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七五章 气急败坏查铜樽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甄受商对手下一个侍卫道“让那小子,去听听皇上在说什么。”侍卫会意,当晚韦都便知道了皇上密谈的所有内容。

    他拿起那张柯搏虎给皇上的密奏,慢慢地撕成一条一条,淡淡道“算这俩崽子识相。”

    霍于飞小心道“大人,皇上要与柯大人怎样?”

    韦都阴恻恻道“于飞,他们并没有说什么,所以本相才说他们识相,但是,”

    他站起来,拍了拍霍于飞,“这才是本相最担心的。”

    霍于飞恍然明白“大人,您会阻止皇上见柯总管吗?”

    韦都冷冷道“皇上越来越有自己的主张了,不让他见,他也不会罢休。”

    他看着霍于飞略微花白的鬓角“于飞,老夫对不住你啊,看你头发都白了,老夫还能等吗?”

    他突然不再自称本相。

    霍于飞一时内心感动,他急忙上前躬身“大人,属下愿为大人粉身碎骨。”

    韦都抓住他的双臂,抓得很紧“胡说,如何你的命便不值钱?老夫已经年过七十,再拼又是为了什么?”

    霍于飞悚然一惊。

    韦都缓缓松开他的手,慢慢坐下“最近形势真是严峻,我手里的铜樽,也失去了。”

    “啊!”霍于飞不由低声惊呼。

    “其实,”韦都冷笑,“这就是逼我动作了。”

    霍于飞惊道“谁会知道铜樽在什么地方?大人知道是如何失去的么?”

    韦都道“就是见过柯搏虎和他儿子那次。奇怪,十四年前,也是柯搏虎上京贺成王成婚大喜,才丢了刻铁石。”

    霍于飞小声道“但国相手里的铜樽,并不是能启开刻铁石的那个。”

    韦都阴“但我手里这个铜樽,也是没有人知道的那个。”

    霍于飞倒吸一口冷气“那是怎么回事,柯大人如何知道铜樽在府里的?”

    韦都在屋中来来回回踱着步子。

    他突然怒吼一声“韦寒,给我滚进来!”

    霍于飞吓了一大跳。

    他过去开了门,韦寒哆哆嗦嗦地进来,躬身行礼“孩儿见过爹爹。”

    韦都一脸铁青地看着他“小子,我的铜樽不见了,可又是你偷去了?”

    韦寒心里一惊,心说爹爹书房和后边连着的库房里,珍宝古董无数,他竟然真的注意到这樽了?

    因为各种皇亲国戚番邦外国来送礼的太多了,送的大多是稀世珍宝,可着劲儿的捡稀有的珍贵的送,大多价值连城,比给皇上贡上心多了。

    有些韦都便赏了人,有些放到国相府的大库房里。但看着格外珍稀又喜欢的,他会放到书房和小库房里。但时间久了,东西太多,他便也记不大住。

    这些都是他韦都独有的,除了摆在书房的几样,其他的谁也无缘见到。但韦寒机灵手巧,竟然私配了钥匙。

    啊不,韦都专门请人设的机关,竟然被这个败家子儿给破了,从此小库房的东西就源源不断被送到古玩店。

    后来这事久了渐渐泄露,有些风声传到韦都耳朵里,韦都才大怒。

    他倒是不稀达那些珠宝文玩,是这个儿子真让他失望透顶。

    此刻,他一双厉目盯在韦寒脸上。

    韦寒是他八个儿子里面,除韦骁之外,长得最好看的。韦骁是帅气英俊,而韦寒是文气清秀。而且又有才学,若不是他吊儿郎当不做正事,还偷败家私,韦都会是很喜欢他的。

    但饶是如此,那次见柯搏虎,他还是让韦寒和韦骁一起陪他见面,也是就这两个儿子还体面,还能和柯云比一比的。而且韦寒的才气,在京中权贵子弟中,也十分出众。

    韦都用阴郁压人的声音问“说吧,最近都从老夫这里拿了些什么?”

    韦寒虽然偷东西手脚灵活,但他盗亦有道,只偷老爹的东西,而且只偷老爹书房里的私藏。家里其他东西,他从不去拿。

    他有他的理由,虽然怕爹爹怕的要死,但更怕没钱。想有钱,就从厉害人物手里弄,不可欺负弱小。

    所以韦都的书房和库房就成了他的钱箱。

    那个铜樽,也是那一日碰巧。平时韦都都是藏得很紧,加了三层机关,韦寒并未注意到,因为其他珍宝已经足够他偷的。想不到沙平镇事件出了之后,韦都请神秘人物来破解这个樽,然后柯搏虎进来,他一时不及,就没有放回秘藏处,而是放在书房多宝阁一个花瓶后面。

    韦寒是多么识货的人种,他陪爹爹见柯搏虎,一眼就看到那樽,以他的眼力,立刻看出不是等闲之物。

    于是趁韦寒送柯搏虎出门,家人打扫书房的一瞬间,他轰走了家人,窃得了樽。

    但是,他确实没偷走卖了啊。他还了啊,还放在原处啊。

    于是,一向胆怯,见老爸如猫见老鼠的韦寒理直气壮地说“爹爹,韦寒从不知道有什么樽,更加没有拿过!爹爹若发现一点儿子动过樽的踪迹,任凭处罚!”

    韦都心里本来就火得要命。

    这事情真是太蹊跷了,偏偏是出了沙平镇的事情他才动樽。

    偏偏是出了沙平镇的事情他才见的柯搏虎。

    偏偏他刚拿出樽柯搏虎就来了。

    但时间是他自己约定的,那日又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人在场。

    说乱七八糟,除了柯家父子父女三人,都是他家里的人。

    柯搏虎也不能预知他会那个时候拿樽出来,要说嫌疑,真是自己家里这些人多一些。

    要说自己府里,真是这个韦寒嫌疑最大。

    尤其,这个儿子十分识货!

    真是岂有此理。

    他转向韦寒“寒儿,爹一向待你怎样?”

    韦寒一的,腿都哆嗦了,腿肚子吓得都冲前了。

    这个爹,若是抽你几鞭子,倒是就完事了。

    若是突然和气起来,那才是极其可怕的。

    “爹爹,爹自然对儿子很关爱,儿子没给爹争气,也是十分惭愧,实在对不住爹爹。”

    韦都道“寒儿,这樽对爹爹很重要,你若是拿了,就赶紧赎回就是,或者告诉爹爹卖到哪里去了。”

    韦寒嗫嚅了,他一瞬间想到柯搏虎。

    但是,如果樽在他手里,他还能赎回,但此刻不在他手里,他若说了此事……

    看他犹豫,霍于飞忍不住道“七公子,这个樽确实对国相大人十分重要,你若知道下落,便一定要赶紧说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