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二四章 倒霉的总捕头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叹了口气。老国相啊,您对于飞恩重如山,更是体贴入微;却为何要这样对待国朝臣子呢?当然,人居高位,都会绞杀异己,但目前的情景,也太……

    霍于飞虽然是武将,却也是太学培养出来的,诗书经史读了很多。他看事情很清楚,却摆脱不了他和韦都结成的那张缚住彼此的密网。

    他是武将,对于杀一只鹿本没有太多感觉,所以没有再多想,只觉得国相如此郑重地对待自己,内心感觉真是无以为报。

    厅内,大柏木桌上,放着精美的四碟八盘冷食和小菜、糕点,是做为今天鱼鹿的配食。不一时,两个美貌秀气的丫环,端上两个精致的大盘,大盘中整齐的鹿肉片切成盛开的花朵的样子。很快,又有两个美貌秀气的丫环,又端上两个精致的大盘,这次盛的是刚杀好的大白鱼的鱼片,同样摆成盛开花朵的形状。

    柏木大桌中间,已经放好一只硕大的锅子,里面沸水翻腾。

    此时,又有两个美貌秀气的丫环,端上两个装着松软喧腾,冒着热气的雪白蒸糕的大托盘,宛如蟠桃宴上的蟠桃一般。

    韦都拿起象牙箸,指指桌上的珍味佳肴:“鱼,就是富裕!还有禄,还有福糕的福。于飞,今天这席,不仅给你滋补,也要给你好运气!”

    霍于飞十分感动,正欲起身行礼,却被韦都拦住:“吃!鹿肉粗,老夫特意让人选了头小鹿。今天就是吃!吃饱吃好,回去休养!”

    他倒了一杯在注子中温热的酒:“这是专事调理内脏的酒,同样不易得。你不要喝多,喝两小杯即可。老夫已经让韦发财给你送到府上十坛!”

    霍于飞端起酒杯,发自内心地道:“于飞,愿为国相粉身碎骨!”

    韦都哎了一声:“什么粉身碎骨?你要好好的!就算有一日老夫不在了,你也一样要好好的!”

    霍于飞眼中泪水闪光,他一口喝下杯中酒。

    韦都急忙拍拍他后背:“慢慢喝,今日是要滋补调养,可不是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沸腾的大锅中,锅底汤料十分讲究,不仅有各种山珍,也有精心配制的温补的中药材,散发出混合的奇异香气。韦都将鱼片和鹿肉片夹进锅中,很快又夹出,放到霍于飞面前的蘸料碟里:“这得快取,不然就不嫩了。来,慢慢吃,不要和行军打仗抢一样的吃饭。”

    霍于飞夹起鱼片蘸了蘸料,送入口中。顿觉咸鲜香甜,还有着微微的药香,吃下竟是无比的熨贴。韦都从锅中盛了一碗热腾腾的香气四溢的汤亲手端给霍于飞,又拿起一个热腾腾的福糕放到他面前的碗中:“这是天下最好的龙凤香米磨出的米面做的。今年收成不好,差点收不上来。就只有这一点点,今天之前连老夫也没得吃啊!这糕也有讲究,叫福字发糕。又有福又有发,今日是专门为你配的这一桌菜,于飞呀,你可要吃好!”

    霍于飞真心感到了韦都对他的体贴,若不是韦都没有年龄相当的女儿,是肯定要霍于飞做他的东床快婿的。当时的人全都私下这样说。

    刚吃个开头,只见四儿子韦骉进来了,他向父亲躬身行礼后走到韦都身边,低语道:“秦楚异过来了!”

    韦都哼了一声:“你声音这么小干吗?于飞就在我旁边,你声音小他也听得见。且说只有我们两人,用得着这么小声嘛?”

    韦骉十分无语。但昨日是他值守,害得府中失窃,此刻在父亲面前必得小心翼翼。但心里又着实不愤,故意道:“于飞大哥伤愈刚好,是不是不打扰他与父亲共餐了,我让那秦楚异回头再禀报。”

    韦都一沉吟,他实在不想让人现在打扰,霍于飞在旁边忙道:“国相大人,事关紧急,在下没有关系的,况且他现在在于飞手下,于飞也想知道内情。只是若不方便,在下也可暂避。”

    韦都一皱眉,是呢,这秦楚异是霍于飞手下,本该向先霍于飞汇报。但他直接来找自己,还说通了韦骉给他通传,想必事情紧急又有隐秘不能示人。

    他想了一下:“骉儿,你让他进来。我知道他必有最秘密之事,但没有关系,让于飞也一起听听。”

    他想了想,又道:“嗯,你就不用听了,去查府中失盗之事吧。”

    韦骉无语地施礼退下,心里恶狠狠哼了一声:好肥的大鱼,好嫩的鹿,全都喂给了那个出身低贱的霍于飞。到底谁他妈是他亲儿子啊?是不是儿子多了就不珍惜了,专门找个干的?

    他虽然这么想,却丝毫没有在父亲身边多呆一刻的念头。

    话说他在韦都儿子中间,智商不算低,但很是惫懒。一是国相儿子的身份让他不努力就得到很多;二是爹爹儿子太多,这让他觉得比起来很累得慌。

    此刻交了差最好,他也给自己弄了桌席和几个狐朋狗友小酹,所以火速交差玩自己的去!

    秦楚异都紧张死了,尤其他知道霍于飞也在场之后。

    他将肋下的剑摘下来,连鞘交给韦发财:“大管家辛苦。”然后从身上摸出银子递上。

    干瘪小脸紧绷的韦发财,这才露出点笑容,对旁边一个小厮道:“你也别闲着,摸摸秦爷身上有埋伏没?”

    他又对秦楚异道:“出了这些起子暗杀劫法场的事,相爷不让任何外人进国相府了都。如今特许秦捕头直接进相爷密室,就不要计较我们小人的无礼了,也是人在相府,身不由己嘛!”

    秦楚异忙躬身道:“这是大管家职责,在下赞同还来不及呢!”说罢,又拿出一块银子给那小厮。

    屋里热气缭绕,异香扑鼻。

    秦楚异今天一直在外面跑着各种调查,不要说吃东西,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他心怀惴惴地走屋,刚一进门,离得桌子还远,便肚子咕咕叫起来。这就尴尬了。他赶紧一揖到地:“属于参见国相大人!”

    韦都正在给霍于飞布菜,斜着看了他一眼:“走近前来。有话快说!不要让本相听得菜都凉了!”

    秦楚异心惊胆战。肚子一叫,又让他好不容易鼓起的胆气瘪了几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