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一六章 园中惊遇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但不知是不是皇上仍然顾恋这个美貌又厉害的妃子,将她由贵妃贬为妃后,却给她加封了“贵”字。于是,她仍然叫贵妃,是贵的妃,而不是某贵妃。

    现在,她成了寡妇,便成为贵太妃。

    不过,以她的年龄,保养得再好,也不可能有稚年美貌女子的鲜嫩和灵动了。但贵太妃一向争强好胜,偏偏特别在意自己的容貌,于是,可想而知,便与儿媳成王妃关系好不了。

    她又一向不让人,成王妃的端庄典雅,温柔随份在她眼里都成了缺点。

    呸,假的厉害!贵太妃时常暗里愤愤地这样说。

    于是,婆媳关系十分的不怎么样,这在当世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孟聪明刚好了一点,不想在出云楼出了这档子事情。他暗暗地向关正枫作了交待。

    关正枫虽然是个粗人,脑子却很警觉:“之前杀手团出现在沙平镇,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再出现了。眼下大战刚结束,突然发生这样可怕的事情,果然他们既不是韦都一伙,也非与我们一路。但我们现在的局势……”

    孟聪明沉吟道:“我们现在只能先依附成王,不能随便产生摩擦,这样我们还是得胜一方,不论柯家军已经受到多重的他伤。这是赢得主动的唯一办法,眼下委曲求全是唯一选择。”

    关正枫无语,半晌方道:“孟公子,我关某目前势单力孤,公子既得大小姐的授权,能否……”

    孟聪明摇头:“关将军,你要做好面对柯家军最艰难时期的准备。“

    他又沉吟一下,继续说道:“不是我不帮柯家军,是柯云还在。我现在动作,会引起混乱。”

    关正枫点了点头。是的,只要柯云在一天,不论他是否已经身陷囹圄,他都是柯家军唯一的精神领袖。柯灵留下的字条,也是说“如果大哥不在……”

    两人都沉默了。

    关正枫道:“我和我的军士一起护送公子回去吧。”

    孟聪明点头:“我现在确实需要将军的护送,另外,我要带着可儿。”

    关正枫一怔。

    孟聪明道:“那人奇怪,明显是冲着可儿来的。关将军现在身负重任,也很难照料到可儿,我带她走,随时保护她。”

    关正枫摇头:“奇怪,黑影为什么要袭击可儿,却放过了公子您?”

    孟聪明道:“大概和玉怜珠几次害我,几次又放过我有关。玉怜珠也是江南人。”

    关正枫点头:“这实在是太诡异了,但我们眼下千头万绪。但这个头不抻,日久终成后患。”

    孟聪明顿时心又沉下去。现在的局面,太错综复杂了。如果柯灵和肖纵不能将柯云救出来,他简直感觉到绝望。

    但他绝不能在关正枫面前露出来。现在,关正枫几乎把他当成唯一可以商量柯家军命运的人了。

    韦都后面,还有谁呢?

    回到成王的行宫,孟聪明不敢让可儿离开他半步。

    他觉得有些奇怪,这个黑影的出现与消失,似乎有一些可怕的规律可寻。

    到了晚上休息时,他也不许可儿离开他。只是又叫了个宫女,只说为了侍候,和可儿一起住在他的房中,既避了嫌疑,也防止可儿尴尬。

    这样到了第二天,老孔雀看到孟聪明身体渐复,而且已经出去散心了一趟。

    于是,便端着姿态对成王妃说,要款待孟聪明,以慰问他为此次讨逆之征立下的汗马功劳。

    成王和贵太妃都知道,现在笼络孟聪明,就是笼络柯家军。他们给柯家军留下的印象实在太坏了!

    行宫中最大一个厅堂内,花梨木云石桌面的大圆桌架了起来。雕花木椅已经摆好。桌上钧瓷的碗碟,银瓣金花茶杯和缠金丝银壶都摆放好了。

    孟聪明百密一疏,身体刚好一点,他在房中,拿出那本秘笈琢磨着,在赴席之前再琢磨一会儿。反正到宴会厅很近。但可儿却是个闲不住的女孩,那个小宫女萍蕊突然道:“哎呀,我要去给太妃通个信,禀告王妃和孟公子赴席的时间。可是,厨房的药忘了拿啦,孟公子赴席前要喝的。”

    可儿忙道:“姐姐告诉我去哪里取药就好了,您自管去回太妃的话。”

    反正可儿是不需一起去赴席的,她也不能老闷在屋里。孟聪明看秘笈入了迷,便一时忽略了她。人长久在一个环境里,很容易丧失警惕。

    萍蕊如释重负。能跟到这边的宫女不多,王妃要赴席,一堆宫女在为她梳妆,准备首饰衣服和妆容,自然人手短少。

    她匆匆告诉可儿药房在那里,便急急向太妃禀报去了。

    可儿心里想着快一点,因为宴席时间也快到了。她到了药房,告诉管事是萍蕊姐姐让她来拿的。管事的见是个乖巧的女子,便很信任地将刚煎好的药坐在滚水里,交给了她,心里微有奇怪:怎么没见过这女子!而且小小年纪,为何是个小媳妇的打扮?

    可儿端着药,一路小心地走着,她走得有点快,怕赶不上孟聪明服药,却又很小心,生怕药洒出来。好在在出云楼里,可儿经常会给客人上菜,倒是锻炼出来了,手里脚下都还是很稳的。

    却不想快走到孟聪明住处时,她正在石子铺的道上走着,突然前边迎面来了一个人。身穿黄袍,披着貂裘,戴着风帽。却仍看得出是个戴着王冠的男子。

    可儿走得有点急,突然发现前边有人的时候,赶紧收住脚,药差一点洒了,她用力稳住。要知道这药有多重要!

    她抬头再看那男子,刚想道歉,却吓得退了一步。

    她知道坏了。

    男子身后的太监声音尖利地道:“这婢子该打,怎么敢冲撞王爷!”

    可儿吓得直抖。

    本来王爷身边是有太监引路的,只不过太监都没有走路面,而是在路旁边的土地上走着,可儿又正好从一丛冬青掩映的另一条路拐过来,所以到了王爷眼前差点撞上。

    那王爷,显然就是成王了。他脸色一如平日的昏暗灰黄,看到可儿,却奇怪地明显有惊疑之色。

    他制止住太监,可儿急忙将药碗放到旁边石凳上,跪下颤声道:“可儿该死,冲撞了王爷!”

    成王注视着可儿,并没有叫她起来。

    他静默了半晌,可儿更害怕了,也不敢抬头,身子微微颤抖。成王对太监道:“谁许你们惊吓这女孩儿?都退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