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六八章 财主的失落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瞧,你的感觉是对的。看起来,有些事情真的比我想得复杂多了。”

    瞧笑天急忙问道:“那还要我再去查荡肠生么?”

    孟聪明摇头:“很多事情的线索,最终后都是集中在了我身上。我始终不知,父亲当年……”

    瞧笑天大惊:“哎,神探。过去如何,都与你这个人无关的。”

    孟聪明似乎仍然在冥想,但他随即清醒过来,果断地道:“我相信爹爹,他在我心中,一直是正直的化身。他也正是这样教育我的,告诫我要勇敢,要正直。那些疑点,是有些人故意加诸于爹爹身上。他们没有达到的自私目的,现在就想影响我的判断,可能后面会有非常凶险可怕的事情。我自己无所谓,但我怕会影响国朝大局。”

    瞧笑天愣了,他的直觉一向比谁都灵敏:“我看蓟州的情景,柯大人必有动作。只是那些人,是不是像柯大人一样无私,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老瞧,”他拍拍胸脯,“怎么样,还仗义么?”

    孟聪明用力拍了拍瞧笑天的肩膀:“你是我老婆的救命恩人哪!明日,我们一起进北燕!”

    瞧笑天睁大了眼睛:“都老婆啦?”他用力打了孟聪明一拳,“小子,进展神速呀!不过,”他思忖了一下,“这个结局,真的让人想不到。一直以为,这位大小姐的命运,是板上钉钉的事。”

    不过,瞧笑天是机灵的,他说到这里,突然感觉到孟聪明的沉默,蓦然惊醒,笑道:“姻缘天注定,老天都在帮你。我老瞧只是没想到,她对你是真好呀。”

    孟聪明内心却震动了一下,他突然想到之前去和义庄,汪一恺说的那些话。

    他和柯灵的婚事,或许本来就是有人设计。

    他激灵了一下。

    瞧笑天注意到了。他也是多机灵的人,对孟聪明这种神探式魂游物外,虽然早就习惯了,但也猜到,这小子一定是又悟到案情的关键处了。

    他不再打扰孟聪明,看看周围,只有一个方凳适合他用,便一下蹿上去,蹲在上面。

    孟聪明从遐想中惊醒,对瞧笑天道:“你咋又蹿凳子上啦?人家还怎么坐?”

    瞧笑天知道他已经在心里把事情想定,干干地尖笑两声:“我走了你也可以蹲在上边休息呀。”

    孟聪明哭笑不得:“我又不是猴,蹲凳子上干什么?”他又瞅了瞧笑天一眼:“是不是又有什么要求了?快说!”

    瞧笑天哼了一声:“明知故问!蹲在凳子上抱着酒坛,最是美齐呀!我看你就是装不知道!”

    一听酒,孟聪明也馋得口水要流出来了。但他警觉地抑制住自己,这段时间,可不能喝醉。况且,晚上还要照顾柯灵的。

    他笑着拍了瞧笑天一样:“这家店出一种土酒,味酣得很,叫将军酿,是有故事有来历的,你去柜上要两坛自己喝,记我帐上!”

    瞧笑天听得口水也要流出来了,他从凳上了蹿下来:“有这句话就成!话说,有什么故事来历?”

    孟聪明一笑:“等我闲时讲给你听,快去,这酒卖得快,去晚了就得明天了。”

    瞧笑天嘟嘟囔囔地:“哼,有女朋友男朋友就不重要了,心跟猴抓似的。我才不要理你,自己喝个痛快!”

    孟聪明一听,这像什么话?

    “说什么哪?有酒喝嘴巴还这么罗嗦!”说着轻轻在他屁股上喝了一脚。

    这一夜大家睡得都很沉。

    眼下,在蓟州还是相对安全的。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便准备出发了。

    柯灵的肩膀伤得不轻,孟聪明将她扶上小红马:“要辛苦你了,我担心肖纵。但最主要的,是你一定要去京师孤鸣鹤的旧宅看看,那也是你住过很长时间的地方,是你曾经的家。”

    柯灵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你觉得,那里还有孤鸣鹤无意中留下的秘密?”

    孟聪明点点头,笑了一下:“其实,我可以只让老瞧过去帮肖纵的。但这件事,只有你能办。你也可以再去和你住过的小屋再次相聚。”

    柯灵笑了:“我的小红马,不比你的神骏脚力软。”

    孟聪明心里一下又犯酸了。

    那是柯云在上千匹塞外宝马中,专门替柯灵挑的。

    可他能给她什么?

    连救她的命都赶不上节奏。

    他心里不爽了一下,但随即就看到柯灵分明含情脉脉的美丽眼睛,一下又心情高兴起来。他到底还像个孩子。

    他将柯灵扶稳在马上坐好,然后也飞身上了神骏。

    瞧笑天哈哈一乐:“知道你俩马好,你们先自管走,处理完北燕的事情,你们不是还要赶到红枫谷吗?我和息芳在后边,接替你们陪财主就是。”

    孟聪明也忍俊不禁:“我发现这个财主,就是特别希望有人重视他,可耐不得寂寞了。”

    瞧笑天也笑喷了:“还用你说?我比你更了解他!”

    前国师的旧宅。

    宅子的主人仍然是肖纵,他几乎可算上京师首富了。

    当然,现在肖纵只好还叫肖纵的名字,因为那个肖纵,已经被他代替汪一恺可处理了。

    孟聪明皱眉道:“韩杰和他女朋友有下落吗?”

    肖纵摇头:“但他们也不敢公然露出嘴脸了,多速肯定是庇护了他们。”

    孟聪明道:“可惜我们目前的实力不足以捉住他们,所以无法进一步探听杀手团的内幕。”

    肖纵却是没有吭声。

    孟聪明道:“公主呢?她现在是安心陪着国主,还是对韩杰仍然没有死心?”

    肖纵慢慢地道:“公主,只是身份尊贵,她在这里边,其实不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孟聪明一笑:“难得肖老板还能在保持淡定的同时,保持智慧。”

    肖纵淡然一笑:“其实你哪里需要我提醒呢?神探?”

    孟聪明无语地嗯了一声:“我并没有你那么了解她。也没有你那么了解北燕。”

    肖纵仍然淡然道:“但我不是神祇呀。”

    孟聪明便不再深说下去了。

    如果肖纵不是错过那关键的日落一刻,他也就是神祇了,或许他也就有天下第一的武功了。

    那么,他的心,就不会像现在这般失落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