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九0章 狭路相逢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郭虞廷拿出信纸,铺在桌上,又从笔架上拿起一枝笔。

    “孟公子,你想写些什么”

    孟聪明道“烦劳大人,大意是,当年父亲病重期间,曾与家乡青年盘桓。不知姐姐是否知道此人可能是谁,有何来历。据悉父亲将一些家中之物交于此人,弟想去探访拿回,并了解父亲去世前状况,以为纪念。”

    郭虞廷轻轻道“孟大人去世前后,家中只有你在他身边,成王妃远在河东。你是想了解孟大人的病势和有无其他重要物品留下”

    孟聪明点头“父亲也不会随便对一个年轻人有所托付。我想可能他怕连累我和姐姐,所以将一些事情向其他亲近的人交待过。”

    郭虞廷点头“世事险恶啊。”

    他望向孟聪明“现在国朝多事之秋,就算柯大人愿意保你,你自己也要小心才。刚过去这一场劫难,也算好我们都没有被波及,你千万不要莽撞了”

    他说罢,已经提起笔,随即笔走龙蛇,似乎是胸有成竹,瞬间文已成就。

    只见雪白的信纸上,满是整齐秀丽的小楷。

    这郭大人虽然未经过科举,字却是如此漂亮。而且才华有目共睹。

    只是在韦都的威压下,日渐苍老憔悴,这些年过得也着实不易。

    孟聪明揣好信,回到孟府。安顿了洪老伯,这才到自己屋中,就着灯看那信。

    只见信上写道“家姐安好父亲生前,曾有乡人病榻前探视,或有所交待,念我姐弱弟幼,故未告知。姐可知此人或可是谁,弟当亲访,以慰父母之灵。弟拜。”

    果然写得隐晦,而无一丝被疑之处。

    孟聪明拿出一张信纸,亲笔誊抄好,从腰带上解下小印,蘸好印泥,稳稳盖上。

    那印泥,是殷红色,渗入白色信纸当中,自己的名字秀丽而端正。那透明的冻石小印和印泥,都是爹爹特意留给自己的。爹爹病重之时,抓着孟聪明的手,放到他小小的手心里,那一幕,他永远也忘不了。一时他在灯下,思绪良久。

    第二日一早,他将信交给驿站信使,多付了邮资“一定要速速递到成王府。”

    一时间,他将这秘密递交到这封信上。

    心中道“姐姐,你可能给弟弟一些启示吗”

    对姐姐,他是绝对信任的。只要姐姐知道此事,一定不会忽略。那是多么聪慧而心细,又有胆识的女子。她比孟聪明更能认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

    孟聪明走到街上,他在京城的日子也不短了,感觉形势更加扑朔迷离。

    柯搏虎争到驻军沙平镇的机会,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这也是韦都发现了新的敌人后,对柯家军的一种妥协。

    对于孟聪明,他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弄清杀手团在朝中的势力。他相信一定有。

    因为天气冷,街上人很少。

    他准备去找肖纵,商量一下回蓟州之后,再赴北燕的事情。

    至于瞧笑天,不用管他。

    他随时都会突然冒出来。

    但肖纵这个人,犹犹豫豫,得敲打敲打他才行。

    他这样想着,却不想身后响起脚步声。

    他不用回头,就知道这脚步声一定有异。

    脚步声渐渐清晰,最后几步明显加快了步伐,一时便和孟聪明平齐了。

    那人压低声音道“孟公子,我是法场被你救下的人。”

    孟聪明也道“壮士,有什么消息没有”

    那人道“我用原来的联络方式,荡公子一直没有给我回复。”

    孟聪明轻轻啊了一声。

    当时,他和荡肠生已经跑了出去,虽然两人交手,但自己绝不会杀他,荡肠生也清楚得很。

    他为什么要跳崖呢

    为什么

    现在他的组织里的人,已经联系不到他,那很有可能是凶多吉杀。

    他,到底为什么要跳崖

    孟聪明低声道“壮士的身体想必还未恢复,赶紧离开京城好好休养。日后或自己好好生活,或有事就来蓟州找我。”

    那人答应一声,然后道“公子尽管做自己的事情,不必但心在下。公子需要在下,随时召唤。在下也想等伤好全了,就去蓟州找柯大人投军。”

    孟聪明低声道“谢谢啦”

    两个人正说着,却没留神,一队豪华肃严的仪仗迎面过来,显然是什么朝廷大员。

    孟聪明心里突然有种预感,会不会是韦都

    只见仪仗前边左右两匹高头大马,马上之人戎装佩刀护卫。

    后面又是左右各四名扈从,再后面是一匹格外高大的塞外宝马。

    马上又是一位格外高大的人,却仍被前边的仪仗和卫士挡住,看不真切,从气派来看,显然品级很高,而且从仪仗来看,应该除了官职还有很高的爵位。但孟聪明对于当官的并不熟悉,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品级的大员。

    但他心中的直觉,必是他。

    前边引导的护卫喝道“国相大人回府,闲杂人等退避”

    孟聪明拉了一下那人,两人避到路边,等着仪仗过去。

    然而突然,紧随那高大战马旁边的一位马上将领呼喝了一声,仪仗便停了下来。

    孟聪明对那人小声道“你站在我身后,就当是我朋友。”

    此时,那骑在高头宝马上的人,出了仪仗队列,缓缓走到孟聪明面前。

    那马上将领也已跳下马,喝道“还不快参见国相大人”

    韦都声音淡淡道“你无需管我,本相要和孟公子聊聊,你上马吧。”

    那护卫急忙飞身上马。

    孟聪上前躬身道“草民孟聪明参见大人。”

    他身后那个,正是韦都亲手监斩的刺客,此刻却很机灵,跟着孟聪明也镇静地躬身行礼。

    韦都对孟聪明也是居高临下的,若不是当街遇到,也不会关注,对他身后的那个原本危险的人物,就更不关心。

    他淡淡地道“孟大人的遗子,听说在黄山学成武功来了京城,真是让人想不到。”

    他上下打量着孟聪明,随即道“太单薄了,哪像个习武之人。听说你和柯搏虎的女儿订了婚约,你还真是有点福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