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一三章 神祇与大臣的对话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吓得孟聪明赶紧冲两边各种微笑示意,然后腾地坐下了。

    “你给公主的荷包上,为什么绣着青蒙花?”

    韩杰怔住了,想了一下才恍然,答道:“我家在南方,那花很普遍,但不叫青蒙花,叫比心花。因为花瓣两两相叠,如两颗心紧紧挨在一起。”

    哇靠!

    孟聪明快气死,花竟然有这么多个说道!

    孟聪明从小在江南长大,江南的花,总有着相似的特征,在喜欢花的人眼里,自是分得清。

    而像孟聪明这种粗线条的男孩子,又在江南居住时间不长,自然不会留意。

    此刻,孟聪明心里顿觉有些诧异,追问道:“你认识玉怜珠吗?”

    这下韩杰显然有点摸不到头脑了:“玉怜珠?她不是有名的江湖飞盗吗?在江湖上行走的时候,我年纪还小。后来她就失踪了,已经很多年没听说此人……”

    孟聪明突然转个话题:“你喜欢公主吗?”

    韩杰的表情顿时尴尬起来。

    说出这句话,孟聪明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八婆,有损自己在韩杰面前的高大形象。

    韩杰有点黯然:“上次就告诉过神祇了,我在北燕孤身一人,她喜欢我让我还有点幸福。但我是中原人,我不是没有根的人。”

    孟聪明哼了一声,还想说话。

    突然欢呼声陡然大起来,那些女子的尖叫倒像是没有了。

    另一个仆从说了句什么,韩杰道:“国主出来迎候了!”

    孟聪明急忙要站起来,却被两个侍从紧紧搀住,不让他动。

    他又不能使出武功,正气恼之间,只见国主穿着端严华丽的帝服,身后左边正是左相多康,而右边也是个一样朝服的官员,想必也是位高权重。

    国主上前弯腰施礼,韩杰道:“神祇不可说话不可动。”随即按了一下要起身的孟聪明。

    然后,国主身后的所有官员齐齐弯腰施礼,说着大概祝颂的话,声音震耳欲聋。

    两个侍从这才搀着孟聪明站起来,他感觉自己简直像提线木偶一样。

    下了车,国主上前在侧陪侍,那个北燕侍从才退下,韩杰也退到国主身后护卫,他的位置便由多康顶上。

    国主请孟聪明走在宫院中央直铺的红毯之上,自己却走在砖地上,一直陪孟聪明走到前朝与后宫之间,一座庄严而雄伟的神堂之中,请孟聪明坐上神座。

    孟聪明吓坏了,这不成了庙里受香火的神仙和佛祖了吗?

    只是这里是供奉大活人的!

    一番繁琐的典礼仪式不可尽述,孟聪明觉得现在简直比在国朝当皇上还吓人。

    皇上还是人,而他孟聪明变成了个神。

    不一时礼毕,国主带百官退下。左相多康将孟聪明送到神堂后边的休息室,门一关,孟聪明就跳起来,冲左相多康道:“这么圈着我,休想让我帮你们找刻铁石啦!”

    他简直恼火得言不得语不得。

    多康急忙将手放到自己嘴唇上:“嘘!”

    他左右看看,这才道:“神祇放心。今日受了拜贺,神祇可以一年之后再接受国主和百姓的拜贺。这一年时间,神祇尽情自由。”

    孟聪明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多康大人,在下是国朝人,这刻铁石就算找到了,为何一定要给北燕。”

    多康沉吟一下:“神祇……”

    孟聪明一摇手:“求你快换个称呼!”

    多康一笑,道:“之愚公子,”

    孟聪明大大地唉了一声,自己算是回不去正确的名字了,他随即道,“左相请讲。”

    多康沉吟一下:“刚才国主右边的,就是右相多速,他势力很大,随时想对国主取而代之。他必定想趁着灾害国力空虚,武力夺权。国主的想法和北燕现在的形势,之愚公子也都清楚了。我们北燕拿回刻铁石,肯定是不对的,那不是属于我们的东西。但如果公子拿到,可以不还北燕,但是要保证不要不义之人,用刻铁石来要挟国主。”

    孟聪明道:“多康大人,您是不是太高看草民了。如果知道刻铁石在哪里,拿到手对于在下来讲,是不合国朝律法的,但您肯定不希望我交到当朝皇上和韦国相手里,那么……”

    多康深深弯腰:“在谁手里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人不能以国朝朝廷名义,要挟国主出兵。”

    多康直起腰,却遇到孟聪明锐利的目光。这个一直很和气而且搞怪的年轻人,突然眼光就变了。多康不由大夏天打个冷战。

    “你如何认为草民一定做得到,又肯做呢?”

    多康道:“您肯做,因为您救国北燕百姓于水火,必定不愿意他们再蹈战争的灾难。”

    孟聪明心说,您还真会说,追问道:“又如何确定草民做得到呢?”

    多康道:“因为您是神祇呀!”

    孟聪明心说:“又来了!”

    孟聪明想想道,这个神祇,不能白当,再起回作用才可以。

    他问多康:“北燕的人,真的全都相信我这个神祇么?”

    多康被问愣住了,旋即道:“在下是相信的,我们信神祇能给北燕带来吉祥,早些消除灾难的影响。百姓信得更虔诚。”

    孟聪明道:“那王公大臣呢?”

    多康沉吟了。

    孟聪明道:“国主托我办的事,我当然不能不用心。我想以神祇的身份,见见多速。”

    多康愣住了,他迟疑了一下才道:“多速在北燕的权势,国主也不敢小看。但他相信孤鸣鹤,我怕他会要和孤鸣鹤一起来。”

    孟聪明道:“那有什么关系吗?”

    多康道:“我们北燕,其实一直在向国朝学习礼仪典章。多速掌有兵权,但他一直很在意寻找有中原背景的人做他臂膀,孤鸣鹤就是他最倚重的人。但,并不是他最信任的人。”

    孟聪明道:“我在中原就听说过孤鸣鹤的名声,他不仅武功高绝,也熟谙兵法,幸好他不再是国师,国朝一直视他为大忌。”

    多康无奈道:“如今多速大权在握,又和孤鸣鹤绑在一起,国主也常常无可奈何。”

    孟聪明一笑:“可我是神祇呀!”

    多康无奈地笑道:“也还是有一定的冒险。而且国主是因为你上过暮雪峰才不再怀疑你,而孤鸣鹤是国朝人。纵然多速敬畏你上过暮雪峰,孤鸣鹤是不会相信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