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一九章 突然冒出来的刀手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浑身一凛。

    冒险必有代价,他的身份终于还是暴露了!

    谁说孤鸣鹤只认武功不认人?

    那也要有个限度,几次交手,再串连起来,傻子也……

    但孟聪明脑子转得很快,他马上意识到,孤鸣鹤仍然不知道他就是那个神祇。

    这就好。

    他镇定下来。

    微微一笑:“前国师要看在下的武功吗?”

    孤鸣鹤狂笑起来,孟聪明吓一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说,神经了?

    孤鸣鹤笑过一阵,才横声道:“老实说,老夫一向没瞧得上你。管你内息强到什么程度,你和柯云比差得太远了,柯灵永远不会喜欢你的。”

    他着实被孟聪明几次三番给气坏了,说话便十分恶毒,他再记不得长相,也是武林枭雄,当初孟聪明和柯云联手攻他,他就看出孟聪明在柯灵面前的失意。

    孟聪明没想到他竟然会提起柯灵,一时心中郁结,黑黑的眼睛死死盯着孤鸣鹤:“谢谢前国师的祝福,我会记住的。”

    孤鸣鹤也狠狠地盯着孟聪明,现在这俩人,都恨不得瞪死对方。

    “老实说,老夫欣赏你的天赋,还有貌似神速的武功进境,但是,”

    孤鸣鹤咬牙切齿地:“战场上,是要杀死敌人,不是不怕死就可以的。”

    孟聪明也咬牙切齿地:“那我很幸运找到了前国师,让我武功提高了很多。”

    说到这里,孟聪明眼睛突然眯了一下:“我并没有见过战场,如果有一天你和你的主人,给我一个战场,我会杀得你们一个不剩。”

    听到主人两个字,孤鸣鹤的脸色突然变了,这显然戳中了他的心病。但随即他仰头又狂笑三声,然后迅速将笑声止住,徐徐伸出一只手掌:“你不想武功再进步一下吗?”

    孟聪明顿时一股寒意从脊背上泛起来。

    孤鸣鹤在运功,所以刚才才迅速终止了笑声,显得很好笑。

    但孤鸣鹤对武功是最认真的,他聚功的时候,便全神贯注。

    孟聪明霎时明白,今天,孤鸣鹤是不打算再放他走了。

    难道,恰巧会再有人来救他吗?

    孟聪明看孤鸣鹤还在那里提气聚功,忙得很,便提醒道:“这里离皇宫太近,又是大街上,前国师不想换个清静地方吗?”

    孤鸣鹤的手掌变成青色:“本来,老夫应该抓住你交到国主手上。但是,你知道的秘密太多了,多到老夫都不知道你知道些什么。所以,”

    孤鸣鹤的手掌丝丝冒气:他阴冷地笑:“换地方?来不及啦!”

    孟聪明眼睛顿时瞪圆了,这老小子,太小人啦。

    孤鸣鹤的手掌已经发出嗤嗤之声,一股白烟从五指间渗出飘散到空中。

    孟聪明啊啊啊啊,前国师聚好气了,真是瘆人……

    孤鸣鹤得意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宛如欣赏一件完美滴艺术品:“老夫搞不明白复杂心机,但弄不明白的时候,把人杀掉,岂不是最简单的办法?”

    孟聪明闯入孤鸣鹤宅中,确实找到了一些秘密。

    但孤鸣鹤并不认为这些会对他构成威胁,不过他终于辨认出,这小子是那个与柯云合力打伤他的人,那个上了暮雪峰得到武功的人。虽然他在暮雪峰得到的武功还没有爆发。但是,只要他活着,尽早有一天会爆发,那个时候,就没有他孤鸣鹤什么事了。

    最主要的,他还是柯家军的人。

    这个,他就更不能放过他了。

    所以,孟聪明注定必须要死。

    否则本来,孟聪明在暮雪峰得到的武功,是很值得孤鸣鹤研究切磋的,并不会急着杀他。

    但眼下,他只想将孟聪明快快杀死,以绝后患。

    他出手了!

    掌风挂着惊雷。

    这一下,是能致死五头牛,三个武学大师的力量!

    对,一个武学大师等于1.66666667头牛。

    “哇!”孟聪明心说,“我可不想再从你那里涨武功了,我怎么逃跑呀?”

    孟聪明现在,充其量等于一头牛。

    他自己清楚得很,他、肖纵加韩杰或瞧笑天,三个人一起,也只能做到逃跑。

    他现在一个人……

    “孤老先生!多速大人要见您,您怎么在这里打架?”

    多速的名字真好使。

    孤鸣鹤硬生生收住了掌,一眼看去,原来是韩杰。

    他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嗬,国主的刀手。你什么时候成了右相的信使?”

    韩杰倒很淡定:“皇宫附近禁止斗殴,您这么大年纪了,怎么像小孩子似的。”

    孤鸣鹤哼了一声,他想说孟聪明是国朝奸细。

    但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眼下的他,求复官职心切。

    不论是多速、多康、国主,甚或是国朝的皇上,韦都,谁给他官爵,他便为谁卖命。

    此时,他可不想让孟聪明搞得被重量级人物起了疑心。

    他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仕途,而不在乎对北燕,还是对国朝会有什么危害。

    他的道德准则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谁又比谁高尚多少。

    青史留下名就是英雄豪杰,管它是不是遗臭万年的名。

    留不下名品性再高洁又有何用?

    所以,他为什么要举报孟聪明呢?他只想杀了他,以绝后患。

    但眼下,只好忍了气:“这小子对老夫不敬。”

    说罢匆匆往皇宫走,突然又停住,转身对韩杰道:“刀手,你的刀法还算正宗。气全练歪啦,哪像个国主身边的第一侍卫!”

    韩杰心里对孤鸣鹤也是又敬畏又瞧不起。

    敬畏他的武功才学,瞧不起他没节操。

    韩杰略一弯腰:“孤老先生,晚辈也过了武功再进境的年龄了,不像您能活到老,学到老。”

    孟聪明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这个韩杰!

    令人鄙视的韩杰!

    公主受难就消失不见的韩杰!

    以为他闻讯逃跑了,这个可耻的男人!

    可是,他从哪里又冒出来了?

    孤鸣鹤哼一声,一甩袖子便走。

    只有孟聪明和韩杰了,一向对这个人觉得不可理喻,无法设想的孟聪明。

    这次没有放过他,揪着他来到肖宅。

    肖纵一看到韩杰,怔了一下,他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也没有心绪穿成财主的富贵样子。

    此刻一身家常衣衫,休闲得很。

    他对这个公主受刑时不知道去哪里,现在又突然救了孟聪明的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对待。

    肖纵是个有社会阅历的人,不是个莽夫,救公时生死一瞬,而且公主当时在遭受最野蛮残酷的刑罚,他才会暴发而不能忍耐。

    但此刻,他并没有马上跳起来掐死韩杰这个负心男子。他吃惊之余,便不肯开口说话,只淡淡地看着韩杰要和孟聪明发生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