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六五章 街头遇袭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夜拾巴巴地点头,走了没几步,嘴巴就闭不上了:“孟大哥,灵儿姐姐什么时候再来呀,你们什么时候成亲呀?”

    孟聪明气道:“她没事来我家做什么?她只是我朋友,成的什么亲。”

    虽然这好几个月,他已经更将她放在心里,但他困惑地不敢想象,未来有一天,她会是他的新娘。

    能在她门口等着她,让她知道有人在关心他,这就是他能做的,他没有其他奢求。

    况且,那违心的感情,他高傲的心里,也不需要,更不可能接受。

    夜拾紧跑了几步:“可是,我看灵儿姐姐,很喜欢你呀。”

    孟聪明突然脚步慢了下来。

    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但他一直不知道,柯灵最近对他的各种表示,到底是哪一类的感情。

    他一直只认为,那是因为感激他。

    他嘴巴还硬着:“瞎说,我有什么配她喜欢,我看她喜欢小黄更多一些。”

    孟聪明答应带夜拾出门,他开心坏了,话也多起来。

    “灵儿姐姐看你的眼神,和看小黄不一样哟。她一看你,眼睛就闪光。”

    孟聪明打了他脑袋一下:“眼睛闪光是什么?听着都吓人。”

    夜拾嘿嘿笑起来,突然一只漂亮的鸟儿飞过,夜拾捡起一个石子,朝鸟儿砍去。

    砍到鸟儿翅膀上,鸟儿受惊,在空中栽了一下,又振翅飞起。

    他一时贪玩,便把柯灵的话题忘了。

    孟聪明却像心里有只手攥了一下,悠了一下。

    是啊,多美好的女孩子。

    尤其,这些日子,她一直那么温柔地待他。

    可他,为什么就觉得缺了些什么呢?

    可是,为什么在她受伤害最严重的时候,不是他救了她呢?

    这简直是造化弄人。

    他完全沉浸在内心的追想中。

    是的,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他这样年纪的男孩子,不为情所扰,倒不正常了。

    于是,他便没有注意周围的环境。

    他和夜拾走到两条街相交的十字路口。

    这里很背静,并不在繁华的街上,周围倒是官宦人家的府第,大门都严肃地紧闭着,石狮子门环都一模一样的严肃表情。

    夜拾还在绕着孟聪明蹦蹦跳跳。

    突然,孟聪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他警觉地向四周看着,但还没有看出异样,两把锐利的长剑已经从两个方向朝他迅猛地攻击过来。

    他一把拉住还在蹦跳的夜拾,将他掩在身后,右手已经闪电般抽刀在手。

    他将刀左右一分,迅速搪开了两柄剑,冷笑一声:“柳如笛,杜剑,你们两个,有什么话明白说!”

    两个持剑的人简直如鬼魅般出现在街口,他们的剑被孟聪明搪开,便握着剑看着他,也冷笑着。

    柳如笛长衫飘洒,白皙面皮,长眉凤眼,一副不羁的文士样子。他看了一下旁边的杜剑:“要不你来说。”

    杜剑身形剽悍,手里却是一把重剑,比普通的剑长而宽,他哼地一声:“小子,你来京城搅局,我们两个在卧虎帮十年,就快控制卧虎帮,这下功亏一篑。不过,别以为你傍上了柯搏虎,就有好前程,告诉你,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孟聪明心里一沉,果然是了,柯伯父的对手,果然不只韦都。

    只是,这人一直在幕后活动,没有到得了前台,说明他并没有挟天子令诸侯的实力,但暗伏的危机,却对国朝未来局势会有重大影响。显然,从那人进皇宫偷刻铁石,到杀手团布局,暗线在卧虎帮埋伏,这布局就至少十几年。

    夜拾从孟聪明背后伸出脑袋,突然大声说:“我认得你!在江南学剑的时候……”

    孟聪明大吃一惊,他刚喝出“夜拾!”

    却只听铮的一声,一根金针正中夜拾咽喉,他流着血往下倒,孟聪明急忙揽住他。柳如笛和杜剑却同时挥剑,向他刺来。

    孟聪明只能先将夜拾放在地上,挥刀迎击。

    孟聪明心道:“这人的势力,显然一直不在京城,柳杜二人,是他埋下的暗线。那袭击夜拾的,韩杰无疑了!”

    孟聪明倾刻间和两人战在一处,但他却处处不离开夜拾,将刀挥出一片刀光织成的网,护住夜拾。

    眼下顾不得看夜拾是否还活着,只能先将敌人杀死或者赶走。

    果然,一个黑衣蒙面人加入了战阵。

    孟聪明以一敌三。

    他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孟聪明,但敌三个剑客仍然有些吃力。

    这黑衣人如果是韩杰,为什么要蒙面?

    一刀将黑衣蒙面人的剑推出,孟聪明突然明白,这不是韩杰!

    他脑子迅速动着。

    一定是那个和阿怡一起的女子!那么,当时在酒楼上,那也不是她的真面目。

    孟聪明使圆了刀,他突然要在这个难得的危险时刻,试验一下自己的功夫。

    更重要的,他必须速战速决,才能带着夜拾快走。

    但是,那几个人围着他鏖斗,却没有对他下杀招。

    他突然大喝一声,纵身跃起,一刀扫向几个杀手,刀剑相撞,三个杀手都退后了几步,突然一把剑又没有声音如同鬼魅般从他身后袭来,孟聪明回手一刀,将那人的剑磕歪。

    那人被磕得退后几步,却很快站稳,他冷笑地看着孟聪明:“孟神探,你该看出来,我们四个,没有对你下杀招,否则你就和他一样躺在地上了!”

    孟聪明瞪圆了眼睛,杀手团,从来没有对他下过杀手,为什么?

    韩杰冷笑一声:“不要再管闲事,只有这一个忠告。”

    孟聪明瞪着他:“韩杰,你先算算自己还能活多久吧。”

    韩杰脸色一变:“少废话,你不要再拎着若莎来招我烦,才是正经。”

    “不过,”韩杰脸色又一凛,突然喝道,“还看着干什么,杀!”

    孟聪明一惊,握紧了刀柄,突然飞身而起。

    然而,他才明白,这个“杀”,不是杀他,是夜拾。

    他在空中翻身,又一刀将刺向夜拾的剑磕出。

    而夜拾趴在地上,完全没有反应,像是睡着了,更像是……

    孟聪明紧张得要命,夜拾,你怎么了?

    你要是出事,我怎么对自己交待!

    孟聪明虽然胆大不知道害怕,但此刻的着急无法形容。

    确实,他不用向任何其他人交待,他实在没有办法向自己交待。

    他磕出四个人的剑,这一次比上一次更费力,他的内力在迅速地消耗,自己都感觉到已经完全是强驽之末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