觉得孤单。”

    韦都一口气差点没上来。陪着女儿去见她喜欢的年轻人(他还不知道柯灵感情的最新进展),有什么孤独的?

    但仔细一想,确实挺孤独的。

    于是,两个都不妥协的人,便在大牢里分开了。柯灵留下陪柯云,韦都特许他们关在了一起。

    韦都落寞地回相府。此刻,他才明白韦寒陪着他来有多么的重要。

    他的万丈雄心壮志,突然一下变得不重要了一样。他落寞地道:“寒儿,你妹妹她,就这样真的不能回家么?”

    韦寒心里和父亲是一样纠结的,他的心肠软,就更是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半晌,他才发自内心道:“冰冻三尺,也不是一下都能解决的。”

    他沉吟了半晌,韦都也沉默了。韦寒说的,本就是不错的。不,是十分正确的。

    韦寒想了想,才道:“父亲,儿子不懂当前战局,但父亲如果能坚持将战局扭转,就可以一直关着柯云。时间长了,便能想出法子。”

    韦寒看出父亲的心开始软弱,他必须挺父亲,父亲的状态不说关系着国朝韦寒对国事政事并不关心。但父亲,一力关系着国相府全家大小的性命啊!

    他熟读史书,知道落败的臣子是什么结局。尤其他家会是多么的惨。虽然那七个兄弟瞧他不愤,但一旦父亲倒了,全家……

    他不敢想下去了。

    韦都点了一下头。

    他突然停住脚步。

    他心绪烦乱,一夜未眠,却不肯骑马回府休息,而是漫步朝国相府走。

    他看着寒冷夜色中,韦寒清秀的面庞,轻轻说了句:“是的,此刻如果我败了,就一切都完了。我就是杀了柯云,女儿也没了。我一定要胜,一定要将天下掌控在手里,这样我才有可能挽回我的女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