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九一章 被刺激,被刺杀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提到柯灵,那正是孟聪明心中之痛。

    而且这世上,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柯灵与眼前这个专断、毒辣而野心勃勃的当朝最有权势之人的渊源。

    他实在不想与他说什么,不是怕他。而是痛恨与厌恶同在。

    “大人,草民对一切都随之自然,并无任何奢望。”

    韦都笑了一下,竟然没有很凶恶,完全不像他对待某些当朝一品大员“却是成王强求吧”

    他拉紧缰绳,突然道“那姑娘给你,确实可惜了。”

    说罢,他飞身上马,一勒缰绳“年轻人,对你,京城不是来处,最好回到江南,好好过个安稳的日子。”

    他带马走了几步,仪仗在他后边起步,他突然又停住马,回头对孟聪明道“柯云是当世的少年英雄,你比不得。”

    孟聪明的脸白了,对于韦都这个人,他的痛恨是永远不会减轻的。但他此刻对他的评价,却真正让他内心受伤。

    他腰挺得直直的“草民不才,也提醒国相大人。我孟聪明从未自认是个什么,也从不强迫别人。更不会去强迫一个女孩子。”

    他又冷冷加上一句“若论强迫与欺压,谁能比得上国相。”

    韦都脸色一变,突然脸上肌肉一松,哈哈大笑起来“小子,本相从来不在意你会给本相造成什么麻烦,最好将你视若冰人。不过这两句话还算硬气,”

    说罢,他一挥手“回府”

    仪仗在孟聪明眼前哗哗而过,转瞬消失在大街尽头。

    这就是那条街,从皇宫到国相府,专为韦都方便而拆掉民宅修建的。因此路特别宽也特别平。

    一直跟在孟聪明身后的刺客之一,看韦都走远了,这才小声道“这老小子,欺人太甚。他根本不知道公子劫法场的事,太小看公子了。”

    孟聪明只是因为韦都提到柯灵,心里才格外地堵。尤其,他毕竟是柯灵生身父亲,竟然如此轻视他,瞧不起他,他不能不心情复杂。

    他转身对那刺客道“大哥,我们不必理他。他如此骄横,看不起我,正好不会关注我,也有利于我们做事。”

    那刺客道“哎,公子可好好记得我的名字,我叫阚青,现在我伤口未愈,此次只是告知公子与荡公子暂时不能联络上。我不给公子找麻烦,自去养伤,若是期间有他的消息,会想办法及时通知公子。”

    孟聪明点头,两人便道别了。

    天气已经渐晚,冷意更甚。

    好在孟聪明自从在北燕得到多种莫名其妙的内力,便更加地不怕冷。他还没有顾得上好好了解肖纵和卧虎帮在这场劫难中的情形。

    邵震威几次派人来找他,但孟聪明始终忙于各种事情,竟然几次都无奈地错过了。

    天气暗下来,最后一缕冬天的霞光消失在西边大登峰顶后面,天气骤然一下暗了,也冷了起来。街上的灯还没有都点起来,只有几家店铺将灯笼挂到了门外。

    他一直有个想法。

    但严酷的京城环境,拖延了这个想法的实现。

    此刻,他本来想实施这个计划,又觉得今天见过的这三个人,有哪里还是有些不对。

    他在清冷的街上走着。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想起柯灵,竟然想起了阿怡。

    柯灵本来就不属于这种古怪的气氛。

    而孟聪明触景生情的能力极强。

    阿怡是他的一块心病,他总怕她再不停地杀人,会有一日彻底将自己毁掉。

    她毕竟还那么小,和可儿一样大。

    他想象不出,她如果遭遇不测,他会怎样。

    他这样无情无绪地走在京城的暗夜里。

    他是个有使命的人,但此刻,他为什么会如此倜伥与失落

    是因为柯搏虎和柯云的离京

    是因为韦都对他的鄙视

    是因为父亲的令人痛绝的去世

    是因为荡肠生这个关键的人物下落不明

    还是因为,阿怡

    很快,他发现他的感觉果然是灵敏的。

    杀气

    一股杀气织成的网,在向他靠近。

    他正走到一个宽阔的路口。

    此刻夜色中,路口无人。

    他看不到一个人,但他感觉到了一股浓重的杀气离他越来越近。

    好像三岔口,任堂惠遇到了一群刘利华。

    他的手按在了刀柄上。

    突然,昏暗中,无数柄剑,在夜色中暗放着寒光,从不同方向他迅猛地袭来。

    孟聪明抽刀在手,一个跃起便电光火石般挡掉了面前的那柄带着凛冽寒气的长剑,随后刀左右一分,又荡开离他最近的两柄剑。

    这狠辣的刀式,竟然震惊了这些突袭的杀手。

    那剑尖都带着凛冽的剑气,孟聪明拔刀的同时已经提气,同时将内气摧出。

    北燕之行,让他拥有了可怕的内气。

    但最大的阻碍还存在,他没有领悟透如何去运用这些已经很强的内息。

    但是,他抽刀的同时,内气已经通过右手臂逼到刀尖上,所以那三柄剑的主人所发出的内气,与他的内气相碰之后,不仅剑被挡开,人也被孟聪明内气逼得连连后退,剑都差点脱手。

    孟聪明趁对手一惊的功夫,下一招已经出手

    他的左手同时一掌击出,这次掌并不与剑相交,内息已弹到对方的剑尖上,又有两三个杀手向后跌倒似地连退十几步。

    孟聪明此刻心情正抑郁,他收刀转身,双脚在地上一踏,借力掠起,人在空中迅速拧腰转身,刀横着抽向在他背后袭击的杀手。

    他转身之际已经面向那两个杀手,他确定其中没有阿怡。于是根本不理他们手中的剑,刀横着以迅雷不及掩的砍过两人胸膛。

    鲜血如梅花在冬天寒冷的夜空中点点飞溅。

    那两个杀手无声地倒地流血而亡。

    此刻街上的灯接二连三地亮了起来。

    两个杀手横尸当地,却不想又有更多的杀手接续冲了上来。

    孟聪明与杀手交火的第一招,抵挡了八个杀手,两个倒地死去。而现在,新的杀手迅速补充上来,他面对的是十个杀手

    其中一个人突然用阴冷的声音道“神祇,还是我最了解你。是吧,十个人,刚好够杀死你。”

    孟聪明哼了一声“韩杰,你可以试试,看你是不是下一个倒下去的。”

    韩杰心里跳了一下

    他最清楚,是他把内力灌进那大床。

    他清楚得很,那床里,还蓄着孤鸣鹤的内力呢。

    但他一点不害怕“神祇,我们有十个人,你想好。十个剑客,个个内力惊人,就算是孤鸣鹤,也未必能扛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