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二三章 相府开宴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国相府。

    今天,韦都虽然丢了几件无价珍宝,但杀了魏娇儿,出了这口气,敲打了皇上,更主要的,看到霍于飞身体恢复得不错,韦都有点高兴起来。

    反正他也知道,不会等到晚上,皇上就会报皇宫中最珍贵的宝贝送来几件。这件事,不必急。

    他让人将霍于飞仍用他的京城独一无二最舒服豪华的大官轿抬回国相府。然后申斥了两个儿子两句,让他们去查盗走珍宝的窃贼。

    “那不是普通窃贼,想必你们两个也知道!赶紧去查,查到了将活的带回来,东西归你们!我倒底是你们的爹!”

    韦骁和韦钰这叫一个委屈,心说我俩跟着您就骂我俩,昨夜我们本该当值,是帮着那几只虎追杀盗贼,灭火的。您可好,我们昨天一夜没休息,今天和您进宫还只管骂我们两个。

    他们不情愿地答应着,却不想有人不长眼。

    那整日游手好闲的韦寒,此刻却跟没事人似的释释然走出来,还轻裘貂帽的,帽上的玉饰华贵无比。那时不是清朝,并不是我们所熟知的那种瓜皮帽的帽饰。而是华贵温暖的貂皮帽上,嵌着和田碧玉和金饰。

    韦都已经一甩手走了,这俩看着韦寒那个华丽轻佻的样子,气儿就不打一处来。而韦寒今天正是要去绮红院找红袖,所以才打扮这么光鲜。

    哦,半夜的事情,那与他有什么相关呢?他有六个剽悍的哥哥,一个剽悍的弟弟。

    他文秀而弱不禁风,父亲从来对他没要求。

    他快要走到二门,看到三哥和八弟歪七裂八,气派很大地向他走来。

    聪明的他一下明白了什么!

    他们一定是不愤昨夜的事情,找他出气的。

    他拔腿就想走,却不想韦钰多好的身手,一下就窜到他面前,皮笑肉不笑地道:“七哥,国事家事,你不操心,却穿得这么光鲜的,这要是去哪呀?”

    韦钰窄长脸,细咪小眼睛,大嘴厚唇。气质如果形容,大概就是红楼梦里的贾环。

    所以大抵国相是不太喜欢他的,但因为是最小的儿子,平日不在意他,但却也很少喝斥他,锅全让那几个哥哥背。他也机灵,看几个哥哥中间,就韦骁最得父亲宠爱,又有能力,最是得势。于是便摽上了三哥,每天跟随出入,形影不离的。

    他早看出三哥要拿七哥当筏子,马上自觉充当急先锋。

    韦寒害怕韦骁,但对韦钰,他自然是不服气被弟弟讽刺的,硬着头皮道:“什么光鲜?你穿的差了?别挡着我路,我和太傅家公子有约!”

    韦骁踱了两步晃过来,韦寒长得秀气,韦骁却是英挺帅气,韦都也最常让这两个儿子一起见客。此刻,韦骁不急不慢地过来:“七弟,昨夜我们几个熬了一夜,这又跟父亲上朝回来。爹爹还不让我们休息,非要挤兑我俩去抓盗贼。话说,你好意思就只在旁边看着?”

    韦寒只能躬身道:“见过三哥。”他直起身,愁眉苦脸地道:“我半点武功也没有,当然很钦佩三哥,但也没有办法呀!”

    韦骁满脸笑意地:“啊,那七弟这是要去哪里呀?不妨带我和八弟一起去快活快活?”

    韦骁虽然英俊帅气,但不笑的时候好看,一笑满脸淫邪,顿时猥琐得紧。

    韦寒一哆嗦,他知道,若是带了三哥兄弟俩去绮红院,三哥非得让他花破了产不可,他能一次点八个最头牌的红姑娘!

    大约和咱们有钱了买两辆宝马,开一辆看一辆差不多的劲头。

    他心里也明白,狡猾的三哥肯定猜出了他要去哪里。

    寒冬腊月的,他脑门上都浸出豆大的汗珠。

    韦寒虽然胆小弱势,脑子却不慢。他惶急中突然智上心头

    “哎呀,三哥和八弟真是太辛苦了。小弟今日正是去张太傅家和张二公子叙聊。话说日前斗鸡他输给我两千两银子,今日约好吃席,兼讨银子。小弟哪能不想着三哥,回头给三哥和八弟各奉上一千两。三哥想必还有急事吧,爹爹此刻是必要派您差事的,孝敬之事七弟这就去办!”

    韦骁冷冷一笑,他知道这七弟有弄钱的本事。爹爹交的差事却不可耽误,既然有银子拿,他对韦钰道:“咱们赶紧走!”

    韦寒赶紧拱手施礼,韦骁点点头道:“知道七弟办事妥贴,再会!”

    韦寒看他俩走远,开心地想总算支走这两个太岁,银子算什么。从绮红院回来,应是后半夜了,直接去爹爹书房取两件宝物,换了银子,明日给这两个太岁便是!

    私厅中,韦都坐在紫檀大椅上,喝道:“鱼要水滚了再活杀!鹿要最新鲜才成!今日本相是和霍将军私聚,侍候不舒服把你们骨头一点点敲碎,砸出骨髓浆子来!”

    韦发财吓得连连躬身道是。

    韦都又道:“那蒸的福糕,用的是哪里的米?”

    韦发财本来都要躬身退下了,此刻听到国相又有吩咐,急忙道:“是用的国相最喜欢的龙凤香米。本来今年稻子收成不好,这是地方官员专门敬献的。”

    韦都唔了一声:“这些日子本相也一直没得吃啊?今日倒知道献上来,算你有眼力见儿!”

    这一桌鱼鹿家宴,却是风味独特,香气四溢,民间难得吃上。

    鱼是京城附近河里天寒地冻中破冰打上来的几十斤重的大白鱼,此鱼体型巨大,肉质却非常细嫩。尤其冬天从河底打捞上来,肉质更佳,鲜美无匹。鹿则是从苑囿牵来一头刚满一岁的梅花鹿,温顺美丽,长角羚然。

    鱼还未杀,鹿要时间长些。因为要取新鲜的,须将梅花鹿放在巨大的砧板上,一刀捅入咽喉,放血之后,剥皮片肉。

    韦都心疼霍于飞,这上朝辛苦,又会有损他身体,便让他在后堂一间温暖舒服的寝室中休息,自己坐镇厅中,亲自招呼管家厨子仆从丫环将美食一一端上。

    到杀梅花鹿的时刻,才令家仆请霍于飞过来。

    霍于飞看到杀鹿,这才突然顿悟,原来今日老国相是特意要给自己补身体的。不由一时心中感动,再看那梅花鹿已被杀好,内脏清除,皮也剥好。只是温顺的眼睛现在是一派木然的表情,他心情却又略有沉重,不知怎的想起近日那些被冤杀惨死的大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