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七一章 卧室好可怕!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伸出手,在那淡淡的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的灰白色萤光人影中,在人影边缘轻轻抚摸试探。

    很快,他收了手,在黑暗中对柯灵道:“钢砂掌,对不对?”

    柯灵在黑暗中拼命点头,也不管孟聪明看不看得见

    那萤光,极其微弱,是孟聪明适应了黑暗之后,才勉强看到灰白色的人形印迹。

    他还拍了拍手上的墙灰:“这是他平日练气的地方。所以,他的气息在墙里,并不在大床上。”

    柯灵道:“那墙……”

    孟聪明摇摇头:“只是他无意中留了一些气息在里面,并不是特意蓄积,所以并没有太大用处。”

    柯灵哎了一声:“师傅并不是个擅阴谋,有心机的人。他练武就是单纯的练武,但在这个屋子当中,确实应该留下他练功时一些特别注意过的东西。也许,是没有练成但特别想练成的,也许是他想掩盖的,也许是他想防护的,也许是他攻击的习惯。总之,一切他思虑过的,都应该在这个印迹里,可能是我们没有找到奥妙。”

    孟聪明笑了:“你果然很了解你师父!并且,你一定当年就十分留心。”

    柯灵道:“我并不是那么不爱读书练功的,我就是不喜欢别人强迫。当然,”她有些不好意思,“我也确实是不努力,很懒散。”

    孟聪明笑笑,他心里却暗自在想:“柯灵说的对,但秘密,并不在这个灰白的几乎看不出来的人形印迹里。显然,孤鸣鹤在这里做的都是常规的习练,他应该有另外一个地方。”

    他突然对柯灵道:“孤鸣鹤带你去过红枫谷吗?”

    柯灵眼珠转转,直摇头:“有时候,师傅经常一走就是三五个月,最多半年。但他从来没带我离开过京城,就是在这宅子里跟他习武。后来,他匆忙搬离原来的国师府,也是搬到了京师效外的宅子中。就是他现在住的地方。”

    孟聪明皱眉道:“孤鸣鹤现在不在京郊,据和义庄给我的消息,他人正在红枫谷。”

    柯灵道:“你,你现在是想找到他的弱点,还是想将武功解决?”

    孟聪明道:“都想啊!但是如果解决不了,我们也必得在半月之后,回到国朝。”

    柯灵唔了一声。

    回到国朝,回到总管府。

    此刻,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回去,还是不想回去。

    离家几天,她已经有了很强的思乡之情,可思乡里的谁呢?她一点也说不明白。

    孟聪明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他对柯灵道:“你伤没有好,早点去休息。”

    柯灵低了头:“可是,还没有帮你解决问题呢。”

    孟聪明笑笑:“之前我在这间屋里,吸了很多内气。现在,你也不比我知道得更多,我一个人在这里就行了。”

    柯灵不由又担心起来:“我陪你吧,我不困的!”

    孟聪明眼睛转了转:“不能呢,你在这里,我阳气就散了。”

    柯灵脸红了,呸了一声,轻轻打了他一下。

    孟聪明轻轻握握她的手:“好了不生气,我送你回你的小屋去。”

    孟聪明将柯灵送回她原来住的小屋,两人又磨叽一会儿,孟聪明才又回到孤鸣鹤的卧室。但他却难以集中精力,肯定就是被柯灵影响了。

    所以,妙常师太出家,孤鸣鹤不肯再娶,是有多么重要。像柯云那么有定力的,毕竟是极少数。但最终也心神大乱,竟然出手没谱,伤了柯灵。

    孟聪明已经锁定了这间屋。

    一定有他要的东西。

    他仔细地探查着,突然想起每次瞧笑天出现在哪里,似乎都早已了解了周围的环境和构造。

    孟聪明自己对这个宅子,经历过北燕大地震,还在这里帮了很多灾民,他也是非常熟悉的。

    但他敏感地觉得,这件屋,一定有什么,是他不知道,但却绝对重要的。

    今天的夜,无月光,无星光。

    只是窗户子外面,透过窗纸那一点点微微,似有似无的微光,让墙上那个灰白印迹的人形,透出丝丝诡异。

    孟聪明虽然胆大,也觉得心中莫名颤抖,他盯着那个微微显现的印迹,只见那印迹时大,时小,时有,时无,他的眼前模糊起来,那印迹竟然从墙壁上浮了起来。似乎在暗的夜中开始飘荡。

    飘啊飘。

    荡啊荡。

    孟聪明猛地打了个寒噤,再去看,那印迹竟然没有了!

    连墙壁上原本的模糊人形,也没有了!

    孟聪明擦擦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是,确定没有了!

    他站在这奇怪的屋子中间,陡然觉得浑身一阵的冷。

    突然,他不再看那面墙。

    他快步走到大床前。

    那床,是宫中神祇的床。

    而孤鸣鹤的床,此刻却在宫中。

    但是,这张床,静静地呆在孤鸣鹤屋中的床,虽然素得半点装饰也无,连一点刻花都没有,却比普通的床长而宽。

    是的,给神祇用的床,自然不会一般。

    而神祇是需要涤荡心灵的,自然不能太华丽。

    但是,这是韩杰扛来的床。

    孟聪明死盯着这张床。

    突然,他走了过去,抓住床栏,双臂一运力气,大床被抬起45度角。

    啊!

    孟聪明差点失声叫了起来!

    床下,有一双凹下去的脚印!

    他吓得差点扔了床!

    是的!

    他胆子大!

    但这实在是在吓人了!如此暗的夜。

    他突然后悔,刚才不应该让柯灵回屋,他好想有人陪啊!

    柯灵说得不错,柯灵再了解他没有了。

    柯云出去打仗一半年她都不担心,孟聪明一远离她的视线,她就会觉得他要出危险。

    问题是,现在危险还不知道有没有。

    但是,他好怕怕啊!

    孟聪明惊厥地看着那脚印,眼睛再移到墙上!那灰白的印迹,竟然又淡淡地浮现了出来!

    但是,刚才他怎么没有发现呢?那墙壁上的人形印迹很完整,但,却是没有脚的!

    墙下面没有脚印,脚印在床底!

    聪明脸都吓白了,这这这,忒可怕啦!!!

    孟聪明双臂一较力,将大床竖了起来,靠在另一面墙上!

    床竖好了之后,孟聪明莫名想起在出云楼,肖纵搬床的事情。

    这财主今天跑哪去了,饭也不给张罗,这会子也没见人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