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一七章 追查大床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的声音根本没有发出来,所以也没有人听到。但被按得头快着地的肖纵,一直在拼命挣扎,他嘴里也被塞满了破布,但挣扎得额头上的筋都暴了出来,满面通红。

    就在太后说放下来的同时,他突然挣脱了按住他头的那几个卫士,通红充满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公主。

    只听孟聪明对多康道:“放开这个人,他只是暗恋公主成魔的,他和公主,是完全清白的!”

    多速怒道:“这人公然劫场,伤了好几个卫士,还有没有王法了?”

    孟聪明淡淡道:“他看不过去而已,右相钉上公主的时候,有没有想到王法?这人是北燕大灾的大善人,肖纵。”

    一直没有说一句话的国主,在座位上听到了孟聪明的话,身体动了一下,他犹豫地看看太后和多速,突然站起来:“将肖老板放了,不可有任何为难!”

    孟聪明心里微一点头。

    这位没有替自己女儿说一句话的国主,能为肖纵仗义执言,不能说不失为一个好国主。

    拉了秧的黄瓜,拉了丝的豆角,长了籽的老茄子,拌上两文钱肉馅的炸酱面,也是好吃的很。粮食匮乏还没有解决,刚才没吃午饭就奔去现场,救下若莎之后,孟聪明哪敢放心,又在多康陪伴之下,对太后进行了一番讲经解悟。

    太后也吓坏了。她迷信,是因为她有很多不能丢弃,性命,财宝,家族的前程。她虽然贵为太后,却是个太世俗,太物欲的人,还十分胆小怕死。孟聪明的这番解道就全是胡编了,好在有荡肠生留下的教义做底子。

    今天这一大折腾,真的是都饿坏了,孟聪明抱着面拌着酱和菜,狼吞虎咽起来,吃得香喷喷。

    肖纵却半点也吃不下。他一去就和北燕侍卫打了起来,竟然伤了好几个,冲到鹫柱前,差点将公主救下来。

    北燕的武士和在场的武将,急忙迅速增援。北燕民风剽悍,哪能容得这公然劫场的行动,一起冲上去,肖纵寡不敌众,很快肩膀和腿就被砍伤,他大吼一声,死也不肯后退,却终究势单力孤,被抓了起来五花大绑。

    若莎的头低垂着,听到肖纵的声音,她勉强抬起头,一双绝望与昏暗的眼睛模糊地看到肖纵,半晌才困难地吐出几个字:“放了他,不关他的事……”便头一耷拉又昏了过去。

    肖纵急得大吼起来,拼命挣扎,几个武士快要按不住他。

    转瞬间又上来几个武士,硬生生将他按弯了腰,死死地控制住他。

    这一幕一幕,简直不堪回首,肖纵哪能忘得了,更哪还吃得下饭。他木呆呆地坐在那里,瞧笑天轻轻拍他的肩:“兄弟,公主没事,别太想不开了。”

    肖纵腿上和肩上的伤已被匆匆包扎好,他愤恨得连止痛药和弥创散都不肯吃,牙都快咬碎了。他突然呼起站起,眼睛通红地道:“韩杰呢?抓住他我活剥了他的皮!”

    瞧笑天听了,也咚地跳起来,一把捂住他的嘴:“祖宗哎!你别老这么冲动!你这不是给若莎公主惹事么?”

    孟聪明已经狼吞虎咽地吃下一大碗面。他可真是饿坏了。放下碗,他也站了起来:“肖老板,好歹你的事情是蒙混过去了。现在一切已过去,公主没有生命危险,也不会留下残疾,你一定要戒怒用忍,否则帮不了公主还会惹下大祸。”

    肖纵胸脯起伏着,半晌一句话不说扭头便走了,留下孟聪明和瞧笑天面面相觑。

    我离开蓟州多久了?

    记得以前,两三年才能去蓟州过一次年,柯伯母给我做好吃的。

    那个时候,虽然也盼着去蓟州,见到如亲人一般的柯伯父,柯伯母,还有兄弟一般的柯云。

    但是,在黄山练功也很安然。

    可现在,为什么来了北燕只有两个多月,一个季节都没有过去,我就有些魂不守舍了呢?

    其实,案子进展还是很有收获的。

    但是心却像是被什么牵着。

    可是,回去她也不会理我。

    她帮我也是为了柯伯父,为了他。

    孟聪明心烦意乱。

    他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要从孤鸣鹤那里得到刻铁石的下落。

    孤鸣鹤也只是知道盟约是被玉怜珠所盗走,然而现在玉怜珠手里都没有刻铁石了,从孤鸣鹤那里更不可能得到信息。

    他最大的收获,其实是北燕的权力布局,国主的态度,还有孤鸣鹤。

    一旦最终的危险来临,孤鸣鹤的破坏力会有多大。

    这两件事,他心里都有谱了。

    然而,那张大床的秘密不解,他仍然不能离开。

    或许,也是他仍然没有勇气,不敢去面对她。

    瞧笑天没有给孟聪明答案。

    他说:“是我干的,我也不能告诉了你。你还不如自己查。不是我干的,我却完全没有头绪。况且,我不是神探,我是神偷!你还是不如自己去查。”

    孟聪明拧住他的胳膊:“少废话,这床是从哪偷来的?原来的床哪去了?”

    瞧笑天哎哎两声:“这个好像还真该我管。”

    孟聪明耸耸肩:“何况你还拿了银子!”

    这句话,是他冲着瞧笑天的耳朵,震耳欲聋地喊出来的。

    瞧笑天抱头鼠窜地跑了出去。

    孟聪明看着他的背影,得意地道:“也不能让你太舒服了。”

    他随即背着手慢步走出宅子,脑子里却不停转着念头:一定是若莎提前知道消息,将韩杰放跑了。但这个杀手也太没有节操了,竟然一走没有踪影,难道他连若莎的性命也不顾了吗?一任痴情于自己的女子,手脚被钉在木架上,只顾自己性命而完全无动于衷吗?

    肖纵很忙,虽然他是个生意天才,但赚钱毕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京城灾民的物资需要,让他不仅要能挣钱,还要能调集各种财物,还要能快速有效地分发。毕竟生病、饥饿这些,都是不等人的。

    他初期为公主受的磨难而产生的无比痛苦,已经消淡了一些。因为孟聪明帮他打听到,在找到真实证据之前,太后不再为难公主。若莎在国主找来的神医精心医治下,伤正一天一天好起来,也确实没有落下残疾。

    但肖纵心里还是堵得很,只是公主性命无忧让他暂时放了心。

    他现在对武功死了心,对公主不能再生心,另外有了一腔对于太后、多速,但尤其是对于韩杰的彻骨痛恨!

    他从早到晚都一言不发,更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生意和帮助灾民上,也没有时间理孟聪明。

    只是公主偷偷派了贴身女侍来向肖纵表示感谢,并告诉他,日后再不可为她出头,惹祸上身。肖纵无语。

    这是公主第一次主动来联系他,也是他们这短暂的联系的终结。日后,他们应该不再有任何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