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三三章 斗心斗智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绮云很快镇静下来,她毕竟不是个普通女子,最初的紧张过去,对眼前这个老头还产生了不少好奇与兴趣。

    她不动声色地问道:“大师若是答应了柯大人的条件,便肯放了民女么?又打算什么时候放我呢?”

    孤鸣鹤心里也转着道道,他是个有韬略的人,却不是个有城府的人。此刻因为心口不一,脸上的表情便尴尬起来。他急忙掩饰道:“你很快就是少将军夫人了,如何还是民女。只要姑娘先将信送去再说,只是此事机密,不要让小丫环再漏了消息。”

    苏绮云冰雪聪明,一下就领会了孤鸣鹤急于得到什么。这虽然是个好机会,她却犹豫不敢马上答应。兹事体大,如果小吉祥带去的是对柯大人和柯家军不利的信息,那自己不是误了大事?

    只在心里转了半刻,她便仍然不动声色地款款道:“绮云也有自己的底线,要看大师需要小吉祥捎带的是什么内容。”

    孤鸣鹤沉吟下道:“老夫怎样也算是前国师,人前也被称一声大师,不会为难你个弱女子。简单说,世人总讲从龙从蛇,我孤鸣鹤是不论这些的。人生在世,有人能让你施展才能,有空间能施展平生的抱负,便尽够了。也许姑娘现在也和柯总管一向鄙视我这个老头子,但老夫要说上一句,比起那些尔虞我诈,争权夺势,为了攀上权力顶峰没有下限的所谓君主和权臣,老夫却只是单纯想用尽自身生平所学做些事情,我才不觉得愧对良心呢。”

    苏绮云书读得多,自然知道古今有才能的人,哪个不想施展个人抱负。就算刘备三顾茅庐,难道如果没有人顾,诸葛亮就甘心赶着头牛,带个牧童耕地了不成?那诸葛武候岂不郁闷死了!

    孤鸣鹤虽然没有节操,但他的这点内心,苏绮云却是很能体会的。便是她自己,平时作诗写字,如有蓟州城内外的饱学之士肯定和赞颂了,她心里才是开心与舒服的。

    就算是爹娘将她许给蓟州地位最高的柯家军少将军,她心里其实也有遗憾,这个武功出众,征战沙场的年轻人,总有无法和她诗谈作赋,琴瑟和谐的缺憾。

    苏绮云心思慎密,她又进一步问道:“您刚才向绮云详细讲了与柯大小姐和玉怜珠的过往,但为何大师未提向柯大人索要刻铁石之事?”

    孤鸣鹤惊了一下,这女子果不寻常!

    “老夫在想,柯搏虎手里未必有这个盟约,是以未提。那个刻铁石,随着玉怜珠失踪也不知哪里去了。玉怜珠应该不会让这么重要的东西陷落在总管府,当年她能为了带走刻铁石,不顾危险硬挨了老夫一掌,可见她是如何看重这个东西。”

    孤鸣鹤眼睛突然又闪出光来:“况且,如今姑娘你在老夫手里,这难道不是一个筹码吗?”

    苏绮云惊得目瞪口呆,果然,自己仍然不能摆脱人质的命运。但她想一条命又何足惜?如果孤鸣鹤因此能够威胁柯大人,那她苏绮云并不畏惧,她可以义无反顾地尽节。

    刚才听到孤鸣鹤说会让小吉祥回到国朝送信到柯搏虎手里,她一时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主意。但随即又被自己的胆大吓住了,不由心中如撞鹿般乱跳。她已经开始偷偷地在思谋那信该怎么写,但又要等着孤鸣鹤继续说下去,不由又害怕又着急。

    她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凶险,还需要她既胆大又有智慧,她再聪明也不可能内心不紧张。

    孤鸣鹤却像是故意不理解苏绮云的心情似的,竟然聊起其他的事:“苏姑娘,您与柯家大小姐是否认识?”

    苏绮云一愣,这位大师真是!转了话题连个缓冲转折都没有!

    她脑子里还在转着那封信,面上却不露出,小心地答道:“并不太认识,只偶而听街坊邻里的人提起过。”

    孤鸣鹤顿时想起柯灵的各种可恨可恼,背叛师父不说,竟然还追到北燕去帮那个没用的小子。而那个小子给自己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并且,那小子竞敢二上暮雪峰!!!

    眼下,只是缺个爆发,那个不起眼的臭小子就快是天下第一了!

    孤鸣鹤突然大笑起来,他无法掩饰自己的愤怒心情了,便恶毒地道:“提起什么?提起我这个不肖的徒弟与那位少年军的事情吗?”

    苏绮云脸顿时红了,但她更想了解这位孤鸣鹤的心性:“大师,想那柯大小姐从您这里逃走之时,不过十二三岁,您为何如此恨她?也许,她就是觉得练功太苦,女孩子也情有可原。她在总管府做了大小姐,有人疼她,对一个无父无母的女孩,也尽够了。”

    孤鸣鹤顿时对眼前这位蓟州第一才女刮目相看了,没想到她这么能理解柯灵,甚至柯灵不正是她的情敌么!但孤鸣鹤却不知道,苏绮云本来就是个能体谅别人的,懂事的女子。甚至,她也能体谅孤鸣鹤的那种悲凉与失意。

    他点占头:“姑娘,想不到你如此有见识!姑娘你真不是个普通女孩子,我孤鸣鹤懒得管人间闲事,却要劝姑娘一句:像你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子,找个对你好,把你捧在手心里的丈夫正经过日子才是良缘。以柯云的性格,还有他与我徒弟这些年的情景,姑娘真是何必趟这道混水呢!若是柯搏虎答应老夫的要求,姑娘有下山的机会,老夫劝姑娘不如另寻出路倒好,不要耽误了终身幸福。”

    苏绮云微微怔了一下,她虽然被孤鸣鹤说得满面通红,却从这番话中,感觉到这位前国师,心性也有简单与质朴的一面,尽管他贪图权势为达到目的不乏残忍狠毒和不择手段,却同时也是个至情至性的人,遇到对脾气的人便会说出肺腑之言,甚至还莫名关心人家的幸福。

    苏绮云被说中心底深处的担心,但她轻声却坚决地回答道:“大师的话看以有道理,其实真是谬极。”

    孤鸣鹤听到苏绮云这么说,不由一愣:“姑娘,你不同意老夫的想法?那老夫倒要听听姑娘有何高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