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一一章 国相家里财宝多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虽然明白了什么,冷冷笑道:“秦捕头,不如我们歇下吧。孟某想知道,秦大人是否对孟某有所期待?”

    秦楚异道:“果然不愧是神探。更不愧行走江湖不久就声名著鹊起。我对公子有兴趣,自然是因为公子进京这件非同寻常的事情。我想,趁国相还没有注意到你,我们或许可以互相配合。”

    孟聪明道:“在下不是已经配合捕头,将脖子还给您了吗?希望您可不要要求得太多!”

    秦楚异摇摇手:“非也!刚才一番切磋,我看你这身手,根本非池中之物。况且,恐怕黄山派的功夫,已经兜不住你了。公子此来京城,必有目的。”

    孟聪明眼睛一眯,心想,这小子哪里仅是比武,根本也是来探查我。真心是贪,一箭数雕大概是他的标配作风吧。

    “既如此,总捕头还不尽早去告诉国相大人?”

    秦楚异阴阴一笑:“我面对公子猜测您的来历,自是可以随便将心中探查的随时说出来。但面对国相就不一样了,如果冒失了,那后果不大好呢。”

    孟聪明一笑:“那总捕头不妨直说。”

    秦楚异道:“花的事情,想必牵连孟大人,故此公子才如此着急。本捕头已经将相应信息提供给公子。也希望公子答应我一件事,”

    孟聪明暗自心惊,这狗东西,果然狡猾得紧!

    孟聪明道:“明人要做明事,总捕头知道我孟聪明需要解决的是什么事情,明明白白,总捕头也要告诉我您需要什么。”

    秦楚异道:“自然是需要能让我在国相面前有所交待。”

    孟聪明大笑三声:“天啊,我自己的烦恼还不够么?我已经将脖子给总捕头取回来。我可是良民一个,查找父亲的秘密,是做儿子的在所不辞之事。但帮着国相做事,一我没有那个资格,二我还不至于节操低到那个地步。”

    秦楚异眼都不眨地看着孟聪明:“我说的就是这个。国朝不稳,谁不在找退身之路?只要公子在京城期间,看在我秦某也未做大坏事的份上,有难处时伸一把就是。”

    孟聪明心里又是一凛:这小子,果然捕快风格浸到骨子里了。韦都这样严酷的暴治,他都会想到替未来找辙了。

    秦楚异又加上一句:“国朝运势我一个小捕头管不了,我吃粮当差,掏的也是辛苦,”他顿了一下,又透着些悲凉道,“还有危险……换来这个所谓天下总捕头的名声。可是,如果有一日改天换地,一个小捕头又算什么?随时粉身碎骨。”

    孟聪明哑然,他深深地看着秦楚异:“只要总捕头守好最后的良知,我孟聪明对帮了我的人,从不薄待。”

    秦楚异提刀拱手:“多谢公子,再会。”

    孟聪明回到肖宅,对锦儿道:“再松一遍骨,我便要去执行下一步计划了。”

    肖纵拿着那把绡金扇抖来抖去的:“现在我不是你第一紧要的人了?一回来就找锦儿。”

    孟聪明往床上一躺:“你懂松骨吗?就算懂,也没有锦儿松骨时的那种……那种调调。”

    肖纵鄙夷道:“还调调,不就是看到美女就先酥了么,我看你骨头是真的松啦!”

    孟聪明在床上伸展四肢:“美女,松骨,多么美好!怎么从前就没感觉到呢?”

    肖纵又哼一声,他对孟聪明的不以为然简直溢于言表。概括总结一下,无非吃醋而已。

    突然一个人蹭地跳进来:“孟神探,我可告诉你!不要危险一过就得意忘形。你松完骨该去那个地方了吧?我建议你再认真考虑一下!”

    肖纵一怔:“他要去哪里?”

    瞧笑天神气活现地道:“他想去国朝皇宫里当神祇呗。”

    他的身手确实好,竟然在倏忽之间,就闪进了屋,肖纵这样的身手,竟然都没发现他是如何进屋的。

    孟聪明坐起来:“本神祇,现在需要你们两个出去,锦儿进来。不要罗罗嗦嗦的。”

    他站起来,看着瞧笑天:“现在没有息香打扰你,绊着你,影响你的神盗事业,京城这么多机会,韦都书房和他连接书房的库房里,藏满了天下罕见、价值连城的宝贝,啊不,倾国倾城,连皇宫里见不到的宝贝,他那里都有。”

    瞧笑天摸摸三根龇着的山羊胡:“我被柯总管拿住一次还不够是吧?他捉住我一次,给我上刑这么久,天天跟在你屁股后头操心国家大事,我的江湖神盗生涯都断掉了。况且,他家那个薜什么,还有韦家七虎,个个狠得吃人不吐骨头,你很想让我不能完整地回来是不是?”

    孟聪明站起身,推着瞧笑天:“我给你指的发财之路你不走,就不要管我的闲事啦。”将瞧笑天推到门口,又右手揪着肖纵的长衫,“还有你,严重影响我松骨啦,你们两个外面商量去发大财好不好?”

    他将两人推到门口,瞧笑天和肖纵都叫起来:“不要这么粗暴可不可以!!”

    孟聪明一鼓作气将两人推到门外:“总赖在一个大男人屋里可不好哟,”他迅速缩回身子,刚要关门,却又将门推开,“霍于飞伤重未愈,他可没有我这么好的运气遇到神医,韦家七虎都是纸老虎吧!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发不了财将来可不要怪我没及时提醒哦!”

    说罢,他迅速缩回到屋里,咣当将门关上,然后倒退几步,咕咚躺在床上,惬意地摊着四肢:“哇,太舒服了,现在只缺一次美人松骨。”

    外面,瞧笑天和肖纵互相看了一眼,瞧笑天突然一指肖纵:“你贪那些财宝可别看着我!”

    肖纵反唇相讥:“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你对财宝没兴趣,就不要管别人的事情!”

    瞧笑天道:“啧啧啧啧,看来肖老板是有兴趣的喽?”他揪起肖纵腰间挂着的玉坠,“看看,这成色,皇上宫里也没几件。劝你发财差不多得了,不要那么贪。”

    肖纵横声道:“谁嫌钱多啊?不过,我可没说我要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