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二二章 谁盗走了青蒙花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离珠是个极其善解人意的女子,虽然孟聪明的态度让她哭了好几场,却从此真的不再寄送任何东西。

    那,这盒子里,又会是什么东西呢?

    他轻轻揭开黄绫布一解,露出的东西让他吃了一惊。

    孟聪明啊了一声,急忙将布彻底解开。

    顿时,金光闪耀,整个屋子都变得富丽堂皇起来!

    黄金软甲!

    姐姐什么意思?觉得我会遇到危险么?

    他将那件细如鱼网,轻如云雾的黄金软甲拿到手中。

    比发丝还细的金丝,密密织成一件软甲。因为黄金性软,拉成细丝极易折断所以里面焠了钢。但因为太细,所以仍然弯转自如。

    他急忙脱下外衣,套在身上。

    哇简直像一件贴身内衣一般,毫无金属的硬铬感觉,穿在身上无比熨贴光滑,就像定做的内衣一样。

    他又脱下来,将软甲放在桌上,拿起柯搏虎送给他的那把刀,一刀砍下去,电光火石!

    再看,甲仍完好,刀也如旧。

    天啊,都够硬!

    他小心地将软甲又包好,然后放在床边。走时必要带上它,只是那精美的盒子只好留给洪老伯做装东西用了。

    姐姐是聪明到家的人,她一定是在担心孟聪明可能会遇到危险。

    这件软甲,是当年父亲的心爱之物,平日再不舍得让他看一眼。似乎孟聪明一看那金丝能变成铜丝似的!

    当那时父亲已任兵部尚书,国朝也没有太大的战争,不需他亲自跨马征杀,所以金丝软甲就成了一件家传的宝物。

    父亲去世后,将这甲留给姐姐收藏。那时自己还小,根本也穿不了。父亲的意思,可能是怕孟聪明太小不慎弄丢了,但想必也是最终要留给这个独养儿子的。

    孟聪明坐在床边,痴痴地看着那个包袱。

    人生,多少情和怨。他分明已是个孤儿,却似乎仍有那么多的牵挂和纠葛!

    半晌,他带着装软甲的盒子到了洪老伯屋里。

    洪老件笑吟吟地:“看完信啦?就知道你会来找我。快吃点心,大小姐带来的!”

    孟聪明一笑,知道姐姐是怕自己又拒收,所以才寄给洪老伯,让洪老伯叫他吃。

    他坐下,拿起一块银丝酥,咬了一口,突然一愣。

    这,不是小狐狸家福记杂货铺的么?那味道他永远不会忘的。

    难道,他家搬回来了?

    他随即醒悟。

    这个谜,恐怕要专门去打听一下了!

    这件事十分有必要。

    第二天一大清早,秦楚异就上门来找孟聪明。

    “总捕头,听说您有了新的任用?”

    秦楚异没有表情地看着孟聪明:“不错,很多人在幸灾乐祸,像你一样。是的,我不再是京城总捕头,我的行动现在不自由了。但,”他凑近孟聪明,“我安全了。明白吗?以前我要对所有京城发生的案子负责,而现在,我只要对薜大人负责。他不追究我,我便无事。”

    他说罢,挺起腰,舒了一口气:“多好的一把遮护伞。”

    他年纪不大,还不到三十岁。宽肩细腰,但人很瘦削。一身劲装,外披一件黑色斗篷。冬天便随风飘起,总有一种精炼、剽悍,却又阴鸷之风。

    孟聪明无语地笑了一下:“总捕头对国相有交待了?那我交办总捕头的事情如何了?脖子我可是交货了。”

    秦楚异咬牙道:“你知道我最近处境窘迫!”

    他说了这句,却又憋着嗓子接着道:“不帮你做事,我也过不了这道关。盗走那花的,是京城之人,祖居在京。”

    孟聪明一凛:“他有什么来历?”

    秦楚异停了一下:“我知道你不会甘心,但这件事,吊诡的就是,他没有任何来历。赌徒,为还赌债替人办事。”

    孟聪明啊了一声:“总捕头是想告诉我,因此这线索便断了么?”

    其实孟聪明完全可以自己探查,但他的事情太多太多。

    再则,他久不在京城,显然没有秦楚异这么熟悉情况。

    秦楚异叹道:“我欠你个人情,日后必当还你。那窃贼,盗走花枝之后,被毒死在一条窄巷之中。”

    孟聪明吃惊之余,脑子飞快地转着。

    果然。

    果然。

    这件事,应该是策动杀手团反水的幕后之人做的,这人必久居京城!

    而且这人必定地位不低!

    秦楚异道:“那花枝,被完全烧毁,只剩了点灰。因为我当时赶到,那人来不及处理,否则连渣都剩不下。”

    孟聪明道:“你怎知是那人所盗?”

    秦楚异哂笑了一下:“这花与孟公子关系十分巨大是不是?”

    孟聪明惊诧道:“你怎知……”

    秦楚异道:“公子方寸都乱了!那人在那个时间来过你家附近,又是京城之人,我在周边打探,恰好有认识他的人看到他经过孟府。我未打草惊蛇,跟着这人行踪。但我在暗处,差点跟丢,等我追上,他已经被毒死在窄巷当中。害死他的人,因为我赶到了,所以匆忙逃跑。”

    孟聪明恍然,他确实被太多的乱相所影响,差点失去判断力。

    秦楚异又道:“虽然没有追上那人,但能觊觎孟府的,不是当年与孟大人有什么秘密,就是现在针对你。所以不可能是江湖之人。但是,我秦楚异也吃官饭,也只能对你说这么多了。人跟丢了,是我未能尽你所托,我日后还你个人情,但必与国朝无关。有些事,我惹不起。”

    孟聪明一拱手:“既如此,我不为难总捕头,我们各行其是,你也不必再还我人情,我们两不相欠,你告诉我的,已经很多。”

    秦楚异看着孟聪明,脸上表情一时复杂得很:“我得名得利,唯独未能得了舒心。我还有何志向?国相大人需要的,已经超出我的能力。”

    他说罢,似乎心里憋屈,又凑近孟聪明,表情复杂地道:“我不是总捕头啦!我现在只是薜大人的一个跟班,但这,却是我求之不得的。逢得乱世,保住命为首要!日后,随便叫我什么,千万不要提‘总捕头’三字。”

    他又说了句再会,转身便走了。

    孟聪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想:“说归说,丢了官,他心里仍然是抑郁难舒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