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0七章 高手啊!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聪明心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凭啥看到你就亲切。

    虽然在江湖上享有新晋神探盛誉,在北燕更是新新晋了神祇之位,此刻也不能不紧张。这什么呀就跑过来拉近乎,太吓人了!

    孟聪明客气道:“他乡遇故知,晚生确实觉得亲切。”

    孤鸣鹤一捋花白胡子:“不是,老夫是说,以你的功夫,应该看得出老夫身上也有功夫呀?”

    孟聪明啊了一声,差点傻在那里。

    心说真是稍不留意,就掉坑里。

    若孤鸣鹤是个不认识的人,像第一次见韩杰那般,自然马上会识出此人有功夫。可自己明明早就认得孤鸣鹤,当然不会往有功夫那想,反而露了个破绽。

    孟聪明忙道:“确是同道中人啊,在下也看出来前辈深藏不露,武功高绝,只是不敢莽撞。”

    孤鸣鹤哈哈一笑:“你小小年纪,你也是深藏不露,见到老夫仍然淡定如常,不简单!不简单!”

    孟聪明这叫一个气。

    又一想,这孤鸣鹤真是老辣,一眼看出自己有功夫。

    也是阴错阳差,若是刚到北燕,自己的内息没有那么深,孤鸣鹤从表面是看不出自己有功夫的。不想这些日子接连吸了些弥天大气,现在浑身上下由内而外地笼着一层厚重的内息,自己平时都能感觉得出来,自然更瞒不过孤鸣鹤了。

    只是到现在孤鸣鹤都没认出自己是谁,也真是够瞎的。

    一方面眼光毒辣之致,一方面瞎得可以。难得地统一在一个人身上。这样的人不是武林至尊,谁是?

    孟聪明急忙站起来,弯腰施礼道:“前辈眼光太厉害!晚生这阵子正在修炼内息之法。”

    孤鸣鹤喝道:“拿茶碗来!伙计你眼睛长到哪里去了!”

    伙计忙不迭地将茶碗送来,又拎了一个茶壶过来:“哎哎,小的怠慢了,国师大人,赠您壶好茶。”

    孤鸣鹤冷冷道:“前国师。”

    那伙计忙道:“哎,先生在我辈心中,就是真正的国师。”

    孤鸣鹤哈哈大笑:“算你会说话。”

    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一小锭银子,扔给伙计,伙计笑都笑迷糊了:“谢国师大人!”

    孤鸣鹤道:“我要跟这个后生说话,来客让他们坐到远一点!”

    他随即从桌子那边将大脑袋伸过来,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孟聪明:“长得秀气,不过筋骨很硬,啊不,筋软骨硬,很有力量,不错。”

    孟聪明都被他看毛了,心说这算干嘛呀,跟买猪肉似的。再说我师父都没这种眼神看过我。

    可想到晴明散人离别时对自己说过的话,心里突然一阵难过。

    十几年朝夕相处,师父竟然就不要自己了!

    本来就无父无母,师父是他最亲的人。

    为什么亲人都要离开自己,父母,姐姐,师父……

    孤鸣鹤坐回椅子,用手指关节轻轻敲打着桌面:“年轻人,老走神可不好呀!”

    孟聪明猛地回过神来,坐在对面这位,可是至绝的武林之尊,不是普通的瞧笑天,阿怡,可以随时脑子走神。

    他忙陪笑道:“老先生您眼光真是厉害,在下这一点微末功夫,竟然也能入了您的眼。”

    孤鸣鹤这才满意地笑了:“那你看老夫呢?”

    孟聪明赶紧老老实实:“您当然,是泰斗级的、至尊级的。”

    孤鸣鹤道:“老夫是孤鸣鹤。”

    孟聪明心说您还真直白。

    孟聪明急忙站起来再抱拳深深一揖:“原来是孤老先生,真是如雷贯耳。”

    孤鸣鹤看着孟聪明:“你的功夫让老夫很是吃惊,不过武功只是一方面,你的内息如此深厚,却又如此之乱,才是吸引老夫的真正原因。”

    孟聪明心里一沉,这家伙,眼睛太毒:“大师,确实如此,但不知大师怎么看?”

    孤鸣鹤盯着孟聪明:“江湖上问师承,是件很失礼的事。老夫斗胆称个前辈吧,是必须要问的,回答的人吗,如果不方便就未免尴尬。你的武功,要想问出名号也不难,但你的内息,却不是那么简单,恐怕你简单一句话也回答不了我。”

    孟聪明心说老辣是老辣,只是人情世故太不通啦,不然就成妖了:“是的,家师确实从不曾行走江湖,也不在江湖上道字号的。”

    孤鸣鹤低头看了一下茶碗中晃动的茶水:“武功第一步是练筋骨;第二步是练内息,将武功和内息结合到随心所欲。然后还有第三步。”

    他突然抬起头,鹰一样的眼光又聚到孟聪明的娃娃脸上。

    “第三步?”

    孤鸣鹤道:“第三步,是你的心意能够随意指挥你的身体,你的身体能够即时响应你的心意。还是四个字:随心所欲。”

    孟聪明大大地哦了一声。

    孤鸣鹤拿起茶碗:“人为天授,便摆脱不了自然,如果你的心意和身体能够随心所欲互相响应,已经到了最高境界。你现在连自身的一点内息都控制不了,纵然有武功和内力又能如何?”

    孟聪明忙道:“感谢大师提点。只是,大师为何要告诉在下?”

    他大胆地问了一句,只为了解孤鸣鹤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孤鸣鹤抬起头:“你的内息至少源于四五家,而且是从外到内强行注入,并不是通过长年修炼由内而外的积聚。你的野心多大老夫也就知晓了。你如果能把内息理顺,已经够老夫佩服了。其他那些,算老夫赠送的。”

    说罢他站起来:“伙计,这位小客官的茶钱,老夫替他会了。”

    他转身又对孟聪明道:“要快,否则你的性命,便不在你自己的控制之中。”

    说罢,他已经快步走到柜前,并不假手于肖必成,而是直接掏出银子,放到柜上,头也不回地出了茶馆。

    “什么?”肖纵惊道:“如果不赶紧调顺气息,会有性命之忧?”

    孟聪明点点关:“至少孤鸣鹤是这个意思,我还没决定好是不是听他的。”

    肖纵倒吸了一口冷气:“以孤鸣鹤地位之尊,如果不是事实,他闲的了主动坐你对面还会茶钱?”

    肖纵道:“你先在院里好生住着,把内息调顺了再说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