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二六章 残酷的对话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柯灵一时泪水涌上心口,却一时没有想好该如何回答。

    在养父母殉节之前,虽然韦都的恶名广为人知,这个权相横征暴敛,残害无辜,但柯灵却并没有亲领实受过。她对韦都的痛恨,来自于所有正义善良的人的痛恨。

    可当养父母突然离开她,仇恨之火在她心中一下就升了起来,并且弥漫到全身。确实,她给柯搏虎和柯夫人做了四年女儿,他们让她第一次尝到家庭的温暖和父母的慈爱,让她感受到做女儿的幸福。

    大哥,就更不用说了。

    如今养父母惨死,大哥在大牢里,她如何能够与韦都谈亲情。

    半晌,柯灵才缓慢,但一字一顿地道:“国相可能忘了,柯灵现在还是讨逆军的一员。柯灵只想知道,国相要如何处置大哥,又如何处置柯灵?”

    她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韦都的心也发颤了,柯灵的出现震动了他。她的每一句话都加强了他内心的震动。

    他凝视着柯灵。这个长大了,成熟了的聪明美丽的女孩子,是他的亲生女儿。

    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两岁之前的样子。那个叫玉玉的胖胖的可爱女娃娃,脑门上点着一个红点,虽然说话不太流利,可她非常爱笑。她总是咯咯地笑着,每次听到她的声音,年过五旬的韦都就很幸福,也很快乐。

    韦都是个**、冷酷的人,从来很吝于感情的表达。他对儿子是放纵,对妻妾是宠爱,却从来缺乏真正的关爱。他的人情味道,也就在霍于飞面前显露出一些。

    唯独对玉玉不同,他爱这个女儿溢于言表。在女儿面前,他霎时就变成了一个无比慈爱的父亲。这个时候,他对别人便也和气了很多。

    但韦玉玉失踪以后,韦都又变回了那个残忍、变态、**、横征暴敛的韦都,而且更加变本加厉。

    这些,韦都如骨在喉,却不可能在眼前这种氛围下对柯灵说出来。跨越了快十五年时间,他才又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是任凭他对这个女儿有多思念,见到之后有多惊喜,女儿对他,却是陌生的。

    眼前的柯灵,说话、办事的果敢像极了他自己,但是鸿沟还能可能跨过吗?一辈子自信的韦都,突然变得极度不自信。坏如今天的局势,他都半点没有觉得自己会有败的一天,他相信他能扛过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

    但是,在女儿面前,他失掉了自信。

    韦都眼睛湿了,他克制住哽噎问道:“玉玉,你知道自己今年多大吗?”

    柯灵不明所以,她从心里拒绝这个名字。但今天,是有因而来,她不想让两人之间的对话不能继续下去。

    况且,她对自己的身世,从内心也是很想了解,便有些迷惘地回答:“多大?柯灵今年快十七岁了。”

    韦都心情复杂地笑了:“你离开爹爹的时候,是八月十六,那天是你两岁生日,好多好多贵客来给你贺生日。现在十四年又五个月过去了,你还有一个月就整整十六岁半了。你好好想想,和爹爹在一起的那两年,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吗?”

    柯灵摇了摇头,眼神突然变得十分迷茫,像是陷入了回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我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我跟着小乖儿,她对我很好,给我起名叫青蒙。但是我长高,她从来不长。有一天,她把我交给一个穷苦的妇人,我不愿意。她就说,如果我不假装是这个妇人的女儿,我们两个就都会被坏人杀掉。后来师父就发现了我,将我从那个女人那里领走,收我当徒弟。再后来我被大哥救下来,我才有了爹爹和娘,他们请了好有名的宁修散人,算了我的八字,给我起名叫柯灵;可是今天国相又叫我玉玉。我不幸,从小就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我又幸运,遇到了爹爹和娘。可他们,”

    她说不下去了,镇静一下才道:“他们却离开了我!我又成了一个不幸的人。”

    韦都无语。女儿会因为养父母的惨死,而永远不能原谅他,他顿时有一种心碎的感觉。

    但即使如此,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心受伤,而是可怜女儿。

    她是他韦都的女儿,生在锦绣堆中。应该是如何的在国相府里他的宠爱中,母亲的娇养中,丫环奶娘的簇拥中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在欢乐窝中长大。可事实上,她在外面漂泊,显见得吃了多少苦!那个小乖儿,岂不就是玉怜珠?孤鸣鹤的徒弟,又是好当的?

    他早就探听过柯搏虎收养这个女儿的情景,知道那女孩被柯云救下的时候,两腿都断了。

    可是,他却完全不知,那竟然是他的女儿!

    他虽然恨死了柯家军。最终杀死了柯搏虎和他的夫人。但对于柯云,他无论如何恨不起来。

    韦都陡然像苍老了十岁,他用一种从未有过,自己听了都心碎的声音,颤抖地道:“玉玉,你在外面,不知道怎么度过的这些年。让爹爹来补偿你吧!爹爹既然找到了你,就无论如何不能再丢掉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一定是全天下最可怜的父亲,而玉玉是全天下最可怜的女儿。

    柯灵心中波涛汹涌,却压抑住内心起伏,只用淡淡的语气说道:“国相您如何补偿柯灵呢?柯灵的爹娘都已经死在国相手里,大哥被国相用囚车押到京城,现在还囚禁在大牢中,他如今怎么样了?柯灵今天,已是家破人亡,更无法期待和接受国相的补偿。”

    韦寒一直在旁边呆呆地站着,听到这里他才突然醒悟过来:“玉玉,你是这样对父亲说话的吗!你两岁就丢了,爹爹一直惦念你,一天都没有忘记!你今日这些话,是对生身父亲可以说的吗?”

    韦寒平日脾气是很好的,但今天看到这个妹妹,听到她这样说,看到父亲这样难过,他突然不能忍耐了。

    只有他知道,父亲对妹妹是怎么样一种疼爱而不舍的感情,眼下看到父亲无论怎么说,妹妹似乎冷漠到根本不接受,平日不爱动情绪的他,突然脑门一热,便训斥起柯灵来。

    柯灵愣愣地看着这个很文秀漂亮的青年,他和大哥差不多年纪,甚至一样的好看。但她和他不认识,她当然知道这是她众多哥哥之一,但以她的人生经历,这个所谓哥哥的一番不知所谓的训斥,她如何能听得进去,简直是鸡同鸭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