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七六章 讹诈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韦都一向喜欢霍于飞,八个儿子早都心怀不满。

    韦寒虽然是其中性格最温和的一个,对这个跟了父亲二十年,抢了父亲关爱的亲信,也没什么好感。此刻看他如此说,抑制不住怒道“你是谁啊?凭什么这么指唤我!不过是爹爹手下一个……”

    他差点要说“爪牙”,突然觉得那样对父亲也大不敬,不料却被韦都立时喝住了“韦寒!不许无礼!于飞跟我二十年,我看他就是亲儿子。你们都要当他是亲大哥,谁许你这么讲话!”

    韦寒还是怕爹爹的,更知道爹爹失了这东西心情必是大不好的,自己撇清要紧。

    但心里对霍于飞还是万分瞧不起外加痛恨,哼了一声“得罪了”,便又躬身道“爹爹明查,儿子真是绝对没有拿过!”

    韦都也觉奇怪,那日他送柯搏虎出去,心绪烦乱,而且国朝上下大事小事一堆,回来便把此事忘了。

    晚饭后,被他打发回去的那鉴别樽的人,又按他的指示上门求见,他才突然惊醒。

    但当时那樽分明是还在的,之后,他和鉴樽人亲手将樽放回秘藏地点。

    如果说在书房,韦寒还有可能偷拿。

    但他已经亲手放回,以韦寒的本事,是不可能拿到的。哎,他想,自己也是有病乱投医了。

    平日韦寒偷他的东西,他虽然鞭打过几回,却没有真正管教。以他的想法,儿子是自己骨血,他一生拼老命奋斗不就是为了他们活得好?但这个儿子手脚实在太大,但他却看不得儿子没钱的窘境,又开不得这个先例。

    于是便对韦寒偷东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皱眉细想,怀疑的焦点仍然回到了柯搏虎身上。

    他微一沉吟“寒儿,你下去吧。”

    韦寒惊慌地退下。

    刚出门,他的僮儿墨雨便笑嘻嘻迎上来道“绮红院的红秀姑娘,问公子呢!”

    韦寒哼了一声“欠绮红院多少银子了?”

    墨玉伸出两个手指。

    韦寒皱眉嗞儿了一下“那梅老娘也是个吃钱的扒篱,不清了帐也不好再上门呀!”

    黑雨眨眨眼睛,他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僮仆,韦寒待他不错,他日子也很滋润的,此刻很替自家公子着急。

    却见一个人从韦都书房里走出来。

    正是霍于飞,他看到韦寒,有礼貌地弯腰拱手。

    不管韦都如何罩着他,他知道自己身份,对韦大人的公子,从来不敢有半点礼数不周。

    韦寒冲他翻了下眼睛,也不还礼。

    虽然他算是韦都八个儿子里最善良温和的一个,但生在权倾天下的国相家,也很会不把别人当同等的人看。

    墨雨却一副不见外的样子“霍将军。”

    霍于飞忙道“墨雨小哥,可有什么吩咐。”

    墨雨却不提韦寒,只道“哎,将军,近日我家有亲戚来京做买卖,想商借些银两将军可方便啊?”

    霍于飞心里皱了下眉头,口头却道“好说,小哥需要多少?”

    墨雨皮笑肉不笑道“五百两可有?”

    霍于飞忙道“放心,一会儿在下即将银票送来。”

    墨雨拱拱手“那就谢啦!”

    霍于飞快步出了相府,长吁了一口气。

    墨雨蹦起来道“公子,看咱怎么样?”

    韦寒小声笑道“果然有你的,只不过,幸好他没有问用途。”

    墨雨得意道“您晕啦,我不是说啦亲戚要开买卖?”

    韦寒恍然“是我猪脑啦!不过,”他哼声道“这个霍于飞,爹爹抬举他做了京城镇抚将军,拿着一份不菲的饷银,平时还竟送他东西,什么贵送什么,简直不知道谁是他儿子啦!”

    墨雨小声道“看他还识趣,公子不用和他计较啦!”

    韦寒却似完全没听到墨雨的话,他的心早已飞到了娇媚风流的红秀身边。

    不过几日,韦寒故态复萌,跑到老爹库房,偷了一对白玉斗卖了。现在古玩珠宝铺子都不敢收他的东西,他倒是深谙古董生意,私下有几个销赃线人,卖了不错的价钱,然后叫墨雨将银子还给霍于飞,还额外多还了一百两。

    霍于飞叹了口气,只取了五百两,坚拒了那一百两的好处费。

    他心里在想“到底是谁盗了那樽呢?”

    韦都却再不提这件事情,霍于飞是个忠心耿耿的下属,但对于这种插圈弄套的江湖事却不在行。韦都对霍于飞道“皇上必要见柯搏虎了,你去把郭虞廷给我拎来,秘密地。”

    霍于飞忙道是!

    皇上深谙,柯搏虎一个大活人,又是京外封疆大吏,秘密召见也不可能。

    要想全部瞒着国相,那更是万万不可能。

    况且,以柯搏虎的骄傲,也不可能偷偷摸摸地。

    好在,皇上和封疆大吏的交流,并非一定是关于什么秘密事项,他不仅见到了柯搏虎,也见到了那个英姿勃勃,战场上万夫莫敌的少年英雄柯云。

    不过,皇上右边坐着柯搏虎,左边更重要的位置,却坐着气哼哼的国相韦都。

    皇上点了下头,示意太监取出一柄剑柄上朱漆描金,镶嵌着名贵宝石,刀刃无比锋利的短剑。

    “少将军真是英武啊。”

    他含笑说“朕赐你这把剑,只愿护得你战场上常胜,更护卫国朝万代永昌。”

    以皇上之尊,表面上是赐剑,暗里这便是将江山命运交给柯搏虎父子了。

    柯云上前跪谢,双手接过短剑,退后站到父亲身后。

    皇上似乎颇为喜爱与期待地看着柯云。

    或许表面上,那是一种地位尊贵的长辈对晚辈的喜受。

    柯云只觉得惶恐。

    虽然他在战场上勇猛无敌,见到皇上还是有些紧张。

    老到的柯搏虎却心中一动。

    皇上的眼神不对啊!他心眼一转便大概明白了。

    皇上随即对柯搏虎道“柯家军从国朝建朝便数代守卫国土,历代先皇都是衷心嘉奖的。此次进京,听说柯大人的养女也来了,并且已经许配了成王妃的弟弟。这样和朕怎么也是亲戚了,朕已派人赏赐黄金白两,白银千两,彩缎十匹,送到驿馆。就当给千金压箱之礼吧。”

    柯搏虎急忙站起来,跪倒谢恩。

    柯云心里一凉。似乎随着时间推移,有些事情并不能淡忘,而是越发清晰,越发像刀刻在心上,也就越发疼痛。

    同时,他心里也在想聪明,你要办的任务好凶险,你现在怎么样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