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0三章 令人阴郁而愤慨的胜利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柯灵脸色惨白,眼泪不知觉地淌下来“要待援你们待,我一个人也要”

    她还没有说完,孟聪明突然一掌击在她颈后,把她击晕了。

    孟聪明道“关大哥,你照顾大小姐吧,多派探马。韦都很快会知道柯家军驻扎的地点,这瞒不了多久的。你们一定要坚守,千万千万!”

    关正枫惊道“孟公子,那你?”

    孟聪明嘴唇都要咬出血来,他咬着牙道“我这去找成王。援军久不至,我们带的这支讨逆军仍然是十分危险的。”

    关正枫道“孟公子,你现在这么重的伤,而韦都和北燕合兵,公子你一个人如何能突破防线前往河东?”

    孟聪明道“关大哥,我就是要知道,什么原因让成王至今不到。还有,”他沉吟一下道“有件事关大哥你要同意我!”

    关正枫知道事关重大,但现在他只有孟聪明可以商量,他选择信任他,“孟公子你说!”

    孟聪明道“如果成王真的背叛,关将军你要给我特许,我到大夏借兵。”

    关正枫惊了,这是柯搏虎都不能答应的!

    但眼下,能有什么办法?

    他只能继续选择同意孟聪明。

    他拍了拍孟聪明的肩膀“兄弟,好!一切拜托你了!!”

    孟聪明道“既如此,我的神骏太疲劳,现在只需要关大哥给我一匹快马。”

    孟聪明出发没有多久,就与成王军队相遇了。

    他叫了一声快去救蓟州,便一头栽到马下昏了过去。

    宁威急忙和卫士将他扶起来,宁威急道“孟公子,你醒醒!”

    孟聪明醒来时,面如死灰,他挣扎起来,推开宁威和卫士,冷冷地盯视着成王,随即躬身到地“王爷,请快些。柯家军已在覆灭的危险之中。”

    成王脸色有些发黄,甚至发灰。似乎身体很不好,精神也是很萎顿。

    脸上的表情更是阴郁。

    他对孟聪明却十分和蔼。

    “聪明,我们在河东向东的边境上被北燕军队拦截了,眼下我们即刻飞驰支援柯家军。你身上带伤,又连日奔波,快去休息吧。”

    这样一个轻描淡写的理由,成王就将一切推干净了。

    但他果然下令河东军队,如今也一样称为讨逆军,全速向蓟州前进!

    形势急转,成王的军队突破了靖边军的防线,一举夺回了蓟州。

    而北燕国军队竟然突然就撤走了,并且未留一丝痕迹,似乎他们从来就没有来过,没有南下进犯国朝,没有配合过韦都一样。

    韦都自己都惊了!

    他并没有让北燕军队撤走,他的人马一下就落了单了!

    之前是讨逆军腹背受敌。

    而现在,是他韦都的靖边军腹背受敌了。

    这样事出突然,北燕突然撤走,韦都也联系不上多速。孤鸣鹤看事情不妙,他又受了重伤,一代武林泰斗,带了弟子仓惶逃跑。

    一时间韦都处于成王军队和讨逆军的夹击之中,霍于飞又在以为已经取得大胜的情况下押送柯运回京城。韦都身边只有郞祈威和韦骁,双方交战,韦都大败于蓟州外白浪河滩上。在残部又被讨逆军追击后,韦都的增援军队赶到,但成王已稳稳占据蓟州,军力强盛。而且柯家军将士急于复仇,个个勇猛如虎,韦都不敢再与讨逆军交战,率军退回到京城附近,双方继续处于表面的对峙当中。

    蓟州城又回到讨逆军手里。

    但局势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柯搏虎战死,柯云被押送京城,讨逆军只有关正枫统率,无法与成王的地位抗衡。

    大家隐隐觉得,成王现在是蓟州最高首领,这没有什么问题。但一干柯家军将领,都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有的士兵将护国讨逆的标志拆下,愤愤地要扔掉。这下像传染一样,越来越多的士兵扯下了标志,直到关正枫飞速赶来,制止了大家。

    有个士兵含着眼泪道“关将军,大人尽节了,少将军被押往京城了。我们之后,怎么办?”

    关正枫正要回答,突然一个人已经快步走了过来,她站在关正枫旁边,大声道“兄弟们!大人尽节了,但韦都也败退了!我们柯家军,永不服输。大人可以不在,大哥可以不在,柯家军永远护卫蓟州,护卫国朝!”

    柯灵的眼里已经含了热泪“爹爹的魂灵,不会走远,他会护卫我们。大家都听关大哥号令,任何时候,我们柯家军都要坚如磐石!”

    大家都惊住了。

    这个平日话少到几乎没有的大小姐,竟然如此果敢。

    柯家军将士顿时热泪盈眶,齐声道“听关将军号令,柯家军永远护卫蓟州,护卫国朝!”

    成王妃坚持将孟聪明接到自己的住处,看到弟弟伤势严重,一向端庄自持的她,伤心地大哭起来。

    直哭到声音嘶哑之后,她才又生气又担心地道“姐姐让人冒险通知了你几次,你为何不回河东!你伤成这样,万一有个闪失,姐姐如何对去世的爹娘交待!”

    孟聪明现在对这个姐姐,简直是一片冰凉,他很想说“那尽节的柯伯父,柯伯母,被押往京城的柯云,你和成王对他们如何交待?”

    但他不想,也不愿说。

    他和关正枫简短交待了一下。

    未来河东军队与柯家军冲突,几乎是必然的。他告诉关正枫,一定要稍安戒忍。关正枫握紧他的手“在下明白,公子养好伤要紧。未来是无尽的艰险,我们总要走过去。”

    孟聪明低下头。

    他无颜面对关正枫,也无颜面对柯家军。

    关正枫又道“眼下,我们忍一时好办,只是少将军……”

    孟聪明点头“我会想办法联络京城的人。但你们一定不要轻举妄动,最多只可以让柯伯父在京城的眼线打探消息,但绝不可轻动。”

    叮嘱过后,他又抱拳对关正枫道“我这就回到成王那里,关大哥好好安顿弟兄们。”

    他拄着个棍子离开了。

    他被孤鸣鹤踢的那一脚,真的差点让他丢了命。

    他拄着棍子慢慢地走着,简直像个老头的样子。走到一处军帐外,他对正在收拾甲冑的士兵道“小哥,荡肠生大哥在么?”

    那士兵抬头一看“哟,孟公子!荡将军在的,我去叫他。”

    不一时,荡肠生出来,他全身铠甲,竟然让他文弱的外表添了几分英气。

    他左臂也受了伤,裹着白布。好在不影响右臂使用兵器。他看着孟聪明道“你不是伤很重么,来这里做什么?快去休息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