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一一章 可气可恼心情复杂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况且谁知你那一棒子是不是把我打死了,还是打傻了?

    但突然,他脑子里风一般掠过息芳跃下石壁的情景。

    还有印在他唇上的那个吻。

    哇,那可是他的初吻。

    他一下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对息芳真是又恼又气又说不清还有点其他什么。

    但是,息芳竟然把他扔在这里就走了。

    或许,息芳是告诉他,息族的人是直接的坦白的,不会甩阴谋的。

    他突然对那人点点头,捡起因为在石壁上画画而放在地上的棒子,递给他。

    他人也愣了一下,接过棒子。

    然后我们的大神探就昏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孟聪明觉得脑子里眼晴前都浮着一些影像,像是平时睡醒之前的情景。

    他只是眼皮动了动,却继续闭着眼,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而且所有的回忆都像风中飘的雪花,断断续续的碎片一样。

    但耳边分明听到有一阵嘈杂,还有欣喜的叹息声。

    最后,他终于彻底醒了,竟然先看到,是瞧笑天那张猴了吧叽的脸。

    孟聪明蹭一下就坐起来了,吓得瞧笑天赶紧往后缩,不然就撞上了。

    孟聪明大声道:“让我挨打,你跑哪快活去了?!”

    瞧笑天一派懵懂:“我快活咋了,我又没得着神功。连上去的资格都没有,你得了便宜还卖……”

    他还没说完,息芳过来,碗着一个粗瓷碗:“孟公子,喝碗药汤吧,可以减轻点头痛的。”

    孟聪明立刻想起之前的事,脸腾地一下红了。他尴尬一下道:“你知道我要被敲头啊?你不是害我吗你?”

    息芳眨着水汪汪的大眼,很是无辜地道:“公子见首领的程序,息芳是半点不知道的。息芳只是相信首领,也要让孟公子相信首领,所以才孟浪了。”

    孟聪明哼了一声:“还挺会用词,还知道孟浪。”

    息芳微微脸红了:“是首领的仆从将公子送到山谷下边的,说你头上被重击了一下,要我给你服药。”

    孟聪明无语地:“我看我是该吃药了。”

    他端起碗,突然大声对息芳说:“还说很多漂亮姑娘会喜欢我,根本一个姑娘都没看见!首领也没看见,就被打了一棒子!”

    他对息芳做的事,仍然有些耿耿于怀,最可气的是,他当时那一瞬间和之后实在被惊吓的不轻,但现在回想不仅脸红心跳,又气又恼,竟然还隐隐有点甜丝丝的感觉。不过,这让他更回羞恼交加啦!

    他当然知道,息族人的习俗,他是不应该计较的。但,这毕竟是他的初吻啊,什么嘛。

    息芳和一般的息族女子有所不同,也许她了解太多中原文化,也许和柯灵的友谊影响了她,她也觉得内疚,看孟聪明不开心,她好看的脸更红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瞧笑天不高兴了:“神探,你这么刁难息芳干什么?难道不是你有求于人家,她才这么做的么?”

    孟聪明哼了一声,不理他。

    但他身子一动,突然心脏的部位一阵抽痛。他一下停住,不敢动了。

    这下瞧笑天也吓坏了,和息芳一起惊吓地看着他。

    孟聪明又尝试动了动身体,他赫然发现一件事。

    他的内息确实又进了一层,并且四肢百骸的关隘,已经都冲开了,气息可以自由游走。

    可是,恰恰在心脏附近,有一处被阻住了。

    但疼痛却比之前有所减轻,只是如果全身的气息汇在一起,通过心脏再运气,就会严重抽痛到不能动。

    他明白,显然息族首领已经尽其所能了,但正如孤鸣鹤所说,他要将气息完全顺开,再和身体融合到随心所欲,才算到了第二层境界。

    他微微皱眉,内息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阻滞住的呢,又是来源于哪里呢?

    他回想一下,在和孤鸣鹤对决的时候,他的气就已经涨了不少,但是经脉并没有阻碍。在暮雪峰得到的内息最强最多,但也没有影响到经脉阻滞。在息族这一次,不仅没有变得严重,反而得到调理冲开了除心脏外全身的经脉关隘。

    那么,只有孤鸣鹤的那张大床……

    可是孤鸣鹤面对他的时候,显然并不知道他从他的大床中得到内息。如果真是孤鸣鹤之前练功积聚的内息,他怎么可能完全不知道呢?

    这不符合柯灵对孤鸣鹤的评价。孤鸣鹤对熟悉的武功,是极为敏感的,用后脑都能感知到!

    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张大床,是事后放进去的,根本和孤鸣鹤没有关系!

    他突然想起一个名字:肖纵!

    孟聪明按捺不住,蹭地从床上跳起来,心口顿时剧痛起来。他哎呀一声,又倒了下去。

    瞧笑天和息芳都吓坏了,息芳连连叫着:“孟公子,你怎么啦?”

    孟聪明完全不能告诉瞧笑天和息芳他内心的怀疑,毕竟只是怀疑。

    他有气无力地对瞧笑天道:“扶我起来,我现在是武林邪魔,你好好巴结我,将来给你封个左护法。”

    瞧笑天简直要跳起来:“喂!你登了两次山,真的是魔症了!我瞧笑天可不是那种利欲熏心之人!”

    孟聪明坐在床上要下地,突然大叫:“我的鞋呢?”

    息芳连忙道:“啊啊,我们息族要将病人的鞋挂在窗户外面,可以去病降魔,我去给你拿来。”

    看她跑出屋的背影,孟聪明心里突然有些心疼这个女孩。

    在中原文明和息族原始淳朴之间,想必她也有难以言说的内心。

    他接过息芳拿进来的鞋,对她道:“哎,不用什么魔法了,现在我就是魔,还驱什么。”

    息芳小心地看着他:“族长没有给你完全医好是吗?”

    孟聪明穿好鞋,看着她的眼神也温柔了好多:“不,应该说他调理好了九成。最后这一成,要我自己去努力。谢谢你,息芳。”

    瞧笑天哼了一声:“你还是快好吧,不然三天五天发一次病的武林邪魔,我们可侍候不起。”

    孟聪明下了地,不再运内力,试了几下身手,感觉不用内力便完全不影响,而且自己的掌风力量和速度,都有了指数级的增长。

    或许,一般的交手,可以暂时不用内力了。

    孟聪明对息芳道:“如此,我便要回京师去了,姑娘怎么打算?”

    息芳刚才很忐忑,此刻看到孟聪明又变回那个和气可爱的青年,便道:“往后的事情,息芳可能帮不上公子了,便留在息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