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八三章 京城惊变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太后完全是个搅屎棍。没有能给娘家人娶到若莎以便搜刮更多财富的本钱,想惩罚若莎并和多速联手夺权失败后,太后短暂害怕了一下,天天在家念暮雪峰派教义二十遍。

    但时间长了,贪欲又起。

    况且她施的残忍的刑罚,差点使公主残疾,她知道国主心里肯定是饶不了她。表面的一点和气也没有了,二人见面国主并不向太后行礼。太后先还理亏,后来便愤恨起来。本来她和多速走得并不近,这件事情之后,和国主关系破裂,便彻底倒向了多速。

    并且,她并不因为曾经惩罚了公主就内疚,心眼狭小的太后原来的子侄一派开始处处与国主为难,倒反而多速与太后只暗通款曲了。

    多康仍然忠诚而尽职,但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他固然不与国主作对,但也没有人看到他力挺国主而去与太后、多速哪怕半点的抗争。

    这些柯搏虎虽然身在京城,却都十分清楚。

    他敏感地悟到,国主一直反对刻铁石的存在,以往太后和多速不敢当面攻击他,是实力尚不足以与国主抗衡。

    现在,恐怕。柯搏虎心里一惊,不会是刻铁石已经落到

    不然,多速和太后的表现实在太过奇怪。

    因此柯搏虎已经准备飞马赶回蓟州,以便必要的时候控制局势。

    但,韦都突然来了用最残酷血腥的方式雷厉风行整顿在朝官员和勋戚这一出,令平时就是一副铮铮铁骨的柯搏虎,反而不肯走了。

    不错,他是有他的计划。柯搏虎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但他的计划,不就是要挽救一个国朝,让整个国家远离了韦都的恐怖控制吗。

    只霎时间,韦都已经处理了不少官员,甚至几个官居一品的大臣,甚至诛杀了皇上的两个族叔。

    皇上完全抖成一团,他害怕的甚至不敢给自己的叔叔求情。

    其他侥幸没有被杀掉的官员和皇亲国戚,韦都对他们进行了莫须有式的审问,将他们的府第和来往人脉也悉数查探。只要有些稍许异常,甚至只是捕风捉影,便不问青白,主犯从犯下狱,全家被抄。一些不知是不是罪证的证物,也全数抄走。

    竟然王建王贺兄弟也没的幸免。

    突然之间,韦都甚至绕过了皇宫侍卫首领甄受商,在没有知会,甄受商完全不知晓的情况下,派出京城禁军,直闯入皇宫,闯到皇上宣政殿外,不由分说便将王建王贺兄弟拿获。

    王建王贺兄弟开始尚还分辨,但王贺随即醒悟这是国相针对被刺事件的一轮血洗整个京城的行动。

    他突然愤怒至极,大吼一声,踹开前来绑缚他的禁军卫士,拔刀劈了过去。几个禁军也马上拔出兵器,围攻王贺。

    王建本来已经束手就擒,看弟弟被禁军卫士围攻,怒而想拔刀,却不想被身后一个卫士一刀柄磕在后脑上,扑通一声沉闷倒地。

    王贺看到哥哥被打,一个失神,肩膀和腿都中了刀,被几个卫士拿住。

    皇上看到这一切,抓住宣政殿的门框,喉咙颤抖得快要憋得不能呼吸,却半点声音不敢出。

    他眼睛看着甄受商,全是乞求。

    此刻甄受商哪敢看皇上。

    带队的禁军头领郭阴槐向甄受商拱了拱手,腰都不弯“甄大人,皇宫里奸人横行,大人也是有责任的”

    甄受商惊道“郭将军在下对国相赤胆忠心,请将军禀明国相大人明察啊”

    那位郭将军眼睛一眯,颇有言外之意地道“国相最是心明眼亮的,甄大人如果真有异,此刻不就和这兄弟俩一样了吗”

    两边太监宫女和其他卫士尽都心中恐惧到了极点。

    突然一个殿前卫士怒喝道“两位王大人不仅对皇上忠心耿耿,更对国朝忠心耿耿,一向谨小甚微,你们如何诬陷好人”

    甄受商大惊,这可是他的手下。

    王建王贺一向只是皇上近身侍卫,身边是没有其他卫士的。

    他刚想向郭阴槐解释,只见一道寒光闪过,那直言的卫士鲜血喷溅。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卫士的尸身已经沉重地倒在地上,血流满地。

    郭阴槐徐徐将还滴着血的刀入了鞘。

    这时,几个宫女才反应过来,惊恐地尖叫起来。

    皇上两腿都抖了,直往后躲,却挪不动步子。

    王建昏迷了,而王贺虽然受了伤,却清醒着,他怒喝道“郭阴槐,你竟如此残暴,草菅人命他不过说了一句实话”

    郭阴槐冷冷笑着“两位皇上亲信,走吧。你们俩的命运,不会比他好多少。”

    王贺拼命挣扎,要向郭阴槐扑去,却被卫士按得动不得。

    郭阴槐喝了一声“带走”

    然后看了一眼甄受商,阴阴笑道“甄大人,后会有期。”

    这一天,整个京城陷入恐惧与惊慌之中。

    王建王贺兄弟自然也没有什么可招认的,被杀死在狱内。

    甄受伤急忙给郭阴槐送了大礼,又上下打点一圈,才得以进见韦都。他直奔国相府,跪在韦都面前,用尽各种语言大表忠心。

    韦都喝令他下去,轰他出去之前,用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盯视着他“十几年刻铁石没有踪影,你要摘开,也难。”

    甄受商吓得腿肚子直转筋,不像往常抱拳弯腰行礼的样子,而是又扑通一声跪在国相面前。

    柯搏虎一行已经走到京城的东门,准备出城回蓟州,突然听到整个朝野都在遭受这场风暴,简直难以置信。他勒住马,对柯云说了句“在城门外等候”

    说罢拨转马头就走,柯云急道“爹”

    他一急便忘记应以大人称呼父亲。而且他知道父亲绝不会因为他一声喊就停下。

    于是喊柯搏虎的同时,一夹马腹,白马纵身一跃,便挡在了柯搏虎面前。

    柯搏虎大怒“柯云你敢挡爹的路了”

    何算一吵架,平时严格遵守的大人,末将,柯云之类都没有了。

    只剩爹和儿子。

    柯云一时忘记了害怕,语气急促道“爹爹,平日韦都这种事也不会少做的。现在是在京城,您一个人去拦阻,结果又能如何”

    柯搏虎怒喝道“我柯搏虎至少要让他知道,有人不怕他那一套你滚开”

    柯云却完全忘了平时是如何怕父亲的“非常时期,柯家军都在蓟州等您逞一时之气,也阻止不了韦都但您若有事,会误了大事”

    柯搏虎根本不理他,怒喝道“滚开听到没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