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八六章 奇怪的路遇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抱拳道:“伯父,到那一天,聪明一定是柯家军的一员。”

    柯搏虎笑了:“小子,就知道你的胆识,只比我这老东西强。只是,你还不知道战场是什么,好好干吧。”

    他跳上马,对柯云道:“走吧,咱们马快,赶紧追上你妹妹他们。”

    柯云看着孟聪明,因为父亲的阻碍,兄弟俩在京城的见面机会很少,他心里仍然是不放心的。京城不仅有韦都,还有那不知什么时候,随时都会卷土重来的杀手团。

    京城不是蓟州,再也没有他这个大哥,还有父亲罩着这个小兄弟。

    聪明现在也不到二十岁呢。

    柯云一双寒星般深邃的眼睛盯着孟聪明:“保重!”

    在父亲面前,他无法再细细地叮嘱他,只说了这两个字,他在马上抱拳,随即拨转马头,和父亲一起飞驰远去。

    孟聪明终究还是个孩子,虽然他胆识过人,在江湖上都有了很响的名头。

    但看到柯伯父和柯云迅速在视野中消失,他的心里陡然空了一下,不知是什么滋味。

    父子俩正飞驰着,柯博虎一向更注意观察周围情况,突然看到路边有一辆孤零零的马车,车边还孤零零站着一个人。

    柯搏虎猛地勒住黑风旋,柯云也随即勒住白马,两匹马跑得很猛,鼻孔都喷出白烟。

    他跳下马,那人却似乎想躲避的样子。

    柯搏虎索性叫道:“韦七公子,怎么到城外来了?”

    韦寒一看是柯搏虎,暗自害怕,赶紧躬身道:“韦寒给柯大人见礼。”

    柯搏虎笑笑道:“这么客气干什么,快起来。”

    韦寒起身,很不自然地道:“晚生……晚生来此处送一个朋友。”

    柯搏虎眉头一展,又一笑:“朋友在马车上?能否请下来一见?”

    韦寒怕的就是这个,他双手直摆:“不不不不,是女眷不方便的。”

    他吓得不轻,声音都抖了

    却不想那人竟然下了车。

    这下柯搏虎和柯云都吓了一大跳。

    竟然是位中年女尼!虽然年纪不小,眉眼却长得还很不错,只是眼神有些呆滞。

    本来柯搏虎有点怀疑为何他们今天离开京城,韦寒这个时刻偏偏出现在这里。

    结果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还真以为他金车藏娇,所以慌乱,柯搏虎已经打算不再找事,放过他了。却不想车里藏了个中年女尼,这是什么节奏?

    那女尼道:“寒儿,你小妹……”

    柯搏虎脸色一下就变了。

    那女尼看到柯搏虎和柯云,顿时被吓住了,赶紧噤了声。

    韦寒也吓得腿都软了,他急忙过去道:“离娘,天太冷了,您上车回庵,寒儿随后让晓妹将需要的东西送去就是,再让她陪您两天。”

    那女尼有些浑浑噩噩,听到韦寒这么说,只好道:“哦,那好啊。要快些呀,我头发都白了。”

    她也确实很害怕看到外人的样子,韦寒已经赶紧将她扶上车,给车夫塞了钱,要他快赶车走。

    柯搏虎和柯云面面相觑。

    柯云都蒙了,尼姑有头发?还白了?

    韦寒赶紧向柯搏虎又躬身小声道:“冒犯柯大人了。这是家里长辈女眷,犯了错被送到庵里出家,脑子有些糊涂了。我今天替父亲看看她,给她送些银子。”

    柯搏虎微微一笑:“公子真是善心之人,倒是老夫唐突了。天气太冷,公子赶紧回城吧。我们也走了。”

    韦寒赶紧抱拳拱手:“柯大人来京相府招待不周,柯大人大量,不要见怪。”

    柯搏虎笑道:“你是个好青年,后会有期。”

    说罢一夹马腹,黑风旋像飞一般奔了出去。柯云也冲韦寒拱手,也随父亲而去。

    柯云忍不住对父亲说:“这韦七公子很是奇怪,若是送银钱直接去庵里就是,为何会与那女尼在路上相见?”

    柯搏虎沉默半晌,才慢慢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们旁人纵然知道,也只好装做不知道了。不过,”

    他又对柯云道:“韦都惟有这个儿子,或许可能不是我们的敌人。”

    柯云点点头。

    他也知道,大家族里隐私多,再奇怪,旁人又如何管得了呢?

    送走了柯伯父和柯云,孟聪明瞬间有些情绪低落。

    他转身准备回城。

    突然一个尖利的声音:“别纠结啦,人影都没啦!”

    孟聪明一惊,不用回头,他就知道是谁了。

    瞧笑天从一棵树上轻盈地跳下来。

    确实,他本来也不足百斤,大概比柯灵还要轻。

    跳下来半点声音也无:“我老瞧忍痛离开心爱的女人,来陪你这个臭神探。怎么样,没有准备点什么谢礼么?”

    孟聪明转过头,笑了一下:“谢礼?好啊,我把自己给你,嫁给你!要不要!”

    瞧笑天大笑,指着孟聪明,肚子都快笑破了:“你嫁给我?我做梦都会吓醒!好不好!”

    孟聪明一把将他拉到一边。

    虽然城外空旷,根本没什么人,他还是小心压低声音道:“荡肠生的底细,你知不知道?”

    瞧笑天眨眨眼:“请我喝酒吃大餐!”

    京城的聚仙楼。

    聚仙楼开在最繁华的太平街上,是京城最有名的馆子。

    瞧笑天大快朵颐,好酒好菜风卷死去般吃着停不住嘴,根本没时间搭理孟聪明。

    孟聪明无奈地道:“京城物价贵得很,吃好了可要回答我的问题,不然,小心我将你脖子拧下来!”

    瞧笑天已经吃喝到尾声,一坛醉仙酿都见了底。

    一向比瞧笑天更能喝的孟聪明,却始终滴酒不沾。

    最近在京城的查探经历,让他心里兀自有些不舒服。

    父亲去世之谜,与荡肠生的突然邂逅,韦都初露面目大开杀戒,都令年轻的他,认识到世事的残酷与黑暗。

    瞧笑天长长呼出一口气:“你说荡肠生?”他摇摇头:“不知道。”

    孟聪明突然站起身扑过去,隔着桌子掐住瞧笑天的脖子,咬牙切齿地:“饭不能白吃!不知道就去弄知道!”

    瞧笑天抓着孟聪明的手腕,被掐得咔咔直咳嗽,直摇头道:“放……放了我嘛……对你那么好,哪有这么快翻脸的。”

    孟聪明一推他:“快说!不知道也得挤点出来,不然就还我的酒还我的菜还我的银子!”

    孟聪明知道,只要银子进了瞧笑天腰包,死都不肯吐出来的。

    瞧笑天咔咔猛咳嗽了一阵,这才道:“你就知道掐我,你自己是神探,还要找我的说?”

    孟聪明道:“你吃了我的酒吃了我的菜拿了我的银子,你和荡肠生有渊源,不找你找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