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二五章 父女交锋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韦都皱紧的眉,突然向上挑了挑,脸上紧张的肌肉也一松,他和缓了口气:“哦,寒儿,爹爹还有一事问你。”

    韦寒心里忐忑,躬身道:“爹爹请讲。”

    韦都道:“上次那铜樽遗失,你说与你无关。当时爹爹没有追究,如今此事关乎此次战事的成败,更关乎爹爹和你那七个弟兄的性命,你可不可以老老实实告诉爹爹?”

    韦寒呆了,一时他如三九天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

    但他瞬间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扑通跪在了父亲的面前:“爹爹,樽儿子真的拿过,但出门遇到柯搏虎和柯云,被他们发现了。柯搏虎让我将樽放回原处,说这东西对爹爹您很重要。”

    韦都啊了一声,惊得跳起来,又后退了两步。

    他定睛看着韦寒。韦寒心跳如鼓,急忙道:“爹爹,我确实马上放回原处了,而且柯搏虎并不知道我放在哪里。再以后的事情,儿子真的不知道了。”

    韦都仍然定定地看着韦寒:“柯搏虎当时,有没有看清这个樽?”

    韦寒哆哆嗦嗦地道:“他……我……当时我不小心将樽掉到地上,被他捡起来。他看了一眼,便交还给我,嘱我放回原处。整个过程就是这样。”

    韦都跌坐在椅子上:“果然了,樽现在在柯家军手里,但不知道会在哪个人手里,柯搏虎又知晓这樽的秘密没有。”

    韦寒惊惶地看着父亲,磕头下去:“爹爹!孩儿该死!”

    韦都长叹一声:“都是天意。寒儿,你起来吧。”

    韦寒站了起来,韦都道:“夜深了,你赶紧回屋休息吧。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出门。”

    韦寒嗯了一声,向父亲行礼,正要离开房间

    突然毕剥一声,灯芯将尽,迸出灯花,随即灯光暗了下去。

    韦寒和韦都却都没有注意,韦寒行过礼,站起来,正要离开书房,却突然发现摇的灯影下投着一个长长的影子。

    韦都也同时看到了。那绝不是他,或韦寒的影子,两个人都激灵一下,身上顿时一股凉意如蛇般爬了上来。韦寒急忙端起桌上的灯,换了一根灯芯。

    灯光大亮。

    赫然,桌案对面的光影里,站着一个人。

    刚经过那番对话,乍一看到有个人站在房里,并且不知站了多久,韦寒吓得大叫起来。

    “玉玉!”而韦都却一下就看清了,也惊讶地叫出声。

    “不错,是我。”

    是柯灵特有的清亮而果断的声音,她向前走了两步,和韦都对视着。

    韦寒吓得簌簌发抖,嘴巴发干。

    韦都却痴痴地看着眼前这个和他很像,气质尤其像的女孩。

    韦寒半天才稍微镇静下来:“你果真是……”

    柯灵看了韦寒一眼,对这个哥哥,她眼光里充满了冷淡:“害怕就离开吧,国相大人不是让七公子去休息吗?我和国相大人有话要说。既然十四年阴错阳差,今天可以把话说说清楚。”

    韦都快七十岁了,在古代,他其实已经迈入风烛残年的年纪。他的野心,却并不因为年龄渐老而有所收敛。

    未来的时间越短,他要赶紧达到目标的**就越强。这个国朝的独裁者,不想仅仅是独裁者,他还想要当帝王。

    但,柯家军起兵讨逆,他在蓟州先胜后败,使他受到的打击非常之大。在战场上巧遇失散的女儿,而女儿已经视他为敌人,又让他心里另有一番滋味,酸甜苦辣,翻上涌下。

    眼下,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韦都的头发,就在这个冬天的尾声,猝然全部变白,人也苍老憔悴了许多。

    他盯着柯灵,百感交集:“玉玉,我知道你是谁。你现在也知道你自己是谁。寒儿,是你的哥哥,他最早感觉到你的存在。如今,你想要怎样?”

    他的眼睛直视柯灵,那双和柯灵一模一样寒星般的眼睛,一向犀利得让人不敢逼视,此刻却饱含了温情。

    柯灵也看着这个亲生父亲:“国相,知道了柯灵的身世,才更庆幸我的人生是如此度过的。我的爹,和娘,”她停顿了一下,“已经尽节了,这条路,柯灵会替他们走下去。”

    韦都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眼前的柯灵模糊了,心里在翻江蹈海。

    能说什么,痛斥女儿认贼作父吗?但是,他的目的是要女儿回到他的怀抱,他想的是抱着女儿痛哭一场。他期待的是女儿能够原谅他这个父亲,而不是指责女儿不认他这个父亲。

    世事的变换与命运的残酷,韦都今天算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

    久别重逢的亲人,不能抱头痛哭,不能诉说亲情,他和眼前这个和他长得像,气质更像的女孩,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依然非常遥远。

    韦寒却惊得简直要跳起来了,这个小时候多么可爱爱笑的妹妹,分别十四年再见,竟然如此陌生和冷淡,在他眼里简直是大逆不道:“玉玉,不许胡说!从小爹爹就最宠爱你,你丢了,他心里的痛苦比谁都深。你怎可如此对待自己的父亲!”

    韦都到底老练,看到韦寒都激动起来,他却平静了。

    他抬手制止住了韦寒:“玉玉,你今天显然不是来看爹爹的对吧,你放心不下柯云。你和那个姓孟的蠢小子订了婚,可你根本看不上他,你来救你心爱的人。”

    柯灵差点一个倒仰。

    她突然理解到被别人随便解读后的哭笑不得。

    但这种哭笑不得,被眼前的严峻形势压过了。她是多机灵的女孩子,她是来救大哥的,她虽然在韦都面前也不服软,但她却是个有策略的女子。

    想到囹圄中的大哥,她焦急,痛彻心肺却不能不强迫自己,此刻千万不能急躁。

    她用清的声音道:“国相大人,柯灵知道大哥现在很好,这里谢过了。”

    说毕,她向韦都低头行礼。

    韦都心中顿时温暖了一下,柔软了一下。他抑制住内心的波动,慢慢走到柯灵面前:“玉玉,你高兴了,开心了,爹爹才会开心。我不能不关着柯云。但我不能让他吃苦,因为他痛,你就痛。爹爹不肯让你痛的。只是,”

    他眼中突然湿润了。

    看着很少动感情的爹爹眼中湿了,韦寒的眼中更是湿了。他本来就多愁善感,况且玉玉也是他的妹妹,小时候感情很深。

    韦都很想拉起柯灵的手,却没有敢贸然行动,他哑着声音道:“玉玉,你在外边飘泊这么久,想回家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