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二九章 第一次接触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时天光刚暗,果然影影绰绰有三个人从山下正向上攀登,显然是要越过这座山,到柯云和瞧笑天的来时路去。其中两个人像是习武的,动作很矫建有力,他们搀扶着的一个人像是个女子,那女子虽然被扶着,仍然走得跌跌撞撞。

    柯云和瞧笑天伏在树丛后面,紧盯着那几个人。眼看越来越近了,那三人却越走越慢,那女子时不时就要跌倒,两个人想扶她却似乎不敢太使劲,显然是女子拖累了逃亡。最后那女子道:“请停一停。”虽然喘得厉害,她的声音仍然柔和好听。

    她喘了两下才气息不稳地小声道:“哎,肖大哥,绮云真的走不动了。你们快回去吧,已经到了这里,我歇一下,慢慢走就是。再不回去,你师父会怀疑你的。”

    那被称为肖大哥的人道:“姑娘,此处尚未脱离险境,我堂兄又不熟悉这边的路,我还是陪你们赶紧翻过山再回去。不到天亮,师父应该不会发现。”

    他又对另一人道:“堂兄,下山后沿树丛中小路一直往东南,到第一个路口向西拐再向南,只三里地就到白浪河,过了白浪河就是国朝境内,就安全了。”

    他拍拍那人肩膀:“堂兄,你从未回过国朝,要小心才是。”

    另一人道:“我不是你堂兄,我本就是从国朝来的北燕,你又忘记了!”

    先前那人怔了一下才道:“我就认你是堂兄罢。”

    另一人道:“好,你回吧,我一定带她到蓟州就是。”

    女子也道:“肖大哥你快回去吧,送到此处,您已是尽心尽力。若是被孤鸣鹤知道,您就太危险了。”

    虽然几个人是匆匆在山路行走,那女子也是喘得厉害,但说话声音仍然柔婉和顺,柯云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了。

    他的心莫名跳了一下,她毕竟逃出来了,听上去也没有什么大碍,他霎时便放了心。

    柯云看准了肖必成,回身将身上的箭囊取下,拿出一枝箭,用手将箭头一折。他看着清秀文气,力气却很大,箭头一下就被折断。他惯上力气将箭头掷出。箭头倏地带着风声飞向那三人,三人完全来不及反应,其中一人头上的头巾已被箭头贯穿。他吃了一惊,猛地低声道:“快蹲下!”随即将那女子按得也蹲下,而另一人更是早已机灵地蹲下身。他小声喝道:“什么人?”

    柯云知道肖必成是个机灵人,所以先袭击他,估计到他不会大喊大叫。现在料到他们受了这一惊,都不会再大声喊叫,这才慢慢从树丛的阴影中走出:“肖必成,当日放你之时,竟没想到有一日你会救了我柯云的未婚妻。”

    肖必成人都吓软了,半晌方回过神来:“少将军?”

    柯云走到他面前:“不错,是我。”

    肖必成这才回过神来:“少将军当日放走在下,肖必成从无一日忘记过家乡。这是我堂兄肖纵,我要赶紧回去了,你们一起回国朝吧。”

    柯云第一次看到苏绮云,还是在月光下。

    这种情形下,美貌什么的都顾不上了,他只看到一个青丝散乱,饱受惊吓,但在月光下仍难掩柔和娟好的女子,柯云心里叹了一口气。

    也许,这就是命吧。是他连累了这个女子,如此静好的女子。

    柯云对肖必成道:“谢谢肖壮士。你不要回去了,你的处境太危险,孤鸣鹤也不是良善之人,你和我一起回国朝,也可以去陪伴你老母亲。”

    肖必成退后一步抱拳道:“少将军,我是国朝人,心中感激柯大人照顾我娘亲。但我肖必成自小落魄,何曾有人正眼看过我?人人都说师父不好,但他待我是好的。他如今在北燕也失势,有才不得抒,内心十分孤寂,我不能离开他。”

    他又道:“这是我堂哥肖纵,亲的堂哥,在北燕多年,请少将军帮他回国朝立足。”

    柯云点头道:“如此,我不能勉强肖大哥,只希望有一日若面临选择,您心中能辨别善恶。”

    肖必成并不马上作答,却从身上掏出一封书信:“我知道师父让苏姑娘给少将军写了信,但请您看看这个。”

    柯云借着月光看了几行,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即装好,抱拳道:“多谢大哥,您必是国朝的功臣。”

    肖必成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节操总还是要的。”

    他随即对肖纵道:“堂兄,好好保重。”

    苏绮云也道:“谢谢肖大哥,绮云不会忘记您的恩情。”

    肖必成道:“姑娘言重了,柯大人照顾我老母亲,我是国朝人,这是我责无旁贷的。”

    他说罢拱手而别,独自去了。

    看他走远了,瞧笑天才对肖纵道:“出了什么事,你不再回北燕了吗?”

    肖纵道:“说来话长,我们先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柯云看到苏绮云都快站不住了,便道:“姑娘,你还能走吗?”

    苏绮云面对这个和气而清秀的年轻人,这就是双方父母都许定了的,自己的未婚夫婿。多长的日子里,她和他如同隔着重重厚幕,彼此知道却看不清对方。她也受了多少市井之人的谈论与腹诽,她顿时有些心酸,又有些羞涩。她不好意思说自己的脚已经起了泡,正在火辣辣地疼痛难忍。苏绮云是城里一个书香之家的女子,从家走到街口的涵墨斋,便是走得最远的路了。可今天的山路,比她一辈子走得都多,甚至要手脚并用,披荆斩棘,她为了不拖累肖必成和肖纵,强撑着一股气跌跌撞撞在没有路的山上攀爬,好多次她都以为自己要一口气上不来死了。此刻,她却避开柯云那双好看的眼睛,轻轻道:“绮云自己可以走的。”

    可刚一迈步,却不想休息片刻再一动,脚反而像被针扎着一样疼痛难忍,不由嗳的一声,蹲了下去。

    柯云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挽住她。她的手臂柔软得让他心里一跳,他定了一下神,却没有松手,用另一只手摘下箭囊和佩剑扔给瞧笑天。

    “不用担心,我背你下山吧。”

    苏绮云窘得脸都红了,但也无可如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