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二五章 背后的较量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不敢怠慢,两步走到桌前,再次躬身:“国相大人,”

    “直接进入正题,不要铺垫。”韦都刚吃下一块热性的鹿肉,呼出一口热气,扔出一句冷冰冰的话。

    他急于要知道秦楚异打探到的消息,却又讨厌他影响他和霍于飞这来之不易的鱼鹿宴。

    秦楚异一向就是个机灵的人,他躬身抱拳道:“孟聪明已察觉当年孟噩死前有所举动,但他还没有勘破真相。”

    韦都眉毛挑了一下:“那黄毛小儿,谅也没这个本事,”他抬头,一双眼睛炯炯地看着秦楚异,“还有呢?”

    秦楚异心里都怕死了,他仍然是抱拳的姿式,感觉手背手心都出汗了:“回大人,杀手团处处维护孟聪明,而杀手团中反水的那些人,却想要了孟聪明的命。在下大胆推断,杀手团背后,和孟噩有绝大关系!”

    韦都手中的象牙箸猛地抖了一下,霍于飞也吃惊地看着秦楚异。

    韦都沉声问道:“那么反水的那些人,又出自什么目的?”

    秦楚异道:“那些人,似乎原本和杀手团是联手的,但他们应该有灭掉杀手团自立的想法。但是以在下看来,他们目前并没有和杀手团破裂,因为双方背后真正的人物,都还没有出场。属下感觉,这杀手团的联盟,应该主使在京城,他们必要杀掉孟噩的独子,应该是一个信号……”

    韦都不由攥紧了手中的象牙箸:“京中?朝臣”

    秦楚异压抑住内心的紧张:“是,也可能是有势力的宗室外戚。”

    韦都摇头:“不会!宗室中除了成王,都没有实力染指朝政了,外戚更不可以。皇后去世早,太后一族已被我基本斩灭,只余几个旁枝……”

    他低下头沉思:“朝臣……”突然又抬起头,“看来老夫杀得还是不够多!”

    他啪地一拍桌子,沸腾的火锅里的汤溅了出来,一下烫了他的手。

    韦都哎地一声。

    霍于飞吓坏了:“大人,您怎么样?”

    他回头向外喝道:“快拿净水和獾油来!”

    韦都确实烫得吡牙咧嘴,秦楚异十分害怕,急忙单腿跪地伏下身去:“属下死罪!”

    外面守候的两个秀丽美貌的丫环进来,急忙用清水把韦都濯洗。然后要拿干净的白布替他擦拭,霍于飞怕她们碰痛韦都,急忙道:“我来!”

    他是武将,处理伤口自是在行,好在汤汁虽滚,溅出来的不多,却也红肿起了两个泡。霍于飞轻轻替韦都把水迹按干,然后替他上上獾油,用透气的纱布裹了起来。

    然后一边净手一边道:“老大人凡事镇静些,不要听到什么都要跳起来。”

    韦都摇摇手:“不碍事,两天就好了!”

    秦楚异还跪在地上,他的身子竟控制不住在微微发抖。

    韦都道:“总捕头,你确实有点能耐,这事线索是清晰了,但是落不到人头,本相无法提前处置,会给未来大局带来非常大的麻烦,你可知道?”

    秦楚异十分惊惶:“国相大人,这些事扑朔迷离,很多牵涉到十四年前,那时属下还是个小孩子。再者,当初孟噩似乎并未能成事,所以想必连柯搏虎也不完全晓得内情。”

    韦都嗯了一声:“孟噩一死,只是从他们每每针对孟聪明,知道必有两股暗藏势力。但是孟聪明至少注意到了杀手团,秦捕头……”

    秦楚异心头狂跳,忙道:“属下听教。”

    韦都眉毛微挑了一下:“你继续查办去吧。从前你在府衙和刑部,都处处掣肘,如今跟了薜大人,是给你一个无上的机会,看你抓不抓得住了。”

    秦楚异心里一松,头埋得更低:“心里道,孟聪明,谢谢你帮忙了!只是今日起,你我各为其主,我不得对你再放手了!”

    韦都冷然道:“将你的探查结果,前后经过写出来,薜大人回府后,你必须第一时间送到他府上,让他阅看,他会与老夫商议下一步如何行事的。”

    秦楚异如蒙大赦:“打扰国相,罪该万死,属下即刻去办!”

    说罢行礼退出。

    走到院中,他仰头,看着苍远的蓝天,深深呼出一口气。

    看来今天这关算是暂时过了,他得赶紧回家,喝一杯82年的千山云雾压压惊。

    屋内仍然温暖如春,因为那沸腾的火锅,仍在热意燃燃。

    秦楚异滚走了,而且算是有些收获,韦都兴致更高起来。

    他对霍于飞道:“孟噩是个最可怕的人,幸好死的早。他那儿子,真是没什么出息,折腾了这一阵,收获还不如秦楚异大。”

    霍于飞不安道:“国相大人,最近出了这些事情,不少朝臣和地方官员被办,但值得信任的人一时补充不上,我怕从京城到各地,难免近期会有动荡,得想个办法才是。”

    韦都用裹着布的烫伤的手,轻轻拍了拍霍于飞的后背:“于飞啊,我们这顿饭,吃的有多不容易。不谈那些烦人的事就不行吗?”

    霍于飞急忙点头:“多谢国相大人厚爱。”

    韦都大笑起来:“傻子,老夫不爱你爱谁呀?可惜老夫没有合适年龄的女儿,不然你的儿子就是老夫的外孙,那可够有多好!”

    霍于飞脸扑地红了,但他和韦都却是感情甚深,平时倒不像其他人惧怕韦都,他笑道:“大人厚爱,于飞如何不知。只是都四十岁了,再说这事,确实蛮好笑的!”

    韦都又夹了一片鱼放到霍于飞的碟子里,听了霍于飞的话,随即也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他权倾朝野,威压国朝天下,却只有和霍于飞在一起小酹的这一刻,才是温馨而快活的。

    快离开京城了,孟聪明心想,京城这背后势力,与杀手团背后势力不仅不是一股人,而且显然是互相为敌,却不知他们内里,到底是何状况。

    他本来是想往卧虎帮去,却又有些犹豫。邵震威对他不错,但明显,他不希望孟聪明介入卧虎帮太多。毕竟,孟聪明是黄山弟子,又是官府子弟,过从甚密便犯了忌。

    此外,那化成灰的青蒙花枝,世上再也不曾有了吗?柯灵说过,那是普通青蒙花的变种,显然是专门为了植在他家而培育的,他想查内幕,这花却已灰飞烟灭,那么要知道真相,是否可以不需要青蒙花存在也可以呢?

    他这么想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