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九七章 锦儿和夜拾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肖纵道:“这你还看不出来?亏还是神探。我让锦儿照顾你,本就因为她是这局中人。锦儿当然不是使女,她是我远房表妹。你知道,我祖上是被北燕灭了的皇族一脉。锦而儿所在的族裔,仍然存在,并且有自己活动的一方地域。锦儿也是族长的女儿。因为一向弱小,所以必须有人在京城随时了解动向。为了障人耳目,我才假意做了局,将她买做我的使女。但其实,她有她的任务,我只给她个身份,并不介入她的任务中。”

    孟聪明忙道:“失敬,果然一看姑娘就不是普通女子。”

    肖纵道:“其实,我本来没有想让她帮你的。只是你出事后,我和锦儿迅速商量了一下。”

    锦儿也点头:“孟公子要做的事情,也是锦儿期待的,希望能全力以赴帮助公子。”

    肖纵微笑道:“所以,给你松骨治病,只是锦儿的副业。你遭受杀手团的围杀,现在又失了武功,日后再做事必将更加危险。锦儿手下有一只快刀团,是族长找高人多年训练出来的一班武士,刀法十分迅猛和精奇,而且带着大漠的剽悍。其实,”

    肖纵将手按在孟聪明肩上:“我只是将你的安全,交给了锦儿而已。这样我好专心去做生意,省得你影响我赚钱。”

    孟聪明噗地笑了,他坐在床上拱手道:“如此,便谢啦!”

    锦儿道:“既然有重任,我便等到卧虎帮信息传来就行动。”

    肖纵点头,锦儿便要退下去。

    孟聪明却突然想起什么,急唤道:“锦儿姑娘,请等一下!”

    待锦儿停下来,一又秋水般明亮的眼睛看着孟聪明。他才拍着脑袋道:“我竟忘了夜拾的身世,他是从杀手团逃出来的。”

    肖纵和锦儿互相对望了一眼,孟聪明道:“要夜拾和锦儿一起去,会不会有危险?毕竟他武功未成。”

    锦儿想了一下:“杀手团使剑最顺手。但他们显然有目的的模仿过一些武林名宿的刀法,虽然比不过剑术,但也应该说有一定火候—不然不会有那么多杀手都被杀死。”

    锦儿停了一下又道:“我本身武功和江湖高手相比也是望尘莫及。但我有我的方式,应该是万无一失。夜拾小兄弟够机灵,我告诉他和我一起。”

    孟聪明点头,却随即道:“姑娘不是普通人,聪明相信姑娘。请一定保证夜拾的安全”

    锦儿道:“夜拾如果是京城一个普通男孩自然没有任何问题。但眼下,必会有人注意到他。”

    孟聪明点头赞许:“果然和在下所见略同,我已叮嘱过邵帮主,那就将夜拾交给姑娘啦。”

    锦儿莞尔一笑,便拿着茶盘就要退下去。

    孟聪明看到她马上离开的意思,顿时又舍不得了,他搔搔头皮:“姑娘既然都来了。不好现在就再松一次骨么?”

    锦儿不由笑了:“你这神探,骨子里还是有点贵家公子娇生惯养的派儿,这松骨也会上瘾的么?这个手法一日最多两次,什么都不可贪多。”她含笑的大眼睛看着孟聪明,“锦儿先将公子最重要的事情搞定再说!”

    说罢她便告辞走了。

    孟聪明将手枕着脑袋喃喃道:“这下好了,难道我彻底休息了吗?”

    他又靠在床上:“财主,你有这么好的表妹,为什么要喜欢若莎公主呢?我觉得锦儿什么都比若莎好,最主要的,若莎她现在还喜欢着一个无赖。”

    肖纵一怔,随即呸了一声:“这事儿是随便乱说的?我和锦儿的亲戚关系其实一点也不近。但我们就像亲兄妹,我就盼着,将来她能找到那个她真正喜欢的人。”

    孟聪明点头:“锦儿姑娘一看就是个有主见的人,不是她真正喜欢的,确实委屈了她。”

    肖纵嗯了一声:“她比你还大,已经二十了,哎,也真是个愁人的事。”

    孟聪明从肖纵的话中听出了什么。

    他想,锦儿一定是心里已经喜欢着什么人,也一定是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肖纵应该是知道内情的。

    这表兄妹俩,还真是有点像。

    锦儿显然是带着夜拾走了。

    孟聪明又被收拾了一遍,骨松得简直不要太爽。

    此刻软绵绵地葛优瘫在柔软的红绫被下,很有史湘云醉眠芍药裀的意态。

    肖纵来找他:“锦儿收拾完你,已经去了。只等她把消息传回来,我们现在……”

    他突然停下了。

    孟聪明半闭着眼睛,摊手摊脚,那个意态慵懒啊!让肖纵简直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对牛弹琴。

    他按了按孟聪明的肩膀:“哎哎,我跟你说话呢,下一步……”

    孟聪明仍然半闭着眼,从嗓子里哼出悠细的声音道:“知道了,肖老板。等锦儿告诉我她的答案就是。况且,她答应带给我一块皮,辅助验证。此刻,让奴家好好歇息一下的。”

    肖纵这个气:“啊呸!紧张成什么样子了你懒成这样!我是说,等锦儿这段时间,我带你去普济寺。锦儿只能让你伤痛缓解消失,不能从根儿上恢复你武功。我带你去普济寺找高人。”

    孟聪明眼睛突地睁大了,放出亮光。

    他猛地坐起来,肖纵都吓一跳:“你干吗?”

    孟聪明啪地打个响指:“想不到肖老板还有这样的本事。”

    他蹭地跳下地:“那还不快走!”

    孟聪明又完全恢复成了那个精力旺盛的神探样子。

    肖纵要给他弄顶轿子,他不肯,说已经不疼了,非要骑雪青马。

    肖纵道:“你现在既已受伤,就要给人家一个深居养伤的样子。骑个大马招摇过世的怎么个意思?”

    孟聪明不服:“躲在轿子里,别人袭击,不成关门打狗了?”

    肖纵一下笑喷了:“你是狗哇?”

    孟聪明猛醒,突然也悟到现在京城气氛不寻常。好在还没有让韦都关注到自己。哼,坐轿子就坐轿子,大丈夫能屈能伸。

    于是屈下身,肖纵一抬下巴,一个秀丽天成的小丫环上来扶住孟聪明的胳膊。

    “哎哎干什么,”他挣了一下,挣脱了小丫环。虽然没武功了,对付个小丫环还是可以的。

    他冲肖纵嚷嚷:“你扶我一下啊,不要上女的!”

    肖纵上前扶住他胳膊:“事儿真多,锦儿你咋么不拒绝?”

    孟聪明哼了一声,已经被肖纵塞着进了轿。他挣扎着:“慢点慢点你!跟塞蒲包似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