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一三章 皇宫夜惊魂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冲小丫环一笑,小丫环刚要问他需要什么。孟聪明突然出手点在她睡穴上,小丫环身子软软就往下倒。孟聪明笑笑道:“女人的缺点,总是这么明显,一条鱼就能弄得她放弃了原则。”

    他说着,一手托住小丫环,将她放在椅子上,身子搭在桌子上。孟聪明旋即一缩身,从窗户飞了出去。

    不一时锦儿端着下面放了滚水保温的大食盒,里边是整条的红烧鱼和香喷喷热腾腾的白米饭,门口的丫环打开门,锦儿一进屋,便愣住了。

    跟着进来的丫环也愣了,推了推趴在桌上睡得正香的小丫环,却根本推不醒。

    旁边大丫环紧张了,忙道:“锦儿姑娘,您要去找孟公子么?”

    锦儿思忖了一下:“现在去,也只是给他添麻烦了。”

    大丫环道:“或者去叫……”

    锦儿急忙摆手不许她说。然后道:“将鱼端回厨房,”她表情复杂地笑了一下,“如果顺利,等孟公子回来,应该还是热的。”

    大丫环好奇道:“姑娘,那要是不顺利……”

    锦儿呸了一声:“不要胡说!不吉利!”

    大丫环笑道:“那孟公子那文文弱弱的,在咱们那里,要被笑死的。”

    锦儿噗了一声:“那是咱们那里,可在国朝吧,厉害的都是小白脸,大白脸……”

    丫环又不明白:“大白脸是什么?”

    锦儿忍俊不禁:“是曹操!”

    她随即又忧心忡忡起来:“看起来,我拦阻他,不如还是先成就他才是。”

    说罢指指伏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小丫环,对大丫环道:“将她抬回她自己屋吧,待她自然醒就好,我可不会解穴。”

    暗夜中,高大的皇宫巍峨,又透着几缕阴森。

    宫院中暗黑无人,更极少有人走动,令普通人不敢靠近。

    这些日子,京城出的几件大事,对朝野震动极大,在皇上心中更是投下恐惧的阴影。他顿时感觉到,不仅处在国相的威压下,来自其他势力的威胁也渐渐向他逼近。

    静夜中,响起清悦的梆子声。

    更夫一边敲一边嘶声喊着:“巳时正刻,国靖民安!”

    天气寒冷,又已是夜晚,更夫虽然棉衣棉靴,仍然冻得直哆嗦,他不停重复着这句,嘶哑无奈的声音在风中被吹得断断续续。

    孟聪明无声地悠然一跃,飞上宫墙。

    他放眼向城外望去。

    越过磷毗的住宅商铺,他的视线还越过了城墙,看到了城外的护城河,吊桥,通过远方的宽阔大道,和大道两旁无边的田野。

    多好多壮美的河山!

    为什么却总是没有祥和的景象呢!

    他手轻轻一撑宫墙,便跃入了宫中。

    呵呵,并不缺人曾给过他一份皇宫平面图。

    这里,他真的要逛上一趟,尤其姐姐大婚住过的景华宫,是必定不能错过的。

    本来平日皇上并不出早朝,国相大权独揽,早就懒得搭理他。

    虽然身边美貌妃嫔不少,但恶劣的政治生态环境,让皇上并没能享受到“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三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的销魂时刻。

    他总是处在惊吓中,平时虽然常在内殿用美女好酒荒淫地麻醉自己,但到了夜里便会恐惧得失眠,只好经常更多地醉酒麻痹自己,甚至要服用含有镇静成份的汤药。

    现在,不知道他后悔不后悔韦都推他坐上这个宝座。但再想,权力争斗残酷血腥,如若成王登基,不知他的命还在不在。

    可这段日子,韦都却不再放过他了。

    从杀手团血洗沙平镇始,柯搏虎进京,祭祀遭刺杀,霍于飞重伤,青铜樽失窃……一系列的事件,有着非常不好的国朝前景预示。韦都暴跳如雷,逼着皇上日日早朝。

    但朝堂上又不许皇上说话,却七里咔嚓,又弄死不少大臣。

    皇上的心里负担更重了,绝望的压抑时时刻刻笼罩着他。

    此刻巳时已过,皇上已将那个百媚倾城的魏娇儿送回她的寝殿,然后赶紧上了温暖舒适的龙榻。这些日子,他神经衰弱的更加严重。殿外需要让新选出的贴身侍卫周丹、周卓两兄弟带皇家侍卫将寝殿把守得密不透风,殿内还要两个贴身宫女在榻前坐陪。

    这下苦了两个宫女,到了半夜,只能坐在地上,倚着椅子,却不敢合眼。

    皇上上了龙榻,这些日子,他害怕被刺,已不敢服用镇静汤药,经常瞪着眼睛望着殿顶看天亮,是不是数羊史官没有记载,就得不而知了。此刻在两个面目娟美的宫女侍候下洗漱完毕,宫女扶他上了龙榻,为他盖上柔软的黄绫被。

    皇上闭上眼,他也听到了那巳时报点的梆子声。

    而此刻,正是孟聪明跃入宫墙的时候。

    因为皇上入寝,寝殿周围立刻寂静无声。卫士和在殿外侍立的太监和宫女,,以及殿内护寝的宫女都半点声息也无。

    皇上闭眼一阵,这难耐的寂静,又让他心烦意乱,他睁开眼,环顾周围。

    因为害怕,近期殿内都要留一盏长明灯,只是将灯芯只留一股,因此灯光昏暗。

    此刻,火光摇曳着,在殿内墙上投出暗影。

    周围的寂静,突然让皇上不安起来。

    他叫道:“茶,给朕上茶!”

    却没有应答,他吓得裹紧黄绫被,却不敢稍有大动。

    半晌,他从喉咙里又挤出声音:“来人!有人没有?都睡死了不成?”

    但是,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一阵恐惧攫住了他的心脏,皇上蹭地坐了起来。

    昏黄的宫灯下,地下两个宫女东倒西歪地一个趴在紫檀木椅上,一个趴在床前脚踏上,明显是睡去了,而且睡得很沉。他急忙死命推那个趴在脚踏上的宫女:“醒醒,快给朕去叫周丹周卓进来!”

    宫女却像睡死了一下,任他推着,毫无反应。

    皇上脸倏地惨白,他想大叫,要高声叫外面的太监和侍卫,却突然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皇上不必白废力气了。此刻,殿里殿外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睡着了。”

    皇上啊地一声,汗都冒下来了,他扭头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过去,一个黑衣青年,面孔白净净的,一张娃娃脸上毫无表情。

    皇上死命啊!了一声。

    叫声还真是凄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