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六九章 公主闹事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若莎大声道:“太后就可以强迫人吗?太后是太后,却是北燕的太后,不要学国朝太后的范儿!”

    那官员气得直眨眼,国朝太后什么范儿?

    若莎哼一声便往驿馆外走,官员道:“国主有信来,让公主不要随便上街,我会派人尽快送公主回北燕。”

    若莎耸耸肩:“我没有随便上街,我认真上街。”

    那官员简直快气疯了:“公主若是在京城出事,会酿成国与国之间的严重事件!”

    若莎停住脚步,突然回头,看着官员气得要命的样子,噗哧一声乐了:“海昌哥哥,我是和神祇一起来京城的,难道,你不相信神祇?”

    海昌算起来,却是若莎的远亲表哥,又是北燕派驻国朝的最高外交使节,所以才可以对若莎强硬。

    此刻听到神祇两个字,一直强硬的海昌失了主张。

    在北燕,和国主也可以当面据理力争。北燕还保留着原始部落的民主风气,什么事都是部族内部有地位的人一起开圆桌会议(圆炕会议,圆毯会议),大臣和国主坐在一起,讨论起事情来却是平等的,甚至激烈争论,互不相让。急了,长辈还可能教训国主。

    但海昌也清楚得很,若莎是太后看中的侄媳,跑出来追那个令人恶心的韩侍卫已是十分不妥。北燕替若莎补了通关和居留手续,只是为了不酿成外交事端,却不是为了让这位公主有了在国朝继续追男朋友的浪漫自由。况且,一旦手续办了,若莎的责任便全在他身上了。

    但是,国主可以得罪,神祇却是至高无上的。

    海昌一下噎住了,他恨恨地将马鞭扔到地上:“公主找神祇可以,但在下必须跟着。否则公主出了危险,或者让国朝拿到把柄让北燕立于不利境地,我这个特使便失了职,有何颜面再见国主?”

    若莎实在无奈:“你真要跟着我呀?”

    海昌一本正经地:“神祇是我们北燕的神祇,我也要向神祈膜拜!”

    若莎哼了一声:“大人要是不嫌自己讨厌,就一起走好了!”

    她心想,先能出了门再说。

    海昌挎好刀,穿上便服,很不高兴地和若莎一起出来。

    他心想,北燕上下够乱的了,他算是国主的心腹。如今朝野上下,捣乱的太多。多速是野心写在脸上,随时想掀翻国主的。多康多才敏思有韬略,却也有自己的抱负。太后不是国主亲生母亲,就是个只知道给自己家族扒拉的搅屎棍儿。偏国朝又遇到大地震加大爆炸加大瘟疫,这朝局也真是难!

    他不满地看了一眼若莎,还有这位不知深浅,完全不懂事喜欢上一个异族无赖的公主,险些受刑而死都不知悔改!

    还有那个有眼不识人,让那无赖当近身侍卫还拐走女儿的,国主。

    对国主他还是忠诚的。不愿意加以不敬之词。

    海昌要带卫士,若莎不许,又争闹一番,海昌完全拿这位骄纵的公主没了办法。以他北燕驻国朝最高级别的官员,这么闹也太不成体统。于是便只得穿着便装忍气陪着公主一起出来。

    他气愤中忘记一件事,神祇在国朝就不是神祇了,只有坐在北燕宫中庙里那才是神祇。

    若莎一边走一边眼睛叽哩咕噜的转。

    她其实很清楚,神祇也不会帮自己的。

    事实上就是神祇将她送到驿馆,让她赶紧回北燕么。

    她在想办法,而海昌是标准的北燕男子,脑子简单,并没有想那么多。

    他只是想着找到神祇,痛说若莎的错处,获得神祇的同意,若莎便会听话回北燕。

    他也不想想,不就是神祇搞不定公主,才塞给他的么。

    走到一个街口拐角处。这里人不多,但街拐过去却是一片商铺人家,十分热闹。

    若莎突然抓住海昌的衣袖,大声道:“你这个坏人,欺负我!”

    海昌一愣,还没反应过来。

    这种事情,北燕人是要反应慢半拍的。

    若莎开始扭打起他,大声叫:“救命啊!快来人啊!”

    她声音拐腔拐调,但京城哪里的人都有,她穿着国朝服装,也没人猜出她是异族女子,于是一群市民迅速围了过来。

    海昌十分生气,心你说一会儿一个鬼花样,搞什么搞。

    他也不和公主揪扯,一个大力反拧,将公主按在旁边宅子的墙上。

    这时人已经聚焦过来,看到一个半秃发型的外族人,按着一个国朝姑娘,姑娘正在拼命挣扎。

    这还了得,于是群情激愤,尤其一群市井闲汉,大喊大叫着冲上来打海昌。

    海昌大怒,心说你们管得什么闲事,反手一拔,扫退了两个闲汉,若莎却也松脱了。

    其他人一看,这异族小子还敢打人?

    一拥而上。

    海昌看着若莎跑了,一时大怒。

    虽然他是外交使节,却是异族粗豪的性情。平时来往的都是彬彬有礼的国朝人,此刻紧张纠结中又被一群市井闲汉揪打,性子上来大吼一声,一掌打飞两个闲汉,又抬腿踹倒两个,再看若莎。早已跑得没影了。

    最倒霉的是,因为涉及使节欺负良民。

    是的,那些都是见义勇为的人嘛,于是国朝便召见海昌,强烈谴责。

    想来国主无权,韦国相相好的也不是国主,所以海昌便吃了亏,气得要命。

    更生气的是,公主又失控了,这可如何交待?

    天光大亮,孟聪明站在那丛青蒙花旁边。

    既是知道这花有毒,虽然洪老伯身体健康,但毕竟年事已高,再说夜拾也不大,啊还有小黄。

    他这个一家之主,操心的事情还真多。

    他找了城里最好的工匠,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把这一丛青蒙花小心地移到后花园的角落去了。

    洪老伯诧异道:“聪明,你在干什么呀?”

    孟聪明扭头看是洪老伯,笑道:“听说这花春天开的时候,花粉容易让人患肺气病,您年纪大了,还是小心些好。”

    洪老伯哦了一声,小黄又开始在花旁边撒欢儿,扰得花匠都不好做事。

    孟聪明将小黄拎起来,抱在怀中。

    花匠蹲在地上笑道:“公子,您这说法我种半辈子花第一次听说。其实,这花是和几种病症相克,我们种花的老手才知道……”

    洪老伯耳背,没有仔细在听,孟聪明却紧张了,他急忙道:“花匠大哥,外面冷,我要送老伯回屋,一会儿回来再听您说。”

    他抱着小黄,对洪老伯道:“您在外面站太久啦,咱们回屋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