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一四章 深宫对话无人知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青年走到皇上榻前,凑近他道:“皇上,喊得再高声也没有用。皇上寝殿周围所有的人,都睡去了。并且明日早朝之前,他们无一例外都不会醒来。”

    “你!你是谁?!”皇上抓紧黄绫被的被角,拼命向龙榻最里面一角缩着。

    那青年微笑一下:“我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但不说我的身份,恐怕皇上也不会和我好好谈话。”

    皇上将被子揉成一堆抱在胸前:“你你你……有事为何不去找国相……你……”

    那青年笑了一下,将趴在紫檀木椅上香甜酣睡的美貌宫女轻轻推到一边,那宫女立刻仙女卧在地毯上,摆了个极美极销魂的姿式接着睡,简直成了永远醒不了的睡美人。

    青年在紫檀木椅上坐下:“皇上,草民也不知还能有机会进入皇宫,尤其是进入寝殿和皇上当面说话,皇上明日还要早朝,节省一点时间,草民就不行礼了。”

    皇上惊恐万状,咬着后槽牙道:“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青年仍然笑微微地:“为了赶回家烧好的鱼还是热的,我得快快结束和皇上的谈话。我是谁?不告诉皇上,恐怕我自己的问题也得不到回答,我,就是十四年前病逝的孟噩之子孟聪明。”

    皇上啊了一声,又往后缩了缩。

    孟聪明又道:“我父亲虽然位居一品,但在皇上眼里,不过是个普通的朝廷官员。至于我自己,更没有必要让皇上知道我的不起眼的名字。我此次来,只有两个问题要问皇上。”

    皇上紧缩着身体,浑身都蜷着:“我,……并非一代明君,不然也落不到今天这个任人驱使的被动地步,你自然可以不尊重朕。只是,你父亲虽然只是朝中众多一品大员中的一个,这尚且不算上那些皇亲国戚和勋臣,但是,”

    他虽然十分恐惧,但最初的慌乱一过,面对这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还是个小娃娃的已故大臣之子,他似乎没有那么害怕了。

    “你父亲甚至也不像他的盟友柯搏虎那样,有深厚的家族根基,柯家军雄踞边关上百年,柯博虎也是大权在握的封疆大吏。但是,国相最害怕的,就是你父亲。”

    孟聪明身体一震。

    曾几何时,父亲在姐姐大婚之日,却去了国相家给韦都小女儿贺生日喜宴,这令孟聪明成长时期,一边思念于早逝的父亲,一边却有些抬不起头来。

    想不到,今日一国之君的皇上,竟然这样评价父亲!

    他看着皇上,这个平日无人敢直视的天子。

    虽然是被韦都架空,但他终究是天子。

    “皇上缘何这样说?”

    皇上道:“据朕所知,你父亲曾有一个周密的计划。因为柯搏虎加上成王的力量,必定是非常有限,要想撼动韦都,是完全没有可能的。朕对外面的事情,了解的途径有限,你是否有些感觉到,柯搏虎和成王的现今情形?”

    孟聪明微微一笑:“草民来见皇上,本也想知道您现在问的第二件事情。前阵,柯总管来京城,冒险见了皇上,皇上也有旨意下了。此刻,草民也算受柯总管之托,要讨个皇上的真实意思。”

    皇上竟然不再恐惧了:“朕当然明白。柯总管来京之际,处处在国相眼皮下面,朕不能与他直接商谈此事。”他看着孟聪明:“想必,你是柯总管的代言人了。说吧,他有什么要求?”

    孟聪明淡淡道:“两个樽,都已在柯大人手中,只要讨皇上一句话。日后事若不成,柯总管不连累皇上。但若事成,皇上会给柯大人什么承诺?”

    皇上面露惭色:“朕知道,柯总管对朕是有不满的。柯总管也是黑白分明,于国于自身,都是最有节操的。若有那一天,朕只想有机会做一个有节操的君主,毕竟国朝江山,要从朕这里续下去的。”

    孟聪明并不首肯他这句话,却只接下去道:“那么,成王呢?”

    皇上惊了一下,他马上明白,刚才的表白,孟聪明虽然没有用语言首肯,却在心里首肯了。

    他问道:“这,是公子的意思,还是柯总管的意思?”

    孟聪明一字一顿道:“是柯大人的意思,也是我孟聪明的意思。”

    皇上抖了一下,旋及镇定地道:“国朝江山,托到朕的手上,朕没有守好,但也必须从朕手上守下去。朕给了柯总管手诏,便是将安危置之度外了。他日若将国朝从奸相手中拿回,朕会努力做一个好皇帝。但,”

    他看着孟聪明:“成王是朕的亲弟弟,我知道他也会为朕的还权与柯总管结盟反贼,以清君侧。朕以皇位和头颅发誓,成王和他的后代,永远不会有生命之忧;成王和他的后代的亲王爵位,只要国朝在,便一代一代世袭下去。”

    孟聪明心里叹息一声:“姐姐,聪明是为了你,才做的这一切。你纵不幸福,总要保个平安吧。”

    孟聪明站起身:“皇上,草民记住了!宫中不得久留,草民马上就要离开了!”

    他停了一下又道:“但皇上还未告诉草民,家父的那个周密计划,指的是什么?”

    皇上摇头叹息道:“朕没有那么大能量探查此事,但国相当初要克制成王一脉,他最忌惮的并不是柯总管,而是你父亲。他说你父亲极其有智谋,而且还非常有远见和谋局能力,你父亲应该有个联络更多势力的谋划。但因为早逝,他们的联盟相对单薄,据朕想,这件事柯总管怕是不可能续下去的,有可能是性格使然,但也可能是他与你父亲在这件事上有分岐。”

    孟聪明心里一颤,既然韦都已经察觉到,那父亲的死,他的嫌疑就少不了。荡肠生刺杀韦都,想必也是因为一直不能查出暗害父亲的主使,但韦都始终是最大嫌疑人,所以决定组织力量将韦都刺杀。

    韦都冤杀了不少大臣,有些甚至完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但他为什么要暗地谋害父亲呢?那是因为成王和柯搏虎的存在,令他不敢肆无忌惮地公然杀害父亲,又怕父亲的计划一旦成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