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三二章 想做交易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玉怜珠不甘心无声无息地逃跑,将那只标志性的嵌珠绿缎鞋扔在院子里,以示对打伤她的孤鸣鹤的嘲讽,然后才连夜带青蒙逃跑。这也是她江湖第一女飞盗的幽默与讽刺。孤鸣鹤第二天才发现两人跑了,并且看到那只遗落的嵌珠绿缎鞋,简直气疯了,哇哇大叫,才知道他堂堂一个前国师竟然和江湖消失多年的女飞盗玉怜珠共同生活了好几年。此时玉怜珠带着青蒙已经到了国朝境内的蓟州。

    不过,如果孤鸣鹤知道日后,柯搏虎也让玉怜珠在总管府住了好几年,还拿着一等丫环的月例银子,穿着绫罗绸缎,以柯府大小姐代言人四处出现,一定会幸灾乐祸地大笑吧。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吊诡!

    孤鸣鹤追到蓟州,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蓟州是柯家军数代管辖,而柯搏虎绝不是个好惹的主儿。他一个人潜入国朝境内自是没有问题,如果大动干戈劫夺两个女孩,柯搏虎一旦发现,便绝难讨公道。于是他秘信传递给之前就有勾结的大内侍卫统领甄受商,让他速想办法赶来蓟州商议对策,并在信中保证若找到刻铁石,利益两人可以均分。甄受商是个八面玲珑又心思狡猾之人,在朝中他便是同时向皇上和韦都表忠心。此时,他自然知道该找谁求办。

    他设计了一场宫中劫案,在斋心堂监守自盗了皇上先祖的几方重要金印,然后假意找到线索。于是他面见皇上求了皇上亲谕弄到官颁文书,又向韦都汇报要去侦辑失盗案,将两人全都瞒过。那圣旨却是半真半假。说真,那却是出自皇宫中,和真的圣旨没什么两样,甚至用的皇帝印玺也是真的。说假,皇上并不知道这回事情,也同样瞒过了韦都。因为刻铁石若找到,交回国朝,无论是交给皇上还是交给韦都,对他都并没有什么更多好处。当初就是他手里丢掉的,交回来只能算是补过。但当时他的错处已经消弥过了,交回来是自找麻烦,不如拿它换取更大利益。

    但如果献给北燕国便不同,北燕因为有这个东西押在天朝,多年寝食难安,如此时献上,于自己定有好处。况且此事是孤鸣鹤透给消息,如果他将刻铁石还回国朝,也对孤鸣鹤交待不了,孤鸣鹤做什么也饶不过他的。

    甄受商一个人干不过玉怜珠,孤鸣鹤又不能公开露面,此事又需偷偷行事,不敢向柯家军要求协助,两人便设计孤鸣鹤暗地入境和甄受商拿下玉怜珠之后,孤鸣鹤先行回北燕,然后利用甄受商的文书过关押送两人对付官府,等潜入到北燕国界内,便万事大吉了。

    甄受商却想不到半途中柯灵被玉怜珠穿上了绿缎鞋,甄受商便华丽丽地认错了,玉怜珠早已抢先逃脱了。孤鸣鹤大怒,恨不得马上勒死这个忤逆的徒儿。但他感觉已经惊动了蓟州官府,于是自己赶紧先回北燕。让甄受商押着柯灵回北燕,却不想被柯云搅了好事。那个陪着柯灵的女孩,本来就是玉怜珠设计的,和此事完全没有关系。等柯灵住进柯府,柯搏虎审完那女孩便将她放回家,玉怜珠此时又转化成小乖儿前来投靠,就形成了柯博虎、玉怜珠、孤鸣鹤三方,互相隔离的局面。这刻铁石便一直也陷在柯府了。奇怪的是,柯搏虎从来都不提此事,他与甄受商一番对话之后,却并没有借此继续查刻铁石的意思,还赠礼说叨扰上官,送了很多金珠绸缎。孤鸣鹤受此一惊一直不敢再轻举妄动,毕竟与柯搏虎统辖蓟州几十年的实力相比,他这个前国师只是个闲云野鹤,而且还是在北燕国境内的闲云野鹤。但他到底意难平,总想在任何能抓住机会的时候出击。

    他将事情经过有些讲有些不讲地与苏绮云说了,他的心思很明确,要消除苏绮云和他的隔阂,因为他需要苏绮云替他做和蓟州之间的书信使者。

    当然,苏绮云本人,要一直留在他手里,如果他能回到国朝,那自不必说。

    如果最终,他选择的仍是北燕,那么……

    当然最后这点心思,他不可能告诉苏绮云。

    “你说,我对这徒儿是不是仁至义尽?但想不到她对老夫翻脸无情,被柯府收养后,竟然和柯云便成了一对情侣。老夫眼里不揉砂子,恐怕姑娘对自己的幸福,要考虑得周全些才好。”

    他却不提,他平日是如何打骂柯灵的,而且打得有多么狠

    苏绮云却听得一颗心跳上跳下,想不到柯灵有过这样的传奇经历。

    孤鸣鹤道:“如今姑娘觉得老夫是强劫你来到北燕,你必定不会赞同老夫所作所为,你对我肯定也是十分痛恨。但我孤鸣鹤有我孤鸣鹤做人的原则,无须解释。你是个弱女子,又颇有才名,是个好姑娘。老夫不会难为你,只要你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让你的小丫环带一封信到蓟州,告知柯搏虎,我孤鸣鹤并非有意与国朝作对,与柯家军作对。老夫也很期待遇到明主,一生才学并不愿意随意辜负。”

    他徐徐坐下:“柯搏虎是国朝的封疆大吏,他在边关的影响力更是巨大。他多半生骄傲得很,想必心里看不起我这个他所认为的奸佞,对老夫一定十分不齿。何况于柯家军,他更是和老夫有着刻骨的血仇。但是,如果柯总管肯给出老夫要的条件,老夫就不做不利于姑娘你的事情,姑娘不是马上要成为总管府的少夫人了吗?并且,老夫日后也不与北燕和韦都合作。”

    他说的不与北燕和韦都合作,而柯搏虎又肯定不屑与他孤鸣鹤合作,他其实的意思,是透过柯搏虎向成王示好。

    如果能成为成王的入幕之宾,他相信他的才能也会有机会施展的。

    苏绮云虽然聪明,却不明白这中间曲折,一时还不懂要她去向柯搏虎说些什么。但看到孤鸣鹤一心攀附权势,绑架自己去要挟柯大人,却全不管正义与否,只要有人赏识便可投靠,心中却不由叹道:“这何止是令柯大人不齿,便是我苏绮云也不齿你的所作所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