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四0章 往事难忆,往情难觅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竟然杀人!她的钱不是做绣品换来的,她是江湖上的女飞贼。我又惊又怒又怕,就和她争执起来。

    她想说服我,要我接受现状,我虽然是个穷书生,但也有做人底线,自然坚决不允。我让她改邪归正,便不去告官,一家人继续好好过日子。可她却不听我的,情急之下,我对她讲:难道你要女儿长大,知道你是什么人,挣的是什么钱?

    她竟然说她身属江湖,不可能和我过着普通的日子。她有她要做的事情,她有仇家,她要报复。我一怒之下要和她割裂关系,但她也被我的话触动,为了不影响女儿,便退了一步,说可以给我和女儿找个安稳住处,供我们生活,只要让她能经常看女儿。我断然拒绝了,既然她不肯悔改,而我虽是个又穷又酸,没有本事的读书人,但女儿是我颜家的血脉,她要干干净净,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会坏掉她一生的不好影响。我当时又急又气,十分强硬。可莲珠虽然是个女魔头,对我却真是温柔体贴。即使她的真面目被我发现,她也没有半点对我凶狠之举,只是苦苦求我。最后,她竟然真的为了女儿前途,再次向我让步了。

    她哭着对我说:没想到这么早被我发现了,如果再给我生个儿子就好了。她又说舍不得离开我,舍不得刚拥有的温馨的家庭生活。

    我告诉她只要你杀人,这些就都是假象,你在麻醉你自己。

    但她仍然要留在江湖,要去报复她的仇人。于是我们最终在争吵与痛苦中达成协议,我和可儿离开家乡到北方去,和她彻底割裂。以后她如何做,我们父女俩都图个眼不见为净。

    我搬到了蓟州,在这里艰苦度日。一开始还算平静,只是不时会想起她。毕竟我们感情很好,而且是患难夫妻。

    但时间一久,不知怎的,我一直觉得周围有她的影子。我甚至感觉到她偷偷来看过女儿,但又没真正看到她出现。我心里也惦记着她,便开始处处留意。果不其然,她真的来找我了。我发现她竟然身材又变得更瘦小了,她告诉我她在柯总管府上做了大小姐的贴身丫环。只有我知道她的真正年龄。她找我也是从到柯府当丫环之后,她才又上门找我,说想和可儿见见面,当面只说是小姐妹。可儿一直没有母亲关照,从小就在贫苦孤独中长大,其实很羡慕那些有母亲疼爱的孩子。我看莲珠现在也有了正经的生活,又可怜女儿,所以没有再阻止她来看可儿。只是我们都没有告诉可儿真相,我也不许可儿收她的东西花她的钱。可儿一见了她就十分欢喜,从此就称她为姐姐。莲珠也在柯府每十日给她放半日假的时候,跑来与可儿见面。

    其实她还是有破绽的,总管府离我们很远,她半天时间便能往返,必是用了轻功。只是可儿年纪小,没有怀疑过。她失踪之前,突然私下和我说可能要离开一段日子,并且暗示是有危险的,我才允了可儿收下了她的耳环。那天她走时十分不舍,我已经预知到她可能回不来了。

    后来果然听到柯府丫环小乖儿失踪的消息。柯府并没有向外宣扬,而是大小姐亲口告诉可儿的。大小姐却说,是小乖儿找到了失散的父母,接她走了。

    可儿很伤心,说小乖儿有了父母,怎么就不认得朋友了?

    我骗她说,其实小乖儿早就知道要离开柯府,她怕见了你难过,才送耳环给你做纪念的。可儿是个懂事的孩子,便不再提此事了。

    “孟公子,”颜叔对孟聪明道,“你告诉我,她是不是出事了?你不用担心,其实以她的行径,她活了这么久,已经是幸运。我每日替她担心,或许,这次终于不用再担心了吧。”

    孟聪明想到,就在沙平镇玉怜珠丢掉了一只手臂,如果颜叔知道,会有多难过。这事更不能让可儿知道。

    于是他对颜叔道:“您不用担心,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是她确实还活着。他是被江湖上一个有势力的好人帮助,避到远方去了。”

    颜叔啊了一声,眼中竟然闪着泪光。

    他嘴里虽然说有心理准备,其实却十分担心她。虽然不能在一起,心中的情谊却是不能消失的。

    孟聪明从身上拿出那块帕子,递给颜叔。

    颜叔接过,有些诧异道:“怎么在你那里,分明一直在我身边……”

    孟聪道:“对不起,颜叔,您那块是我换掉的复制品。我没有想据为己有,只是为了查可儿母亲的来历。”

    颜叔吃惊地挠挠脑袋:“原来如此。”

    他珍重地接过帕子,却一时不知道该放哪里了。既然放得多秘密,孟聪明都能拿到,那么……

    孟聪明笑道:“您还放在原处吧,不会再有人拿了。”

    孟聪明忍不住又问道:“可是,颜叔,您为什么要把这帕子留着呢?是莲珠给您的吗?她应该知道这会让你们父女十分危险啊!”

    颜叔自嘲地笑了一下,有些羞愧的样子:“那不是她给我的。是当年我们从江南来这里之前,我和她谈崩又谈妥准备离开之时,我偷偷拿的。”

    “我和莲珠其实感情十分深厚,即使知道她是江湖女飞贼,知道她杀了不少人。我不得不和她分开,以保住我一个读书人的清白。但是夫妻三年,感情却不可能一下消失。我心里真的难以割舍,就把帕子偷偷留在身上了,这些年想她的时候,也会经常拿出来看一看。”

    孟聪明道:“颜叔,那画上的山坡和花,就是当年莲珠和她仇家一起呆过的地方。那花是叫青蒙花,应该是她在江南生活时周围长的花。”

    颜叔若有所思道:“我们虽然是夫妻,我对她的身世却了解得太少了。我只留了这么一件东西,想等可儿出嫁有了夫君可依靠,日子安稳了再告诉她,却不想......”

    孟聪明暗想:“玉怜珠摔下的那个山坡,和这张帕子上画的山坡,显然应该是一个。以玉怜珠的武功,一般人怎么能推她下山?”

    他便又问颜叔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颜叔,可儿的母亲有没有告诉您,是谁将她推下山坡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