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七四章 危险的陛见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韩杰拼着全身力气顶住孟聪明的刀,眼珠都快瞪出来了“骗子神祇!在北燕要不是我出手,你早就被杀了!”

    孟聪明也冷笑“你救我,也是在替人做事吧。告诉我这人是谁?”

    韩杰看着那边女朋友和来人已经战在一起,心急如焚。他将剑用力向外推孟聪明的刀,却被孟聪明压了回来“对不起,是你愚蠢的将孤鸣鹤的内力加给我了。却想不到,我能调通内息吧。”

    韩杰两眼发红“你让开!”

    他已经感觉到女朋友那边开始吃力了,简直想一脚踹死孟聪明。孟聪明死死压制住他的剑“告诉我,你背后操纵的人是谁?不然,今天让你女朋友碎尸万段!”

    韩杰的汗都下来了,他突然将剑一收,立码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很没气节地哀求道“孟公子,孟神祇,放过她吧。”

    孟聪明吓了一大跳,他向旁边一看,肖纵已经连轴般的将刀拍向女子,那女子鬓发散乱,剑法已经乱了,而且肖纵刀如旋风,她根本施不出内力。况且,肖纵的内力也是很强的。

    显然,这女子伤了若莎,肖纵这个痴情种子已经气疯了,不出意外,再过个三十招,这女子非得非死即伤。

    孟聪明一分神,韩杰突然窜过去一剑刺向肖纵。孟聪明大惊,一个纵身,刀已抢在前边绷回了韩杰的剑,韩杰疯了般的大叫“你不许伤她!”

    话音未落肖纵的刀已经划过那女子肩胛,女子啊地尖叫一声鲜血迸了出来。

    却不想同时,又一个人从天而降,一剑刺中了肖纵的左胸,肖纵完全没有提防,等发现时剑尖已到面前,他匆忙闪避,让过了心脏,剑尖噗地刺进他左胸。

    孟聪明急了,他刀绷出韩杰长剑的同时,抬起一脚,将韩杰喘出丈外,飞身掠过去,一刀将来人的剑搪飞。

    他执着刀,一手托住肖纵,厉声喝道“阿怡,再动一下,我杀了你!”

    来人果然是阿怡,她手里的剑僵住了。

    那女子道“阿怡,不要耽搁,我们快走。”

    阿怡虽然伤了肖纵,但死盯着孟聪明的大眼睛里竟是恐惧,她扶住那女子,韩杰也从地上爬起来,和她一起扶着那女子掠走了。

    孟聪明急忙扶肖纵坐在地上,急道“伤在哪里?”

    肖纵喘了两下“没事的,没有伤到内脏。”

    孟聪明已经找到伤口,急忙撕开他胸前衣服,替他裹好伤“我赶紧带你回京城,你怎知没有伤到内脏?”

    肖纵摇摇头“不是怕你担心呗。”

    孟聪明哼了一声,若莎后脑壳被敲痛得要命,刚才又被吓得腿都软了。此刻看到肖纵受伤,也急忙赶过来“财主,是我不好,害你受伤了!”她说着便哭了。

    肖纵却不再像从前对她冷淡的样子,喘着气道“她伤了你,我就饶不了她。”

    若莎想着韩杰拼死护卫那个女子,更加伤心,大哭起来。

    孟聪明恨道“哭哭,还有脸哭!你麻溜给我回北燕,回到国主身边去!否则我饶不了你!”

    若莎抬起脸,可怜巴巴地看着孟聪明。

    肖纵道“不要对公主凶,”他转向若莎,“若莎,你回北燕吧。不然,韩杰会用你来威胁神祇。还会有人,用你来陷害你父亲。”

    若莎可怜巴巴地看着肖纵,她虽然是个简单娇纵的异族公主,可现在却心情复杂。她仍然忘不了韩杰,她始终觉得韩杰是迫不得已的,他始终在想办法保护她。

    可她也明白,她再待下去,会害到很多人。

    她终于觉得肖纵像她的亲人一样,她不想再伤害他。

    她和孟聪明一起将肖纵扶起来。

    肖纵也不能骑马了,他们只得先到附近的驿站,去要一辆马车。

    肖纵靠在马车里,车身摇晃,他的伤口便剧烈疼痛,但他咬着牙不哼出来。孟聪明和若莎扶着他,减少一点颠簸。终于,到了城门口,若莎终于开口道“肖财主,我不能留下来妨碍你们了。我决定了,让海昌哥哥送我回北燕,你好好养伤。”

    肖纵一时心情更复杂了,他万分舍不得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但他知道,自己连个备胎都算不上。若莎会感激他对她的好,甚至救命之恩。但是,在没有事情的时候,她也完全不会想起他。

    就算若莎和韩杰未来能彻底断掉,他也不敢期待若莎能将情意转到他身上。

    但他仍然舍不得。

    她走了,可能连再见一面都很难了。

    更何况,她对自己根本无意。

    难道,就这样落花有意,而流水自顾漂远吗。

    他忍着剧痛道“若莎,我一时回不去北燕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若莎流着泪道“财主,若莎不会忘记你的。”

    肖纵无语,心里的痛比胸口的痛更痛上千万倍。

    万昌宫。

    在冬天晴朗的蓝天里,格外雄伟、壮丽。

    宫墙外的碧水还没有上冻,缓缓流着。

    宣政殿内,胡尽忠小声道“柯大人求见已经四五天了,国相还不发话。”

    皇上正听魏娇儿吹一只竹笛,是这个宠妃家乡的小调。

    皇上听得很惬意。

    半晌,曲毕,他才颌首道“爱妃,你先下去休息吧。”

    魏娇儿知道皇上罕有地有要事要谈,便踩着轻盈柔婉的步子退下了。

    他看看胡尽忠“胡公公,这个为难事,朕就不难为你啦,你休息去吧。”

    胡尽忠有些不愿,但皇上发了话,只能退到殿外。

    “胡公公,”胡尽忠一惊,抬头一看,正是甄受商。

    “服侍到这么晚,真是尽心呀。”

    胡尽忠哼了一声“甄大人此刻还在守候,不也是同样辛苦。”

    甄受商皮笑肉不笑地道“最近京城不同往常嘛,柯大人进京,微妙得很。”

    胡尽忠也皮笑肉不笑道“我们家奴,管不了大事。大人是家丁,或许可以管得。”

    说罢甩手下殿。

    甄受商脸变色了“老东西,总有一天掐死你!”

    他转头一看,却是两位当朝官员匆匆走过来,他急忙上前寒喧“候爷,郭大人,这么晚了还面见皇上有事?”

    郎祈威道“皇上有谕,我们只得跑来。甄大人辛苦了。”

    甄受商忙行礼,胡尽忠已走,殿外当班太监急忙进殿向皇上启奏,很快两位当朝大员便进了宣政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