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三五章 归来续曲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弄完了儿子的大事,柯夫人一颗心落了地。

    诸多事要安排,她才发现最得力的素云不在了。

    “素云照顾大小姐怎么样了?”

    银铃忙道:“事情倒是不多,只是大小姐不怎么吃东西,彭军医说大小姐身体太弱了,而且伤口又有炎症,好得很慢。”

    柯夫人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收养的女儿,哎真是不能不让人操心!

    柯灵正靠在床上,用暗绿和暗棕色缎带打一个结子,因为手臂不得力,打得很慢。结子已经打好了一半儿,能看出是一个连心结。

    素云忍不住劝道:“大小姐,那结子怎么用这么暗的颜色?况且,您肩膀伤没好,别这么用力。”

    柯灵垂着眼睛,手并不停,淡淡地道:“没有关系,也要多活动一下。”

    不想外面有丫环道:“夫人来看小姐了。”

    柯夫人却一改平日稳稳当当,八个丫环搀扶,两个丫环开道的宏大架式,一步就迈进屋子。

    柯灵吓得一抖,急忙将打到一半的结子放在一边,就要下地行礼。

    柯夫人将她拦住,扶她在床上躺好,小心地给她盖上被子。

    却突然发现床上编了一半的连心结,她装作没看见,对柯灵道:“看看你,又瘦了好多。伤口痛不痛?”

    柯灵低着头小声叫了一声娘,然后更小小声道:“已经不痛了。”

    柯夫人随即向四周望去,果然发现桌上一碗基本没有动的参鸡汤。

    柯夫人又看看柯灵。她瘦得像纸片一样,苍白的脸一丝血色也没有,下巴尖尖的。脸上只剩一双黑黑的猫一样的大眼睛了。

    一时心疼中又一股气冒上来,本想安慰柯灵几句,可话说出来却带着那股气:“怎么又不吃东西?平日就瘦,说了你多少遍。不吃饭又受了伤,身体一点底子都没有,伤什么时候能好?女孩家这样不是作践自己!”

    小菊吓呆了,连素云都被吓住了。

    柯灵赶紧下了床,站在床边,瘦瘦的身子被骇得微微颤抖着。

    柯夫人看到柯灵的样子,顿觉自己失态了。

    她不再说她,抬手替柯灵理了理散乱在腮边的发丝。

    柯灵抬起头,怯怯地道:“娘,是灵儿不好,让娘担心了。”

    柯夫人和缓了下来,将柯灵扶回到床上,和先前一样替她盖严被子:“冬天了,别着凉。”

    她随即对银铃道:“去厨房看饭做好没有?把给大人和我的饭菜端些有营养有味道的过来。”

    柯灵已经听素云叨叨了大哥将苏绮云救回来了,而一早喜三姑就登门的事情。

    此刻,她除了绝望,还能有什么。有话说的人不能过来,只有这个令她敬畏又害怕的养母。

    厨房很快便将饭菜送来,柯夫人看到柯灵已经偷偷将那个连心结藏起来,便也不点破。对这个养女,生气的同时,也还是真有点心疼。她在心里给自己找着借口:“不是当娘的拆散你们呀,实在是情势不允许。况且聪明是个多好的年轻人,哪里比云儿差了?”

    她这样原谅着自己,更不忍心再说柯灵,陪着柯灵亲眼看着她将饭菜吃下去。

    虽然柯灵很努力了,但是每一口饭,每一口菜都噎在胸口,很费劲才吃下去。大哥救了苏绮云回来,也许很忙吧。快中午了,养母都来了,他都还没有来看她。

    也许,他真的将自己忘记了?

    好不容易吃完了,柯夫人叮嘱素云让小姐再稍微坐一会儿,不要积食,然后再午睡。

    又将用的外伤药和内服药一一问过。

    自打嫁给柯搏虎,丈夫和儿子更多是在沙场上度过的,开始对于鲜血和伤口,柯夫人还惊骇不已。但后来,作为武将的家属,柯夫人就渐渐习惯了,丈夫和儿子受伤,她都要尽心尽力服侍。

    此刻对于柯灵受伤,她询问的很仔细也很在行,一一跟素云叮嘱好。

    看着柯灵露在鲜艳的粉色绫被外面憔悴的小脸,柯夫人叹口气,抚抚她乌黑的头发:“好好睡吧,少想事。”

    孟聪明看着肖纵,又往后拉远了看,肖纵一身国朝普通人的服装,让他十分不习惯:“你真的就回来了?”

    肖纵刚从和义庄回来。

    怎么谈的不得而知,这本就是和义庄的私事,但孟聪明不是柯家军的人,不受纪律约束,可以瞎打听,再说哪有神探不八卦的!

    他只是个江湖人,虽然不能涉及和义庄最隐秘的内幕,却可以问问肖纵自己的事情。如果肖纵愿意讲,他当然很想听啦!但肖纵不会说的,他武功虽然距离巅峰还差一层境界,智商可是满格,西二旗子弟升级版。

    不错,北燕和蓟州所在地,基本就是西二旗周围哦,呵呵。

    肖纵郑重地告诉孟聪明,他现在已经不是和义庄的人了。

    说的时候,他似乎有些内心复杂。

    这是他的一个寄托,生命的意义。现在,没有了。

    既然他是冒充的,汪一恺知道缘由,两人便达成友好协议。

    因为这个冒充的肖纵,确实很担得起和义庄的探马身份。但他,却也不能再继续做下去。

    肖纵郁闷道:“我在北燕的身份暴露了,韩杰是个坏人。”

    孟聪明吓得差点跳起来。

    肖纵又道:“不过我没有给和义庄添麻烦。那张床,确是韩杰换的。”

    孟聪明道:“你……你已经被他们发现了,但韩杰已经不能再给国主当贴身侍卫了,他还混在北燕干什么?”

    肖纵道:“我知道了大床的秘密,但韩杰离开国主,却仍然是国主罩着。因此我能说什么?我只是个财主,根本没有资格去见国主。况且,我替和义庄做事,本就是与国主对立的。韩杰知道了我的底细,也知道我勘破了大床的秘密,就想杀我。”

    孟聪明奇怪他:“他为什么会突然知道你的底细?”

    “因为他一直在查你,就把我捎带上了。瞧笑天追你和你一起回了国朝,让我去查大床的事,被韩杰察觉,觉得我会碍他的事,所以想杀掉我。”

    孟聪明一本正经地:“那你为什么还活着?还在这里和我说话?”

    肖纵跳了起来:“谁撕开孤鸣鹤的气网,冲进去和瞧笑天一起把你救出来?我的武功有那么差劲吗?”

    孟聪明笑而不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