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三七章 锦园纳吉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无语,他感觉到柯夫人真的是乱了心神。

    今天本应是她最幸福的日子,她的独子和她早就看好的女子要订亲了,但她却不能充分享受这幸福。

    她终究是个善良的人,善良的母亲。不在订婚开始之前,得到孟聪明的承诺,显然这订婚的幸福,都要严重打折扣。

    孟聪明低下头。虽然在寒冷的日子里,每每在院子里陪着柯灵,隔着一扇门,两人却并无对话也并无交流。

    他还能做什么呢?

    他陪着她,只是想让她知道,还有人在关心她。

    他内心里,对她与他的未来,早就不报任何希望。甚至他内心的失望,和柯灵对于柯云,是一样一样的。

    但他比任何人,都知道柯夫人的心结。他甚至比柯云还要了解得深刻,因为他本来就比柯云心思细腻和敏感。半晌,他抬起头:“柯伯母,您放心吧。她有我呢。”

    他最终没有勇气说出柯灵的名字,但柯夫人却激动得差点落泪。但这个好日子,肯定是不能落泪的,她搂过孟聪明,哽咽地说了句:“好孩子。”

    一时间,喜三姑急急跑来:“夫人,外面宾客都到齐了。咱们何时开始?”

    喜厅里,宾客满座,热闹得很。年长的位高的都坐着

    年轻人站在两边。

    这一场纳吉仪式,是近期令全蓟州最为之瞩目的事情了!

    苏绮云平时温文尔雅,落落大方,此刻却也不能不紧张和害羞。她站在哥嫂身边,微微低头,两腮上透着红晕。

    孟聪明是第二次看到她了。

    这大概是所有做父母的,都愿意为自己儿子求娶的十全十美的女子。

    事实上,却是两对年轻人被不幸所笼罩。

    苏绮云是没有过错的,并且她还为这个未来属于她的家族做出了很勇敢的牺牲,没有人能忽视她的存在和地位,柯云也一样不能。

    既是一切程序从简,最主要的程序,就是插钗定亲。柯家武将家风,对礼仪规矩向来都不在意,一切都是简单质朴,务实即可。但是,当柯搏虎夫妇两人都很重视的时候,这个订亲仪式就务必要热闹,喜兴,也要舍得花钱。

    柯搏虎内心的真实意思是,大战在即,可能真正的婚仪,只能匆匆举办。为了满足夫人的要求,为了让未来的儿媳不受委屈。甚至,为了震慑他的敌人,这订亲之仪是无比隆重和豪华的。

    柯夫人从素云手中接过一个精致华贵、珠宝玉石镶嵌的钗盒,素云将钗盒打开,周围宾客心里都啊了一声,有些人还小声发出惊呼。

    钗盒里红色锦底上,静静躺着一枝精巧的赤金凤头金钗,凤眼是红宝石镶就,凤嘴里垂下长长的珍珠珠串亮人眼睛,珠串最下端也是一颗水滴型的晶莹红宝石。金钗打造的巧夺天工,富丽精致。

    本来这是一个充满悬念的时刻,要看男方是否能看上女方。

    这里面的复杂情形,宾客们并不知道,但柯云和柯灵的事情,却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虽然柯搏虎厉害,说一不二,但大家还是无比担心地将目光投向柯云。

    这么美得婷婷玉立的女子,若是相亲的男子没有给她插钗,那……

    柯夫人将凤钗从钗盒中拿出,递给柯云的时候,还是不放心地看了儿子一眼。

    孟聪明的心提起来了,他想到那个小屋里,那个失意而可怜的女孩子。

    如果可能,他真想此刻陪在她身边,哪怕隔着一扇冰冷的木门。

    柯云接过凤钗,柯夫人用目光向他示意。她不能说话,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柯云迟疑了一下。

    战场上,面对敌人的刀砍下来的时候,他都是从不迟疑的。

    此刻,他迟疑的时间也非常短,大多数宾客都没有察觉。

    但是孟聪明看得非常清楚。

    他从柯夫人手中接过凤钗时,确确实实迟疑了。

    但是,他随即就走到苏绮云面前,那个温柔美丽而又娇羞的女子,微微低下了头。

    这样的女子,哪个男子不愿意娶她呢?

    柯云的心在痛,但他却抬手将凤钗插在了苏绮云乌黑的发髻上。

    孟聪明心里轰的一下,像是什么倒了,什么塌了。

    完了。

    他心里竟然冒出这两个字。

    柯云脸上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倒是插完钗,他自动退后半步,和苏绮云站在了一起。

    原本苏绮云是和哥哥嫂嫂站在一起的,父母已被让到主位上。此刻苏绮云的父母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喜悦,哥哥嫂嫂急忙朝旁边让开,让一对璧人站得更近一些。

    宾客们嘈杂起来,还有人小声惊呼叹着,多么美的一对,宛如金童玉女。

    苏绮云一身浅红罗衣罗裙,高挑匀称的身材,纤细的腰上束着织金绣牡丹大红腰带,乌黑如云的发髻,名贵的赤金凤钗将她柔美的脸庞衬得越发明眸皓齿,也让一向温柔典雅的她有了一丝平时没有的娇艳。她浅浅地微笑着,态度大方却依旧带着羞涩。

    真是太美好的女子。她身边那个长身玉立,清秀却不失英俊,蓟州无数少女钟情的梦中情人柯云,虽然站在未婚妻旁边,却没有人能看透他心里在想什么,好像这喜厅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或许,他无法看破红尘,才接受了这个女子。或许,又因为他已经看破了红尘,他才能在心里劝自己接受这个女子。

    孟聪明扭头出了喜厅,他实在等不到订亲结束了。

    他跳上他的神骏,加了一鞭,神骏向蓟州城门飞驰而去。

    她这个时候一定会很难过。

    他要离她近一些。

    仪式很快就结束了,喜三姑开心极了。柯家将送她的银子和各色绸缎礼物收拾好,专门派了两个仆从给她送到家里

    这正式结亲的时候,还有一份呢。喜三姑开心的嘴都合不上,临走笑嘻嘻地向柯夫人行礼,然后道:“夫人啊,我这老婆子可就等着到时讨一杯喜酒喝了啊!”

    柯搏虎的书房里。

    孟聪明将孤鸣鹤的书信给了柯搏虎,柯搏虎将书信与孤鸣鹤让苏绮云写的,小吉祥带回来的纸条并排摆在一起。

    “这位武林泰斗级的前国师,这倒是示好了多少家呀?连老夫也不放过!”

    孟聪明道:“他怕是在试探伯父。如果伯父安于在蓟州做个边关总管,不能对国朝局势有全面控制,恐怕还满足不了孤鸣鹤的野心。”

    柯搏虎冷笑一声:“他是个有心人,肯定是知道我与成王在联络,会有所动作,所以想和成王搭上关系。确实是个做国师的材料,可惜人心歪了,失了节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