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四四章 突发!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等可儿出去了,两人都不敢玩笑了。

    肖纵道:“去,去。站远。”

    孟聪明奇道:“干吗站远,这床会爆炸吗?”

    肖纵掸掸长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我不晓得后果呀,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孟聪明道:“天啊,你有那么大的破坏力么?”

    肖纵却不理他,突然运掌。

    孟聪明赶紧真的站得远远的,他知道肖纵的内力。

    虽然该财主不以内力见长,却也不是玩的

    何况还有一张大床。

    肖纵运起内息,孟聪明发现他其实领会的很到位,也很得心应手,只是领会比那些天赋极高的人些微慢了点罢了。

    这时,肖纵已经开始向大床注入内息了,虽然气息不强,却很稳健,只有孟聪明能感觉到一股内息徐徐注入到大床当中,绵延不绝。

    突然门外一个小二高声道:“沙平烘肘……”

    孟聪明迅猛却无声地打开门,一出手就掐住小二的脖子,后边那个高音拖长的“来啦”就扼杀在喉咙中了。伙计可怜地挣扎得像一条临死的鱼,但在孟聪明手里,半点都动不了,脸都憋红了。

    孟聪明一手扼住他脖子,一手还迅疾地替他端住了盘子。

    突然,肖纵气一懈,喘着气道:“行了,再也注不进去了。”

    孟聪明手一松,端好那肘子。

    伙计咳嗽起来,孟聪明将肘子塞给另一个伙计。拍拍被扼脖子的伙计:“小哥,得罪啦!”

    那伙计瞪大眼睛,孟聪明已经进了房间,将门关上。

    孟聪明将手放到大床上,略微一运气,沉吟了一下,双掌一松。

    “这是你力尽所能的气息么?”

    肖纵喘着气拼命点头。

    孟聪明沉吟道:“韩杰以内息见长,但也不会比你强很多。你的积淀比他要深。那么,我那些超凡脱俗的内息真是从这张大床而来的吗?”

    肖纵喘着气对孟聪明伸着大拇指,表示你说得很对,很对。尤其表扬我的那两句,真对。

    孟聪明哈哈笑喷了。

    他回忆着那晚的情景。

    当时他正吸着内息,突然就天翻地覆,发生了大地震。

    他一把抓住肖纵:“韩杰的内息是练歪了的,他有意将歪了的内息又用歪了的方式注入大床,只是想影响我运息。至于为什么我的内息那么强大……”

    肖纵瞪大了眼睛。对于武功提升,他比什么都关心。

    孟聪明徐徐道:“当时发生了大地震,因为床内含有内息,而我的内息在和大床内的内息较劲儿。地震使得我不仅将大床的内息吸了进来,还吸进了……”

    肖纵不解道:“吸进了毛?”

    孟聪明拍拍他,一扬头,昂首挺胸摇头晃脑道:“吸进了天地万物之灵气!”

    肖纵气得差点打他一巴掌。

    但仔细一想,那日的地震确实可怕。

    感觉天地都要覆灭了,那其中的影响,也只有上天知道。

    他看着孟聪明,羡慕道:“你运气好,老天都照顾你。”

    孟聪明没好气道:“我宁愿老天给我能嫌钱的本事!知道我有多穷么?”

    肖纵笑嘻嘻道:“知道。一文钱神探。”

    孟聪明翻个白眼:“去你的吧。”

    和肖纵磨叽完,孟聪明不敢再耽搁,向颜叔和可儿告个别,心急火燎连夜赶回蓟州。

    他没有去问颜叔,柯云给可儿找了什么样的人家。

    他知道不应该再去关心和可儿有关的任何事情。

    只要可儿幸福就可以了。至于他应该离她远一点。

    出了出云楼,他接过伙计递过来的缰绳,飞身上马。

    这次,他不会像上次那样带着愁绪漫步街头,他决定要飞奔回蓟州了。

    因为那个小屋里,有一个他心心惦念的女孩。

    孟聪明纵马飞驰,天色已晚,但小镇上的街市依然很热闹。

    他不得不跳下马,牵马走过这条狭长而热闹的街市。

    街两边的摊贩生意正火,各种煎包,炊饼,鸡汤热面,卤味炸货都在大锅里热气腾腾。卖小百货的琳琅满目。居民们忙完一天的生计后,纷纷上街吃一碗面或粉,或者趁着难得的闲暇,给家里采购日用品。大姑娘小媳妇也结伴出来,借着灯市,买一些针头线脑和便宜的小首饰丝带什么的。

    这是平民的欢乐,日常的欢乐。

    孟聪明只能将马勒住,缓步走过狭窄而挤满人群的街市,顺便看着周围这和乐的景象。

    他从小父母双亡,这些和乐融融的景象,他很早就再没有享受到了。

    还是个稚童时母亲对他的慈爱,父亲对他这个独子的娇宠,成了他长大后很珍稀的回忆。

    虽然偶尔有机会去蓟州,柯伯父一家会对他比对柯云还要疼爱,他还是很羡慕柯云。

    他本身是个跳脱爱玩的孩子,很小就上了黄山。不知道柯搏虎为什么会对他那么大把握,认为他能在黄山练出武功。

    其实,他几乎是凭了要找到那个被无脸人偷走的小女孩这个信念,才在黄山坚持下来。

    街边被五彩灯光映红的笑脸,儿童的呀呀细语,少女间害羞的嬉闹与佯装的口角,他突然觉得他多么缺少这些,多么希望能融入到这种氛围中。

    但是如果开战了,这里不知会是什么情景。

    韦都……

    这是个令朝野内外和国朝百姓都噤若寒蝉的人物。

    虽然他横征暴殓,将他的敌对势力几乎杀光。

    但孟聪明对于他并没有直观的认识。

    只是当年,他的父母,畏于韦都的权势,都没有敢去皇宫参加女儿的大婚仪式,却委曲求全给韦都小妾生的两岁小女儿贺生日。

    这份屈辱,他脑海里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所以,他知道了内幕,却没有告诉柯灵,他的亲生父亲是谁。

    他不想这个纯洁的女孩,会有那样一个父亲。

    战局既然就要爆发,或许将来某一个时候,柯灵会和生父相见。

    那时将会如何?他无法预料。柯灵的身世秘密,他对柯搏虎和柯云都没有透露,或许这世上,他和玉怜珠,是唯二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神骏缓缓地迈着小碎步在街市中间穿行。

    街两边的灯笼和炉火映照着热闹的小镇夜晚街景。

    孟聪明无法抑制地思绪万千。

    穿过这条街,他就可以飞驰起来,去和她贴近,虽然可能面都见不上。

    突然,一声锐利的哨音震醒了他。

    几乎同时,孟聪明从遐想中清醒过来,刀已出鞘在手!

    两个黑影如鬼魅般飘然而下,手里的长剑从两个方向齐齐向孟聪明刺来。

    杀手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