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二一章 二入深宫密会君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是他最为信任的贴身女官,后宫的大管家。

    长相娟秀温婉,身材修长合度,做事能干而麻利,口才柔婉而流利。

    曾经,他是多么信任她,她是他的身边人,也被他宠信过,早晚是要封妃嫔的。

    但眼下,她却是可能告发魏娇儿的为数不多的疑犯之一。

    他呆坐了一会儿,却突然不敢得罪姜月容。

    “月容,给朕倒一杯茶来。”

    姜月容向身后的小宫女青红招了一下手,又回身柔声道:“皇上莫要想其他事情,赶紧安睡吧。”

    皇上点了点头:“你辛苦了,早些去休息吧。让青红侍候就是。”

    他随即又道:“姜宫人辛苦,赏赐金钏一副,彩缎两匹。”

    姜月容赶忙跪下谢恩。

    孟聪明已经听说韦都在朝堂上大发淫威,悍然三尺白绫当众勒死了皇上宠妃。不由心道:“他可真是越来越像董卓,曹操一类的人物了。京城的血雨腥风,说到底,是这位国相大人掀起的。但他不自省,却总认为有人在天生和他作对。”

    他正要去卧虎帮,却不想迎面一个人和他错肩而过的时候,低低说了句:“今日子时,再入皇宫,见同一人。”

    孟聪明一惊,回头再寻,那人竟然快步向前走去,显然脚上有功夫。片刻便消失在熙熙攘攘的行人当中了。

    孟聪明微一思忖:“同一个人?那不就是皇上?”

    静夜。

    所有人都再次莫名其妙地沉沉入睡了。

    敲梆子的人又在喊了:“午夜子时,国~靖~民~安!”

    声音在寒风中颤抖,凄厉而绝望。

    孟聪明淡淡道:“好一个国靖民安。”

    皇上抖了一下,突然叫道:“让那人不要再敲了!特许他回家去!”

    孟聪明静静地看着皇上:“皇上,都睡着了。除了草民,没有人能替皇上传谕。”

    皇上顿时如泄了声的皮球。

    长夜漫漫,心爱的女人已不在世上。再不能与他鸳枕缠绵。

    皇上的一双眼睛突然变得阴鸷,他看着孟聪明:“好,朕告诉你一个秘密。”

    孟聪明心中一凛。

    皇上又道:“这是先皇的预见。不到万不得已朕也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

    从皇宫出来,孟聪明已经掌握了这个秘密。

    当世之人,知道这个秘密的,大概除了皇上,便只有孟聪明了。

    京城的事情,除了父亲的死因和杀手团的真正内幕,现在只有卧虎帮的问题需要解决。

    但卧虎帮,并非他原本需要解决的范围之内。毕竟,他一个江湖后辈,本来无权也不应插手。但和韦都相关,他就不能完全坐视了。

    这个问题的解决,颇需技巧。似乎以他的阅历,尚不足以做得很圆满。

    孟聪明还没有来得及去见邵震威,先回到孟府。洪老伯步履蹒跚起走过来,满脸喜色地道:“咱家大小姐来信啦!有给公子你的,也有给老仆我的!”

    他笑得开心得像个孩子。

    将信交给孟聪明,又指指桌上的一个装饰精美的盒子:“这里,还有大小姐给你的东西!”

    孟离珠是个懂理的人,平日也会给洪老伯来信,但她毕竟事情繁忙。王府,江南,蓟州各类人都要照应到,所以只是年节会给洪老伯来一封信,也寄些东西。

    此刻非年与节,这必是因为孟聪明现在京城,大小姐才多写了一封。

    话说,洪老伯并不识字,每次来信都请邻居在衙门当文书的先生给念,回信也托他来写。文书先生对孟噩也很敬仰,很是乐于帮忙。

    今天有聪明在,却不需再假手于人,洪老伯非常开心。

    在温暖的小屋里,孟聪明陪着洪老伯,给他念信,洪老伯一脸的幸福。年纪大了,有什么比接到远嫁的大小姐来信更开心的呢?

    听完信,洪老伯去旁边饭铺取给孟聪明订好的晚饭,孟聪明急忙打开姐姐给他的信,心里奇怪,不是特意叮嘱姐姐寄到蓟州么。

    展开信纸,秀丽的字迹扑入眼帘,一开始姐姐便解释了:聪明,愚姐知你此时,必不能回到蓟州。京城事多,你又爱刨根问底……

    哈哈,孟聪明忍不住心里都笑了,真是对自己太了解的可爱姐姐。

    但随即,孟聪明不笑了。

    “弟说的那个年轻人,愚姐印象深刻。当日无亲人能陪伴送亲,愚姐难过自不必说。父亲特嘱托一位逝去的同乡挚友之子,饱有诗书才华的青年,代为送亲。托其代替父亲,也代替弟弟你,送愚姐出嫁到河东。谨遵礼法,路途之上愚姐与他无过多交流。到河东后,他即离开,回京向父亲交待。但甚感奇异的是,离去前他似乎有些不舍,

    孟聪明吓了一大跳。

    这什么意思?

    姐姐是个很大气大方的人,不会遮遮掩掩。难道,这就是说,这年轻人……不会呀。

    姐姐根本不认识他,何来……父亲也不会允许。这是闹哪门子呢?

    他低头又继续看下去:“自那次离开后再无往来,也不知其音讯。”

    他哦了一声,又想了想,根子还是在江南,挚友之子这个圈圈里。但眼下,哪里去寻呢,就算寻到,难道他会知道爹爹离奇逝去的真正原因?

    真的,找到了,他也不见得知道。也许,他与父亲和自己一家真有渊源,但未必是父亲去世的知情者。

    孟聪明眉头紧皱,这个人,需要找。但现在各种更紧急的事情纷至沓来,如果因为这件事影响了要办的大事,实在太不足取!

    他思忖着,拿起那个盒子。

    那个盒子尺寸不小,他解开系在上面的黄色锦带,打开盒盖。里面用一块淡黄色绫布包得严严实实。

    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自从上了黄山,他就拒绝姐姐的任何银钱与物品。

    父母留下的资产不多,除了京城这所府第,都拿给族中贫弱亲戚了。

    因为孟噩出身贫困,家族人需要帮助的穷亲戚非常多。所以他去世之前,嘱咐妻子将资产都分给他们。因为对成王的扶持,所以姐姐孟离珠也是有义务照管孟聪明的。

    但之后成王府的不愉快生活,孟聪明吵着离开。再到后来上了黄山,可以自谋生活,便拒绝姐姐的一切援助,甚至连每年过生日时,开始姐姐还派人到黄山送礼物给他。孟聪明大发脾气:“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成王小舅子么?”

    从此一概不拿姐姐一分一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