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一八章 除了吃熊蹄的,全都各怀心思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原因我们不得而知。那便开始吃饭吧!

    皇家宴席,普通人难以想象,我们不妨一起见识一下的。

    孟聪明带着可儿一进宴厅,可儿便更紧张了。她知道马上要遇到谁,简直好多次想跑出去,但是又不敢。

    只好跟在孟聪明后面进去,期期艾艾的。

    孟聪明给成王和危太妃行太礼:“草民孟聪明见过王爷,见过太妃。”

    危太妃满脸是笑,脸上红是红白是白,倒是肌肤细嫩,五官精致,看上去也宛如只有四旬年纪的样子。她含着喜气道:“哎呀,聪明快平身。小时在河东住过几天,瞧你就是个伶俐的孩子。如今更是出息了。”

    她又含笑地看着成王,似乎有所示意。

    这个危太妃,这个年纪了,眉梢眼角都还挂着风情。但想当年,她与韦都相斗失败,竟然带上年幼的成王便去了河东,连向皇上求个情都没有。

    搞得皇上虽然生气,心里倒是很想念这个宠妃的,危太妃的果断也可见一斑了。大概人都容易被外貌迷惑,有些事还得再慢慢看下去。

    成王一向对母亲百依百顺,此刻看到危太妃向他示意,也急忙道:“是啊,聪明为了讨逆事业身负重伤,本王心中也愧疚得很。”

    倒是成王妃,静静地坐在旁边,什么也没有说,眼中却带着淡淡的忧伤。她看着孟聪明憔悴灰白的脸色,心里像刀割般难受,为了掩饰,便微微低头,也很少发言。伤的是她的亲弟弟,别人表面安抚一下,她却是真真的心痛。

    危太妃对女人是最敏感的,她一眼就看到跟在孟聪明身后的可儿,有点奇怪道:“聪明,这是……”

    当然,未经王爷和太妃允许,将一个女子直接带到王爷宴席上,这简直大大失礼。

    孟聪明赶紧弯腰禀道:“回太妃,她叫颜可儿,是我一个忘年交的女儿,我朋友去世,不幸留下可儿孤苦一人。昨日我去沙平镇,遇到她父亲的仇家追到她做事的酒楼,想杀掉她,被我救下。现在非常时期,聪明怕她出危险,所以带在身边,须臾不敢离开,等进了京城就将她交给亲人。还请太妃原谅,不要怪罪。”

    孟聪总随即对可儿道:“给王爷和太妃见礼吧!”

    可儿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戴着王冠,穿着王袍的中年男子。这个人简直给她留下太大的心理阴影,她害怕到了极点。

    但慌乱中听到孟聪明吩咐,只得颤抖着上前跪下,磕头到地:“可儿见过王爷,见过太妃。”

    她说完这两句,便紧张得完全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只是从里往外的簌簌发抖。

    危太妃是见过世面的人,看了一眼这小姑娘,便知道是个一眼就能看通透的女孩。她便释然了,粉白的脸上漾出矜持的笑容:“这个女孩看着真灵秀,样子真是好乖,就是看这衣着,是已经有了人家么?”

    孟聪明赶紧哼哈:“是啊,已经许了人家的。”

    成王始终一言不发,一双眼睛却忍不住时不时瞄着可儿。成王妃也一言不发,她对孟聪明收留这个女孩似乎并没有太大意见,但时时跟着像什么样子?作为姐姐她很不乐意孟聪明这样不靠谱。她觉得弟弟固然是为了帮助这个女孩,但付出太多就不应该了,要是因此影响了聪明未来的幸福,那就太太太不值了。

    但王妃是个最有涵养的女子,她只是静静地坐着,并没有露出任何不满。看太妃允了可儿的存在,便轻轻道:“可儿,赶紧拜谢太妃呀。”

    可儿现在像个牵线木偶,便又匆忙再跪下谢太妃。

    成王微微地抿了下嘴角,忍不住又痴痴地望向可儿,连危太妃都感觉到了异样。

    自始至终,只有成王一言不发。

    危太妃觉得空气怎么有点压抑呢?

    别说,老孔雀当年不是普通人,她觉出了这个小女孩的闯入,可能在不同人心里产生了不同影响。她倒是超脱,含笑对孟聪明道:“聪明朋友的女儿,就是我们的朋友了,来,见礼也见了一气儿了,不要吓坏小女子,一起入席吧。”

    成王妃也温柔地一笑,轻声附和道:“母妃说得是,宴席也是准备好一会儿了,不赶紧入席凉了就不好了。”

    听了成王妃的趋奉,危太妃只是脸色缓和了一下,但虽然给了成王妃个好脸,却不愿意对她的捧场话嘉许半点,没给成王妃甩脸子已经是好大面子了。

    于是大家落座,可儿默默地坐在孟聪明旁边,却不敢坐实。

    孟聪明不由分说按了她一下,他多大的力气,可儿无声地扑通,扎扎实实地坐在紫檀高背椅上。

    成王依然没有什么变化,注意力只偷偷集中在可儿一人身上。成王妃已经发现了端倪,但她不动声色,仍然带着浅浅的微笑,只是那如水的眼神,变得冷了起来。

    “王娘,我要吃烤熊蹄。”

    成王妃像是突然被吓醒,对依着她坐的,只有十岁的儿子欢儿道:“啊!欢儿,你还没有先敬过祖母呢。”

    危太妃脸上的皮肤不易察觉地颤动了一下,想必脸色也有变化,只是被厚厚的脂粉遮着看不出来。

    她威然一笑:“都是自家人,就不要讲什么规矩了。”她用雪白秀长却微微爆出青筋,掩盖不住老态的手,夹了一筷子清炒山鸡片,放到孟聪明碟子里:“聪明,你身体不好,这清软又滋补的,便多吃些。”

    孟聪明谢过,贵太妃这才将一只烤熊蹄放到欢儿碟中。

    要说这小王爷欢儿(皇上当年如愿登基后,为了收揽人心,特赐成王传爵三代不降爵,所以欢儿仍可称小王爷。若是无这殊恩,便只能称小公爷了。),是成王独子,从小除了王妃要求严格一些,成王和贵太妃都是宠得不行的,也让他行事说话全无顾忌。

    北方天冷,熊吃饱了躲到树洞中冬眠,脚掌贮满了营养,十分肥厚。开春,熊醒来时,身上储存的营养已经消耗光,便极瘦了,一屁股爬起来第一时间便是找吃的。

    所以此时正是隆冬,熊蹄味道鲜美肥腴,这小王爷倒是十分会吃,换句话说,嘴也恁刁。

    危太妃道:“欢儿,吃东西要先敬长辈。今日是你舅舅伤病初愈,便不说你了。下次这样可要受罚。”

    欢儿嗯了一声,早开心地啃上熊蹄,根本没听到危太妃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嗯的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