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0八章 装神弄鬼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别看多康当着孟聪明的面说自己多么虔诚,其实他是根本不信鬼神的,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但在国主和太后面前,不信也得装着信。

    对于孟聪明,多康知道他是有来历的,恐怕聪明更多于智,但他必须不能忽视他的神祇身份。

    他这儿正想着这小子胡编还编得有模有样,突然听得啪唧一声,一个人毫无征兆地就从殿顶掉了下来,啪唧摔到大殿中间的红毯上摊了大饼。

    孟聪明一下就站起来,心里道:“他妈的你个瞧笑天,刚才紧要时刻不知道跑哪耍去了,这会在大殿上给我出什么幺蛾子……”

    孟聪明随即赶紧假装淡定,在众人吃惊与低呼声中,伸手指着趴在红毯上的瞧笑天,用国朝话道:“牛五,你忘了你的来历和需要担负的使命了吗?”

    瞧笑天趴那,心里话:“你这一番宏论,可真惊着我了,被感染了,在梁上趴不住了,就掉下来了!”

    多康急忙呼呼将神祇的话译成北燕话。

    瞧笑天用胳膊支起上身:“神祇,在下刚才追赶神祇,却不想国主的卫士护送您已经进了大殿。在下只得穿墙进宫,却没有资格入到承光殿,只能飞到大殿梁上听您讲经。虽然是你的忠仆,跟随千年,但每次讲经都真正是醍醐灌顶,所以我就掉下来啦!”

    孟聪明心说你编瞎话能不能克制点!

    什么穿墙,一会儿太后让你表演穿墙怎么办?

    什么又跟随千年,我是妖精了吗?

    他只好继续装下去:“孽仆!扰乱经堂,罪不可恕,收你五百年道行!”

    说罢手臂一推,手掌击出。

    隔得挺老远,瞧笑天啊的一声,向后飞了出去,直跌到九十九去台阶下面,差点掉炉子里。

    就这也烤得够呛。

    他赶紧爬起来,退后若干步跪倒。

    心说慢点我成烤鸭了!

    众人又都呕地一声!

    神祇果然厉害!而且公私分明!

    对自己的爱仆也是赏是赏,罚是罚!

    这一通折腾之后,孟聪明先对太后再对国主微微颌道:“尊贵的太后,尊贵的国主,讲经被打断,是很不好的事情。但映合这次大灾。故,中途有此插曲,灾后北燕诸事必将顺利起来,请国主、太后放心!”

    见识了北燕的一干最重要人物,尤其是太后的威仪,孟聪明大概知道这北燕的朝野格局了。

    他来不及想那个穿戴华丽却固守北燕传统风格的太后,虽然坊间传闻她是那么跋扈、粗暴和残忍,简直中原国朝女子所遵循的温良恭俭让与她毫不相干,给孟聪明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坏印象。但是此刻他大概知道,太后和她的娘家算是一派别。右相多速有自己的一帮势力,又招安了孤鸣鹤。而多康,他似乎客观公正仁敬尽职,但他和国主的关系却难以捉摸。

    而国主,显然自成了一派。他的周围势力有多大还不清楚,但他坐在国主之位上,又不是被哪个现有王公或大臣扶上的王位,自然他有他的势力所在。

    孟聪明在韩杰和北燕卫士相扶之下,坐回神座。

    是,和王位,宝座相比,这个可以叫神座。

    孟聪明又继续开讲:“天之道,在于恒。和日月星辰同寿,与山海岩石齐龄,钻石恒永远一颗就破产。啊不,一颗永流传。而人道,在于信,信使善德永存,信使老少齐乐,天地康宁……”

    他又拽上了。

    太后却听得聚精会神。

    国主也听得兴致盎然。

    太后徐徐点头,小声对国王道:“老少齐乐,天地康宁,也要汝吾间互信,亲人加亲,才是道理。”

    国主吓得赶紧作捐:“太后心存爱意,却是小女太顽劣啦!”

    太后抬起箍了七八个嵌满珠宝的金镯子,银镯子的手臂,用袖子挡住嘴:“若莎美若天仙,是咱国上下少有的美女,又身份尊贵,哀家还想借她抬高些身份呢。”

    说罢,合上红唇,缓缓靠回自己的凤椅。

    国主要冒汗了。

    太后的侄子,也掌着兵权,在宗室中说话也很有份量,神祇的声音忽大忽小,忽洪亮忽微弱,而国主却骤然愁了起来。

    整整一个下午,孟聪明连背带瞎编带发挥,终于洋洋洒洒讲完了。

    国主也决定了,已经答应太后将若莎嫁给太后外侄孙,不能再犹豫了!自己在北燕势力单薄,做这个国主经常掣肘。太后虽然并非善类,但她后面势力大,争取到太后的支持是他求之不得的。

    国主和太后的互动,孟聪明全看在眼里。

    讲经结束,所有人一起恭敬地弯腰,个个觉得听到真经,很是受用。

    太后被两个健美的北燕侍女扶着,走到孟聪明面前,先向他深施一礼,孟聪明急忙还礼。太后这才道:“神祇教诲,真是胜读十年书啊。哀家无以为报,愿将那宫中圣庙塑上神祇金身,以供宫中诸人,随时敬仰。”

    孟聪明吓得直摆手:“太后!我虽蒙北燕国民上下尊崇,却是国朝普通人,实在无需如此呀!”

    太后威严但虔诚地笑着:“神祇,哀家还有俗事求您呢,可不要跟哀家太过谦!”

    她一挥手,手腕上不仅八九个金镯银镯,手指上还好几个价值连城的戒指,闪闪发光:“将哀家给神祇准备的礼物,快快送到神祇住处!”

    孟聪明耸了下肩,太后的礼物,想必……很贵吧?

    一时,他有点喜不自胜,竟然有了瞧笑天盗宝成功的快感。

    太后转过身,一双眼皮很双,却添了皱纹的眼睛看着孟聪明。

    她妆化得也很豪放,更是恨不得将整个皇宫的珍宝顶在头上,扛在身上,她凑近孟聪明,孟聪明吓了一跳,却不敢躲。太后微微笑道:“神祇,今日得教,完成一件大事。但另有一件大事,也是喜事,”她停了一样,满脸皱纹里都漾着笑:“哀家外侄孙也彻与国主的公主若莎,可就要成亲了,婚礼必得办得热热闹闹。”

    孟聪明心说,果然是紧锣密鼓呀。

    他急忙躬身道:“太后两位至亲喜结连理,真是可喜可贺呀。”

    太后继续漾着笑,看得出她真是从心里开心,似乎看到家族力量更强,更看到宫里的珍宝源源不断送到娘家去:“神祇不能喝酒,真是可惜。但是成亲前,神祇一定要给两个孩子赐福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