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二四章 为什么要见纨绔公子?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这些天形势吃紧,那七个兄弟都枕戈待旦,他还是日夜留恋笙歌艳影。没有办法,生活习性一时改不了。

    只不过他也不笨,收了平日的纨绔形象,只是偷偷地去而已。今天在绮红院结了帐一下又亏空了。

    他回来就又转到小书房。上次韦都一生气,加了把大锁,没想到又被他给配成了新钥匙。

    但天算不如人算,他绕到小库房后门,才发现父亲的书房开着灯。

    显见是国事忧心,因此还没有回房休息。

    小库房直接连着书房后门,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隔个门偷父亲的宝物。父亲是习武出身,耳朵灵着呢,被他听见,又在当前这个当口,非得把他劈成两半不可!

    他垂头丧气地出来,不想正遇到韦发财找他找得人急上房的。

    这下,韦发财可开了心:“七爷赶紧去吧,不要让大人再发了火!”

    韦寒吃了一惊,赶紧和韦发财绕到书房门口,韦发财在门外道:“大人,七爷来了!”

    韦寒赶紧加了一句:“爹爹,是孩儿来了,不知爹爹有何吩咐?”

    里面一声苍劲粗犷的声音:“进来吧!”

    韦寒赶紧对韦发财使了个眼色,韦发财便离开让丫环送茶上来。

    屋里灯还是很亮,韦都这几日间,老了许多。但威势仍然半分不减。

    柯搏虎和夫人惨死,韦都却发现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

    成王背叛了柯家军。

    北燕却背叛了他。

    多速夺了北燕控制权,将手下人马私自派出与韦都合作,目的是扫平一直在边关对北燕造成重大威胁的柯家军。

    但是多速却不止这一个目的。

    柯搏虎死了,柯家军却保留了主力将人马拉走。

    多速开始对付另一个心头大患韦都。

    不过,不需要北燕亲手来做,他们只需退兵,成王自来收拾韦都。

    但是,这显然是有人和多速串通好的。

    是谁?设计了这一场好戏?绝不是孤鸣鹤,多速自己也没有这个能耐。

    当然,我们会马上想到杀手团的背后。

    韦都也想到了,他咬牙暗恨。

    笑到最后才能笑得最好,柯博虎抢先死了,把一个更烂的摊子扔给了他。

    韦寒进来,他一向乖觉,随手将门便关上了。

    韦都看着韦寒,韦寒将身体深揖到地:“儿子见过爹爹。”

    韦都淡淡地看着他,心情却异常复杂。

    半晌,他才心情复杂地开口道:“白日军情处理不完,只好这个时候叫你来了。”

    韦寒心跳加剧,他一向机灵,看起来爹爹是有正经事要问自己了?

    他真的猜到了一点点,虽然韦都没有和任何一个儿子提起过认出柯灵是亲生女儿的事情,但这件事,韦寒当日却曾经注意到。除此,他不知道爹爹还能和他说什么。

    如果是国事政事军事,他是八个儿子里最废物的一个,不足半夜被父亲叫来论谈。

    果然,韦寒轻轻叹了口气,刚要开口,外面丫环道:“大人,奴婢来送茶。”

    韦都道:“进来!”

    一个姿色秀美的小丫环端着茶盘进来,给韦寒送上茶,又给韦都将茶换上新的。韦都道:“你且休息去吧,不用再来侍候,明早来收茶盘即可。”

    小丫环急忙答应着躬身退出。

    韦都看着儿子,许久才郁郁道:“果不其然,柯搏虎的养女,就是玉玉。”

    韦寒啊了一声:“爹爹,那您……”

    韦都站起来,在屋内踱了几步,身影映在白墙上。

    “柯搏收养这个女儿的时候,应该就知道她是谁。”他转向韦寒,眼中竟然溢出热泪,韦寒一惊,站了起来。

    “他留着玉玉,应该就是料到日后我们会有一战,他可以控制玉玉,拿她当人质要挟我。”

    韦寒小心地道:“爹爹,您放了柯家军,就是因为最后柯大人没有用妹妹威胁您?”

    韦都僵立在屋子中央,半晌才转头看着儿子:“是的,又不全是。”

    韦寒看着父亲:“爹爹,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柯大人已经死了,柯云也被关在大牢里,爹爹您可以和妹妹相认啊!您放过了柯家军,妹妹应该不会再怪您了。”

    韦都摇摇头:“爹爹现在很难做啊。柯云是不会投降的,我现在拿他如何办?杀不得,打不得。一举一动都会顾忌到你妹妹。”

    韦寒也无语了。半晌,他小心地问:“爹爹,那您打算将柯云怎么办呢?”

    韦都像是被难住了。他在屋里又踱来踱去,脚步却沉滞而缓慢。

    半晌他才道:“眼下当然是留着,也可以挟制柯家军。但日后,”他犹豫了。这次是真的犹豫了。在他的人生里,杀人往往是不会眨眼的,因此,这犹豫,也是真正的犹豫。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当时,玉玉和他在一起,他竟然没有用玉玉来威胁我,而是放她和那个蠢小子孟聪明跑了。然后只带着五百柯家军和我的大军对峙,这胆识,我韦都也要敬他的。”

    他转头看向韦寒:“寒儿,我只有这一个女儿,我心中的女婿,可不就是柯云这样的青年吗?”

    韦寒一时惊住了:“爹爹!他可视我们为死敌啊!”

    韦都的眼中突然射出一道寒光:“成王坑了柯搏虎,害了柯云父母的性命。当初,成王不就是用玉玉嫁给那个蠢不可及的孟噩儿子来威胁柯搏虎,才肯答应合兵吗?如今成王失信,柯云与成王……”

    韦寒更惊了:“爹爹,您打算让玉玉嫁给柯云,作为条件,可以共同对付成王?”

    韦都伸手制止住韦寒,屋外风声呼啸,韦都静静听了听。

    随即又开口道:“柯云没有那么容易被摆布,这是爹爹对你妹妹的一番心思。如果柯云彻底不答应,那等着他的,就只有法场上的鬼头刀了。”

    韦寒啊了一声,但是,他知道,柯云能为父亲所用的可能性非常小,不,应该是没有!

    不要说柯云在国朝是有名的最恪守原则,信念最坚定的军人,他怎么可能向敌人投降。而且,最终不论是成王是否在算计,柯搏虎都是战死在与韦都交战的战场上。

    家仇国恨,不可能是许下柯灵的婚姻就可以的。况且,就连那个从小失散的妹妹,也未必会听父亲摆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