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七八章 父亲去世的秘密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柯搏虎在京这些日子,皇上只见了他一面。但在柯搏虎陛见皇上的第二天,韦都借口要去城东南的辟雍祭天,以求国之吉兆。

    话说世界上教派繁多可为百花齐放,百鸟争鸣,尊什么的都有。

    那中国人尊什么呢?

    或者佛道兴盛。但中国的皇上,是以天为尊。

    因此关键的时候,韦都要皇上去祭天。

    但他实在的想法,是切断皇上与外界的联系,到外面去逼问皇上的内心想法。所以,他不允许任何一个朝中大臣或亲王随驾,只有他亲自陪皇上前往。同时,也就阻止了皇上与柯搏虎再见面的可能。

    柯搏虎对此,也是没有办法。但边关军情紧急,他也算是和韦都硬刚了一下,两人都小心试探了对方,于是准备赶紧回蓟州。

    在离开之前,孟聪明和他有了简短的对话。

    不要以为,神探是可以经常和柯搏虎交流的。事实上,作为封疆大吏,柯搏虎也是日理万机。但他基本知道了孟聪明要和他说些什么。

    杀手团主使,是孟聪明近期的主要目标,而且柯搏虎也不打算插手。

    但孟噩的事情,却震惊了他。

    “你确定吗?聪明,”他看着孟聪明,“灵儿已经和我说过了,但这件事,和你要查的事情之间是不是有联系,我不敢说。但与国朝的政局,一定有联系。如果不是韦都做的,那就一定是隐藏的非常深的人,甚至可以大胆和杀手团联系起来。”

    孟聪明点头“柯伯父,父亲去世前那段时间,您无宣不能上京,但您是否从其他地方知道,有谁和父亲交往比较近呢?”

    柯搏虎摇头了。

    “聪明,其实伯父有些事情真的不想和你一起回忆。你父亲,本来是个人缘非常好的人。他善良,忠诚,值得信任。但自从和我与成王站在一起,朝中就无人敢与他交往了。我常年在蓟州,朝中要员不理我我也没什么感觉,你父亲所处的环境非常恶劣,他的压力,真的是非常大。那个时候,恐怕也只有一些亲戚和太医,与他接触比较多。朝中之人,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也想象不出。”

    孟聪明低头,难过涌在他胸中,他不知道父亲的坚持有多孤独,让人想起就无限的伤感。不仅朝中无人敢与他交往,就连和他结盟的成王,竟然也要毁掉与姐姐的婚约。

    他忍住内心的波澜,低声对柯搏虎道“柯伯父,我知道,郭虞廷郭大人,是与父亲有过一两次接触的,也有过暗地的支持。他似乎也知道一些情形。”

    柯搏虎倒觉得很意外“哦?他是个有才能的人,手很巧,”他对于能工巧匠向来是看不大上的,“但是他胆子很小,怎么会与你父亲接触呢?”

    孟聪明道“他替皇上和韦都办了设计铜樽这么秘密的事情,韦都没有为难他,本身也有些奇怪。另外,他对父亲,其实也接触得很少。他只是告诉我,父亲对他有过流露,让我不要再管国朝的事情。”

    柯搏虎点头“这个,他倒没有撒谎,你父亲给我写过信,也是这样说的。但他说的有些区别,只是不让你当官,没说不让你做事。”

    孟聪明和柯搏虎简直是心意相通,他随即点头“柯伯父说得不错!我理解,父亲也不是胆小的人,他是为了正义。他可以不让我当官,却不会阻挡我为了正义而冒风险。”

    柯搏虎眯起眼“这个郭虞廷,还真有些怪。他这么说,从另一层意思来讲,事实上是阻止你查下去。但是,他不是应该不知道你在查刻铁石吗?”

    孟聪明点头“是的,我也感觉有些奇怪,但我那个时候已有记忆。父亲生病之时,我开始还没心没肺,顾自疯玩淘气。后来父亲病重,我就害怕了。总怕哪天一醒来,父亲就没有了。所以我就不敢出去玩,一直呆在父亲病床边,父亲觉得有病人的屋里小孩呆久了不好,轰我我也不走。我是记得他来过,但也仅仅来过一次,如果我没有漏掉的话。并没有他和父亲来往很多的印象。”

    柯搏虎听到孟聪明讲他与孟噩当时的难舍情景,也替孟聪明难过。这个小小年纪就成为孤儿的孩子,他对他的照顾,是多么的粗疏。他沉声对孟聪明道“聪明,伯父也只能告诉你伯父知道的。如果你父亲死于有人毒害,你是必要查出来的,这是你为人子的义务。而且,这事必须与国朝政局有密切关系。”

    孟聪明点点头。柯搏虎拍了拍他,叫道“叫灵儿过来!”

    他说着带孟聪明走出门外。

    不一时,柯灵仍然是红衫白裙,披着深红色翻白狐毛的斗篷。这衣服穿在她身上,却一点不鲜艳,反而透出一种清冷的气质。

    她走过孟聪明面前,福了一福。

    柯搏虎道“我带我的闺女走啦,不过,我们等着你快来蓟州,那里,也是你的家呢。”

    孟聪明有点不敢看柯灵,他直觉这次京城相见,他们的关系有了破冰的感觉。

    只是,两个人还是没有那种相融如水,自然而然的亲近,而是要有柯搏虎,或者洪老伯,夜拾,甚至小黄这样一个桥梁搭着,才能自然地讲话。

    柯灵的眼睛幽深的像水潭,深不见底。柯搏虎又拍了孟聪明一下,便善解人意地走了,留他们两个人在院中。

    虽然是冬天,孤男寡女也不能单独在屋里,那个时代,即使柯搏虎这种不循规蹈矩的,也没有开放到破这个规矩。

    这次柯灵却像是在等孟聪明先说话。

    之前柯灵改变态度以后,每当孟聪明呐呐的,总是柯灵先打破沉默,她体贴地不让他感到尴尬,更不让他感到拘束。

    但此刻,马上就要分别的时候,她却只用那深潭般的眼睛看着孟聪明。

    孟聪明又好像失语了。

    但片刻,他还是战胜了内心的慌乱与震动,他突然鼓起勇气说出一直想说的话“其实,除了和孤鸣鹤有关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理由和你在一起,或者说些什么。我对柯云是有承诺的,到了那一天,我听你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