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三一章 孤鸣鹤与柯灵的过往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啊!”苏绮云眼睛睁得大大的。

    “怎么,吃惊了么?”

    苏绮云半晌才恢复平静,孤鸣鹤也并不催她。

    苏绮云待心不再狂跳后,才道:“你是北燕前国师,曾经带北燕军队入侵国朝,令无数柯家军将士疆场牺牲的人。你本是国朝人,竟然能做出这种逆天道的恶心,我苏绮云今日被你抓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更不要幻想我能为你做什么!”

    孤鸣鹤一时竟然表情很复杂:“老夫不是一开始就背叛国朝,我也是国朝的弃子。为了有个容身之处,不得已才到的北燕。”

    苏绮云无语:“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没有官做,就可叛国?”

    孤鸣鹤一双阴鸷的眼睛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抑郁与愤恨。

    和面对柯灵不同,他对柯灵真是充满恨意,恨不得杀之后快。

    但对苏绮云,却并没有那种痛恨。他痛恨的是这世道。

    “所以,我将姑娘劫持到此处,就是为了此事。我可以等待国朝的再次召唤,但姑娘要帮我做联线之人。”

    苏绮云一下蒙了。

    她涉世未深,半刻之前还是个普通待嫁的女子,眼下却要自己来决断这样重大的事情。

    但此刻,没有人帮她,她必须自己决定。

    不过片刻,她便干脆地答道:“绮云有自己的底线,若是国师让绮云做不义之事,绮云随时宁愿死在这异国土地上,也绝不会答应国师。”

    孤鸣鹤一时心情更复杂了,他缓缓点头:“老夫先不说请姑娘帮办何事,老夫先给你讲些事情。”

    以下,便是孤鸣鹤告诉苏绮云的往事。

    多年前,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女孩被一个北燕贫苦缝补妇人收养。有一日在街上,小女孩因自家无井,去邻家取水,提着小木桶晃晃悠悠走出邻家大门,想回到自己家。

    不想一辆驾车的马突然惊了迎面冲着小女孩狂奔过来,事都缘在凑巧。那段日子正好是孤鸣鹤失意之时,正四处奔波联络结交北燕权贵,此刻正从旁经过。

    然后,他出手……

    救了柯灵?

    没有,你想多了。

    如果他出手成功,可能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

    前面说过孤鸣鹤一样有个原则,不和畜牲赛跑,当然更不能和发了狂的畜牲赛跑哇!不过当时情势太紧急,也不会还有什么人有能力拦得住这匹惊马。

    孤鸣鹤已经看到有个小女孩拎着一只不轻的木桶,显是里面装满了水,正在路上费劲地走着。眼看那惊了的马车向着小女孩辗压过去!

    孤鸣鹤大惊,急忙掠起身形。

    但是已经来不及,他掠起的同时心里道,坏了!

    却不想奇迹发生了,那小女孩在惊马就要撞上的一瞬间,身体灵活地向旁边一闪。

    她显然全无功夫,只是本能地闪躲,毫无章法却敏捷异常,而且估计那水打来不易。躲闪之际,她还能小心顾着水桶,竟然一滴水也没有洒。

    就在这毫厘之间,惊马已经拖着马车向前狂奔过去了!

    但小女孩也被吓的不轻。

    她睁大一双黑亮亮的眼睛,惊惧地看着马车远去。

    孤鸣鹤松了一口气:真机灵的小姑娘!太是个好苗子了!

    他走到小女孩面前,接过她的水桶,蹲下身子,抓住她的双肩。立刻感到这小姑娘筋骨异常结实。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别怕……”小女孩黑亮的眼睛紧张地盯着孤鸣鹤,显然还惊魂未定。

    这时好事之人才纷纷聚拢过来,一个人挑衅道:“兀那老汉,你抓着人家小女孩干嘛,莫非不怀好意,还是人贩子?”

    孤鸣鹤抬起头,阴冷地看着那人。那人这才认出是前国师,吓得退后几步。孤鸣鹤冷冷道:“滚。”

    他从小女孩手中接过木桶拎着,另一只手拉着小女孩:“带我去你家里。”

    小女孩衣衫褴褛,进了家门,果然家徒四壁。

    那个贫困的缝穷妇人,惊恐地站了起来。

    最让孤鸣鹤开心的是,这小女孩竟然是这贫苦妇人的养女,不是亲生女儿!

    孤鸣鹤掏出银子,半强迫半诱惑地将小女孩带走,小女孩一路回头看着那个破家,还有站在树下的穷苦养母。

    孤鸣鹤问了女孩的名字,知道了她叫青蒙,便收她为弟子,比对其他所有弟子都更加悉心培养。过了两年,妇人去世,孤鸣鹤替她办了后事。

    这时,青蒙已经十岁了,孤鸣鹤要她潜心学武,便打算给她买个能干一点的小丫环,又能陪她玩。很快,一个长得十分机灵的女孩主动前来应征,说自己家贫,无父无母,只要给口饭吃就行。

    孤鸣鹤搭眼一看,这女孩也是个习武的好苗子,只是一摸筋骨,心里可惜道:年纪大了!

    又问她多大年纪,才知她虽然长得娇小,却已经十六岁了。于是便让她给青蒙作丫环。但是,青蒙很快长大了,高挑健美秀丽,那丫环,就是后来的小乖儿,却一直那么娇小,始终没有再长大,倒像青蒙的妹妹。

    当然,这个娇小的女孩就是世上最可怕与毒辣的江湖女盗玉怜珠。她托身于孤鸣鹤府上,只是为了身上那件重要的东西会惹来杀身之祸,想要寻求孤鸣鹤庇护罢了。

    至于青蒙,当然是她这个女飞盗偷来的,又自导自演了贫苦妇女收养孤儿的好戏。

    玉怜珠与柯灵,就这样在孤鸣鹤府上呆了几年,玉怜珠开始不安份,孤鸣鹤也发现了蛛丝蚂迹,于是一场惊变发生了。

    原来,玉怜珠的心事从未放下。她的女飞盗嗅觉格外灵敏,颜可儿父女搬到蓟州不久,父女俩的形迹便被玉怜珠所捕获了。

    于是一个奇异的现象发生了,玉怜珠开始不时地偷偷溜出去,而且越过白浪河与颜可儿见面,没多久孤鸣鹤就发现了异常。一次教青蒙武功之时,他突然出手袭击在旁边观看的玉怜珠,以便试探她到底有没有秘密。因为当时刻铁石玉怜珠没有随身携带,不甘心逃走,因此硬是装作不懂武功,打算硬捱孤鸣鹤一掌。而孤鸣鹤以为她真不懂武功,一掌击到玉怜珠身上才陡然收回掌力,但也有三成打到了玉怜珠,令其受了不轻的伤。

    孤鸣鹤不是个细致的人,一下就解除了对玉怜珠的怀疑。等到孤鸣鹤一离开,玉怜珠与青蒙便急忙收好细软,将刻铁石藏在身上。临走之时,柯灵却将孤鸣鹤那本珍藏但没悟出的秘笈偷偷带上了,并且连玉怜珠都没有告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