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五八章 公主缠着杀手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若莎道“我没有扑上去认他他就不会跟着我那个女人不知道我在”

    孟聪明大出一口气,跟她说话可真费了劲了。

    肖纵道“夏公子,”孟聪明眼睛一瞪,“谁是夏公子”

    肖纵赶紧摆手“不吵这个,”他接着道,“我来尝试翻译。那个女子对若莎不熟悉,所以若莎没有主动扑上她,她就不知道若莎已经来了京城。但是,若莎和韩杰互相感觉到了,若是那女子知道若莎的存在,她必定要杀若莎,所以韩杰假装也不知道若莎来了。”

    孟聪明冷笑“然后,韩杰会暗自来警告若莎,然后你的铺子就暴露了。”

    肖纵轻摇着扇子“不会,这铺子我并未出面。表面的老板是我朋友,我只是神出鬼没住在这里而已。”

    孟聪明懒得理他都,暗自思忖道“以韩杰的性格,他和那些完全被控制的机器人一样的杀手不一样,因此才被派到北燕。我感觉背后那人,可能已经要放弃他了。”

    肖纵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为何不在沙平镇解决他,还让他进了京城”

    孟聪明眉毛也拧起来“我一直觉得,沙平镇出现的杀手团,他们的效率很低。如果背后真正的目的与刻铁石有关,就必然不能全用没有脑子的剑术高手。”

    他看着肖纵“韩杰应该是带任务来京城的。但是他在北燕是国主的近身侍卫,可背后势力却一定不会是与国主联络。一旦他与若莎的事情被最背后那个人知道,就一定会清理门户。”

    肖纵点头“现在,和他一起的那个杀手团的女子已经知道了。”

    孟聪明道“那个女子目前还在保护韩杰,因为他们是情人关系。而韩杰又在保护若莎,未来如何却不好预测。”

    肖纵啪地一收扇子,他干什么都不像什么,就是做财主形象特别到位。

    “夏公子,好像你此行目的不是调查他们的情感纠葛吧”

    孟聪明白了他一眼“不必称我为夏公子了,我公然住到孟府,该知道我的人,已经全知道了。”

    他对若莎道“我送你去驿馆,北燕已经给你补办了通关文书,蓟州州衙也盖了印信,你现在已经合法了。”

    若莎低了头。

    孟聪明道“你没有当时去认韩杰,说明公主还是很有头脑的。”

    若莎有点哀伤道“我看出来了,他是微小的。我不能给他惹麻烦。”

    孟聪明心说,这都什么乱用词儿,韩杰怎么教的你国朝话。

    孟聪明猛醒地对肖纵道“啊对了,我得赶紧回孟府,你可否将公主送到驿馆。”

    肖纵不以为然道“你回孟府顺路不就送了吗,都在皇宫附近。”

    孟聪明早就看出肖纵对若莎的情绪不对,好像在刻意表现冷淡。

    若莎对肖纵行个北燕的礼“肖财主,若莎这就和孟公子走了,谢谢您这些天的吃住。”

    她真是妙语连出,孟聪明肚子都快笑破了。

    肖纵面无表情“哦,那些不算什么。我在北燕做生意,很需要认识达官贵人,能给公主做点事,那是三生有幸。”

    若莎也听出他话里的刺,转头看着孟聪明。

    孟聪明心说“这种事最是旁人帮不上忙的,若是有一日若莎彻底不再想韩杰了,再说吧”

    他对若莎道“我这个财主朋友,最是直爽,帮朋友不要回报的。不用客气,我们走吧。”

    离开肖纵的铺子,若莎闷闷道“神祇,我惹肖财主不高兴了。”

    孟聪明只好直说了“他心里喜欢公主吗,公主现在这个状态,他那样也不奇怪。”

    若莎嗯了一声“肖财主是好人,但我会等韩的,一直一直等。”

    “不用再等了。”

    孟聪明和若莎都一惊,孟聪明的刀随之就拔出了鞘。

    “神祇,拔刀做什么。眼下没有这个必要。”

    孟聪明冷笑“我的耳力不行,怎么知道你的女朋友不在旁边她在沙平镇杀人的风姿,很当得起杀手的称号。”

    韩杰淡淡道“我不知道什么杀手。我是来让公主速回北燕的。然后,”他看着孟聪明,“我会完成我的使命,希望神探配合。”

    孟聪明也淡淡地“什么神探,在哪里这里只有神祇。”

    韩杰不理孟聪明,对若莎道“公主,我和孟聪明必定是死敌,你死我活那种,还有肖纵。你如果不肯回北燕,就在这里看我将他们两个杀掉,或者他们两个将我杀掉。”

    若莎呆住了“韩杰,你为什么从北燕逃走你是做什么的”

    韩杰笑笑“公主和韩杰在一起很长时间,没有情意却也不是敌人。尽快回北燕,否则,韩杰不能保证公主安全。其他的,就不要痴想了。”

    若莎一下呆了。

    半晌,她才说道“我去驿馆,等到你回心转意。”

    韩杰死白的面皮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盯着若莎,很长时间。

    却突然双足一点,施起轻功,眨眼就不见了。

    韦都匆匆进宫。

    他大踏步走到宣政殿,蹬蹬越过殿前台阶。他本就是武将出身,当年身手也好才从下级士兵慢慢一路爬了上来,最终当上权倾天下的国相。眼下人家当然更是豪霸的气派,几步就到了殿门口。

    正在殿外候守的胡尽忠,赶紧颠着小碎步上前躬身道“见过国相大人大人可有紧急事情,还劳您亲自进宫”

    按照规矩,他本应招呼过后进殿向皇上启奏,再宣呼韦都进殿。

    但如今国朝的规矩早已不是这个了,韦都根本视他为空气,直接大步进到殿内。

    胡尽忠刚才在殿外大声给国相见礼,无非是提醒皇上,国相这个太岁爷来了

    韦都正气不打一处来,杀手团的出现令他震惊。

    蓟州的异动,北燕的地震和兵器库大爆炸,更让他感觉到这个秋天十分的不寻常。

    他在国朝可以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但面临的形势却比那个曹阿瞒要艰难得多。国朝内部权力斗争一直没有止歇,而边关未靖,外族虎视。他还没有真正站上想要的权力顶端。

    曹操在世未曾登基继位,而他韦都,是暂时还没有能力结束国朝开启他一直梦想的帝业。

    他平日视皇上为傀儡,最好这个甩手皇帝万事不管。但此时国朝境内出了令人震惊的大事,柯搏虎却一味拖延进京行程,他的一股邪火必须马上撒到皇上头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