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五二章 计划有变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一时花儿进圃,树儿入土。

    孟聪明退后几步,只见花团锦簇,树木葱笼。

    他种的全是耐寒的花草,顿时整个园子郁郁葱葱,竟像进入春天一般。

    孟聪明竟然不嫌寒冷,静静地坐在地上凝视着那些花儿。

    原本九月九的计划,因为一些缘故,现在还没有动静。

    推后,是为了等待更好的时机,但也可能是贻误了时机。

    但柯搏虎的想法无疑很明确,一旦决定,他就不会再纠结变更计划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而会放手一搏。

    但孟聪明却相反,大概因为他太聪明,所以反而常常犹豫不决。也可能他虽然年纪轻,想的却太多,思虑却更多的原因。

    柯搏虎几十年历经沙场,经验和阅历不是孟聪明能比的。但他以梗直不阿获得国朝上下敬重,却也因为过于梗直,限制了他更无顾忌地去做一些事情。有顾虑的人总不如没顾虑的人能放得开手脚,也许这就是他在韦都面前常处于被动的原因。

    眼下,已经到了最后决战,现出分晓的时候了。

    这次京城之行,孟聪明将会帮助柯搏虎去确定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件事也是整个行动的重要前提和日期推迟的原因。

    孟聪明思虑半晌,他的目光又渐渐聚到那些含嫣花上。

    虽然隐藏在一片花草和树木中,她依然美的那么出众和宁静。

    孟聪明盯着含嫣花,有些呆了。

    那么美好的姐姐,一生就锁在那个阴郁猥琐,没有出息的成王身上了吗姐姐如此才貌出众,真的心甘情愿一生就伴着这么一个成王吗

    他摇摇头,为他没有能力改变姐姐的命运而心里突然寒起来。

    这一晚上,孟聪明静静地躺在小时候住了好几年的屋子里。

    从前,是母亲和奶娘陪着他。

    孟聪明小的时候,是很娇的,父母娇宠这个独生子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现在,他是一个经历很多坎坷困苦才成长起来的孤儿。

    他的人是坚强的,但他的心是柔软的。

    他给自己的屋里也弄得很暖和,暖和得和小时候一样。

    孟洪将他小时候的灯又拿了出来,替他点上。

    墙壁上的灯影更让他回到了童年。

    那灯光映照在白墙上的影子,都令他回忆起小时候母亲哄他入睡的情景。只是那是墙上映出的还有母亲的影子,如今却只有他孤独的影子。

    父母不在了,而他长大了。

    孟聪明闭上眼睛,沉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天光大亮,孟聪明猛地一睁眼。

    这一夜,竟然没有杀手打扰他

    他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慢慢腾腾地起来。

    又慢慢腾腾地穿上衣服。

    慢慢腾腾地走出屋子。

    他这里一番动静,孟洪才听到,急忙过来道“公子醒了啊我给你煮了热水,赶紧洗脸漱口,我买早点啦。”

    孟聪明道“洪老伯,您别忙活啦。一会儿我去买吧。您吃了没有”

    孟洪道“公子没吃我哪能先吃啊哪有让你这主人买的道理,我就等着公子醒了好去呢。”

    说着又蹒跚地朝大门走去。

    不一时,果然热气腾腾的早点买了来。

    孟聪明一边吃一边道“洪老伯,这些年您一个人怎么吃饭啊”

    孟洪道“哎,我牙口不行啦,也不能吃些什么。平时简单的就热个饼子,煮个粥。有时到旁边小店里买些。衣服也是如此,零碎的自己洗洗。大衣服就找这条街上第二家,穷得很。他家妇人帮我洗衣缝衣,男人帮我买些东西,我给他们些钱,他们也有得过活。”

    孟聪明叹道“洪老伯,您也没有成家。这一辈子在我们家真是辛苦了,这些日子家里的事情就我来吧。”

    孟洪哎了一声“你怎么也是少主人,已经帮老仆太多了,不能老做我们这些仆人做的事情。”

    孟聪明噗地乐了“洪老伯,您想多了,我现在也就是个打工挣钱的。可您却是不计报酬是我们家的恩人呢。”

    孟洪道“哎,现在只有看好这座宅子,我才心安。我都快八十了,这就像我最后的一点念想一样呢。”

    孟聪明抱住孟洪的肩膀,将下巴放在老人的肩膀上“所以啊,我要让您的念想变成现实,让您更幸福一些。”

    孟聪明笃笃地又陪了孟洪一天,甚至于将平时不做的琐碎事情都做了。将老忠仆的被褥,枕头、帐子家具茶具碗筷炊具全部换了新的,另外又给小黄洗了个热水澡。

    小黄的长毛被水打湿在身上,才看出这是一只瘦得不能再瘦的小瘦猫,只剩下胡子呲着,还有秀气小脸上的一双通透如玻璃珠的大眼睛了,越发可怜可爱。

    猫咪都怕水,小黄拼命挣扎,喵喵乱叫。孟聪明大手将它按住,用温热的水把它全身打湿,又抹上皂荚粉,弄得它滑滑溜溜,样子十分好笑。

    孟洪都被逗得呵呵的“聪明,你一个男孩子可真有耐心”

    孟聪明一边给小黄搓澡一边笑道“今天一天的时间都给您都给它”

    待给小黄搓干净了,又用温热的水给它冲洗,小黄哪经历过这个,紧张得簌簌发抖。

    最后孟聪明用一整张干净的大被单将小黄裹好,将它放在自己暖和的床上。小黄缩在布单里,仍然看得到出它在紧张的发抖。

    孟洪和孟聪明开心地笑起来。孟聪明道“让它好好舒服睡个觉,我去馆子买晚上的菜,要吃得丰盛点。另外再买点青菜,洪老伯您尝尝我的手艺”

    孟洪感激道“聪明,你来京城定是替柯大人办事的吧。可不要耽误了你的正事。”

    孟聪明莞尔一笑“洪老伯,事情肯定是有的,但今天要妥妥陪您一天。”

    孟聪明走出孟府,突然回头。

    孟洪站在敞开的大门后依依不舍地望着他。即使孟聪明只上街一刻的光景,孟洪仍然是舍不得将眼神稍微离开他。

    孟聪明向他招手示意,孟洪不舍地将门慢慢关上。

    大门徐徐关上,两扇金色狮子铜环的黑漆大木门出现在孟聪明眼前。

    这是一座青砖灰瓦的府第。门口一边一棵大槐树,这是京城的标配。

    在京城这种树最多,也最知名,被称为皇槐。

    孟聪明当时追赶被玉怜珠偷走的韦玉玉,就是爬上了国相府院墙边的一棵大槐树。

    那八月十六的槐花香,也永远留在了他的脑海里。

    这座孟府,从前称为尚书府。因为父亲病逝,皇上下旨留给他家。但无人为官,便改成了孟府。

    除了那两个金色沉甸甸的硕大门环,这座尚书府整体都是灰黑白青偏素净的颜色,但在京城的青天和大树映照下,却别一种典雅的味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