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二七章 长满红枫树的山谷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小菊心里,大公子一向是个最靠得住的人。而这个孟公子嘛,油腔滑调,上蹿下跳,像个毛猴子,一点不可靠的样子。但饶是小菊年纪小,又傻傻的,但多傻也能看得出来,小姐的终身,也只有托付给这个不喜欢的孟公子了。现在看起来,他才是最靠得住,对姑娘最真心的人。

    走到府门外,让仆从牵了马过来,孟聪明跳上神骏。

    每天上午,他照例被迫害妄想症发作,陪着柯灵到中午,心里稍安,他便还是要去继续自己的任务。

    他加了一鞭,神骏飞驰起来,朝着百里之外的沙平镇奔去。

    白浪河附近是连绵蜿蜒的群山,一处嶙峋的高山掩映的的山谷里。四处都密密生长着本地特有的红枫树,一条潺潺的清亮的小溪汩汩地向远处流淌。

    不错,正如苏绮云所提示的,小溪流出山谷,迤逦前行,最终便汇入滔滔的白浪河。

    此处极为隐蔽,但离边境非常近。出了山谷,再沿山脉一直前行,再随山势绕转,不久便可进入国朝境内。

    但它终究位于北燕,所以柯云以前并不知道这个处所竟然有着孤鸣鹤的据点。

    就连熟谙北燕情况的和义庄庄主汪一恺也不知道。

    孤鸣鹤必须要让自己在离国朝很近的地方,有方便处理各种事情的暗所。

    孤鸣鹤与北燕当朝右丞相多速关系有多密切?就是要多密切有多密切。

    但孤鸣鹤根本并不完全忠于多速。

    因为正如我们前文说的那样,谁给他官职,谁征用他,谁满足他施展抱负的愿望,他便会站在谁一边。

    但是,这一点不妨碍他阶段性忠于某人。

    比如现在,孤鸣鹤就是阶段性忠于北燕手握实权与兵权的多速。

    一排连着的普通灰砖房,在北燕最一般不过了,从外面看完全不起眼儿。但里面却专门设有一间空间不大,但很讲究很舒适的厅堂。孤鸣鹤与多速正在密室里谈话。

    多速这些年都是孤鸣鹤的贵客,但如果不是前次控制住了国主,与太后联手而实力大增,孤鸣鹤还并不急着让多速知道他这个据点。

    手里,总要留点后招儿。

    北燕是从马上游猎民族起家,最近这近百年强大后才南下侵犯国朝,经济文化上都汲取了国朝不少东西之后,才开始不再逐水而剧,而是选择固定地域居住,大力建设京师作为都城,也有相当一部分北燕贵族习文学礼。

    但,终究是以武力制服天下,北燕上下对于武功都是卓有追求,因此也颇看重孤鸣鹤这样武功韬略堪称泰斗的人物。

    只是当今国主处理政事一向是温和派,不喜欢打打杀杀。而且孤鸣鹤品行多被垢病,所以在国主面前便很快失了势,更失了宠,不情不愿地赋闲下来。

    但也因为北燕以武功治天下,所以多速非常笼络孤鸣鹤,有事常向他讨教,因此实力也无形中涨了不少,在北燕的势力越来越大。

    多速是个身材高大,气派很大的北方剽悍汉子,他对孤鸣鹤精心设下这个暗所暗暗称奇。但他却终是武人,心思不够缜密,没有想到孤鸣鹤选择这个地点设暗所,本身就是别有目的,那就是只要条件成熟,也随时可以国朝投诚。

    此刻,多速哼了一声道:“当今皇上虽然前次受了重创,我也算和太后结下联盟,但国主搞了个什么神经(对对,是神的经,不是神经)的幺蛾子,一下让满朝文武,宗室贵戚又和国主抱上了团,真是太老奸巨滑!”

    孤鸣鹤从那紫檀木大椅上起身,在厅中来回踱步,面色沉郁。

    半晌,他方道:“多康也实在是个老滑头,他态度不明显,但这次神经事件,他一定在国主背后出了阴招儿。”

    多速是个武人,一向就沉不住气,他忙问道:“大师!太后指望不上,太后侄子现在还在摇摆,主要他似乎又能娶到公主了,并且对太后和我给公主施刑大为不满。这事儿啊,有点辣手!现在光凭你我之力,如果未来发生大事,恐怕不能得心应手啊!”

    孤鸣鹤皱着眉,他虽然心眼不甚机灵,总被孟聪明骗,但其实韬略是深深有的。关于刻铁石的下落,他现在没有头绪,却答应了多速要去寻找。但多速必须得到太后的支持,同时架空现今国主,才有权在刻铁石出现的时候矫诏出兵。而国朝那面……”

    啊,不能说,不能说!目前绝不是说出来的时候。

    不仅孤鸣鹤不能说,作者也是不能说嘀!

    多速依赖孤鸣鹤,因为他武功韬略的境界,已是世上罕有敌手。他信任孤鸣鹤,因为孤鸣鹤在北燕已历十数年,多速不信他还能在国朝产生影响或对国朝还不死心。并且孤鸣鹤与柯家军是死敌,更断了孤鸣鹤回国朝之路。当然,他把孤鸣鹤想简单了。

    多速看孤鸣鹤仍然在厅中踱着步子,始终不说话,便从另一张紫檀大椅上站起来道:“多速十几年来,对大师景仰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但,刻铁石无论有否下落,一旦被形势推到那一步,请大师务必帮助联络国朝可信任的力量,并与之联盟。”

    孤鸣鹤,停住脚步,一点都不迟疑地道:“国朝现在实际掌权的是韦都,这小子想当皇上已经急不可耐了。但听说最近和他做对的人不少,但完全撼动不了他的地位。其实,”

    他突然不肯再说下去,一双锐利的眼睛看着多速。

    多速也看着孤鸣鹤。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

    话说这大老头子互相有什么好看的。

    却终于,还是多速率先打破了沉默,他仰头哈哈哈大笑三声,差点把并不高的屋顶震破。他旋即转头道:“大师啊大师!你我这十数年交情,你在北燕虽不再任国师,但我俩肝胆相照,引为知音。我只告诉大师......”

    他突然压低了声音:“国朝必先自身有隙,我们才能楔入。这个楔子是什么?”

    孤鸣鹤对这些朝事政事,却不如多速玩得溜,他诧异道:“右相觉得是什么?”

    多速冷冷一笑:“就是韦都想当皇帝呀!”

    孤鸣鹤心里大大地啊了一下!

    多速含笑看着孤鸣鹤:“怎么!大师想不到我多速右相对国朝的事情如此了若指掌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