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0六章 茶馆遇奇

作者:江云梦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肖纵微微一笑:“神探脑子转得果然快,我也算武林中人,当然知道。他是国主的近身侍卫,武功高得很。尤其是那把刀。”

    孟聪明盯着肖纵:“你使什么兵器来得?”

    肖纵本来又将茶碗端了起来,听到孟聪明这句话,便又放回桌上,站起来:“我使什么兵器,我的武功都和他没有半个铜板关系。不是都使刀就要有什么关系!我的师父很有名的!可他的师父,”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孟聪明:“他的师父,大概根本不能见人吧。”

    孟聪明也笑笑:“哎,和你们这些老狐狸说话,真的是很累!我应该去谈情说爱,或者苦练劈树什么的。”

    肖纵拍拍他的肩膀,大笑三声,才道:“拉倒吧!你心大着呢。哦,接着说,韩杰功夫不错,但是只有公主那样的傻瓜,才会看上他这样的人。也只有韩杰这样的蠢才,遇到这么好的女孩子才不知道珍惜。”

    孟聪明道:“你的意思是,这么好的女孩子等于傻瓜?”

    肖纵回想一笑,忍不住笑出声:“傻女孩才会是好女孩,我说得不对吗?”

    孟聪明打断他:“你能不能直接一点,告诉我韩杰是不是好人?”

    肖纵一摊手:“你说呢?什么叫好人?我算吗?当然,你一定认为自己算个好人。那瞧笑天呢?”

    孟聪明拧着眉:“我觉得他对公主的态度,有点不像正在热恋中的人。”

    肖纵这下真的扑哧了:“你恋爱过吗?经验很多吗?”

    孟聪明迟疑了一下,缓缓道:“我没有恋爱过,但我真心爱过一个女孩子。我知道那是什么样子的。韩杰,不像。”

    肖纵收了笑容,想了一下才道:“你是说,你用这个来分辨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孟聪明盯着肖纵:“什么叫好人?你算吗?我算吗?我是在想,他是不是一个令人鄙视的人。”

    肖纵笑了一下:“听起来你说的很准确,但我听不太明白。大概我没有恋爱过的原因。”

    孟聪明摇头:“不是恋爱过,是爱上一个人。他不爱公主。”

    肖纵道:“你根本想查的并不是他爱不爱公主,而是他在对待公主这件事上,说明了他的为人。”

    孟聪明点点头,又摇摇头。

    “目前来看,他还没有到那种坏的程度,只是自私罢了。我怀疑他在中原有恋人,并且和他的身份有关。”

    肖纵略有吃惊地看着孟聪明:“啊!现在有几分神探的神韵了,你再去调一下息吧。”

    孟聪明歪了歪头:“是呢!我必须很快让息芳带我去息族。”

    孟聪明没有和任何人说,他现在的内息非常的混乱。可能最近实在是吸收得太猛了。就像一个人突然连续早中晚三顿肥鸡大肘子,肯定是要出点问题的。

    他走出肖纵的院子,过了一条街。

    街上断壁残垣,杂乱无章。虽然官府和乡里已经开始帮助京师居民重建民宅,但百废待举,一切都乱得很。

    街对面零星开了些店,包括一间茶馆,他想一个人静一静。

    他必须尽快去息族,然后一边调息,一边再调查孤鸣鹤。大灾之际,很多重要的事情不得不停止。但孟聪明从来没有忘记他来京师的任务,和那个不得逾约日期的计划。

    刻铁石必然是那日在他们三人面前重创玉怜珠的那个黑影手里,但那并不一定是真正幕后的人,或许只是个雇佣的杀手。幕后的人,一是未必有那么高的武功,二是在那个时刻出现在蓟州,有过早暴露的危险。

    但,那个黑影的武功确实高的可怕。此后出现的杀手团里,此人却没有再出现。否则他一个人就足以杀掉玉怜珠。

    但他为什么没有杀掉玉怜珠呢?

    在他们三人面前,是因为距离远,而且内力发挥有限;而在沙平镇,他不出现,可能那人已经不在了,说明他的行动是受限制的。

    那么,他能是谁?

    孟聪明相信柯搏虎会有个正确的答案。

    他走进茶馆,赫然感到一股强烈的真气。

    他没有扭头四处乱看,因为他已经感觉到真气来自的方位,虽然孟聪明脸上毫不动声色,却暗自心惊。

    一个身材高大,灰色衣袍,头发花白,目光如鹰的老人。

    正是孤鸣鹤!

    孟聪明似乎没看见他一样,走到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上,正好从斜对面可以看到孤鸣鹤。

    伙计肩上搭着手巾过来,用中原话问道:“爷,您喝些什么?”

    孟聪明道:“来壶土茶就好。”

    北燕不产茶,所谓土茶,就是蓟州产的茶,离这里其实也快上千里地了。

    伙计答应着去了。

    只见一个中原模样,明显是孤鸣鹤弟子的人走进茶馆,行了礼,便坐到孤鸣鹤侧

    身旁。

    孤鸣鹤道:“多速准备得怎么样?”

    肖必成小声道:“师父,他再给国主压力,一如师父料定的。”

    孤鸣鹤沉默了半晌,方道:“他办事太慢,投鼠忌器,决心又不能下。老夫不可一味等他!”

    肖必成道:“师父,我们确实要多方联络,只是眼下局势太不明朗了。”

    孤鸣鹤的眼光,突然转到孟聪明这边,随即定住了。

    他对肖必成道:“不是时机,却没有时间等太久了。”

    他说着,却站了起来。

    这一站,孟聪明才发现他身材异常高大。

    之前对决过的几次,都是在激烈的运动状态,这才有机会静静地观察。

    刚才,孤鸣鹤只随意和肖必成说了两句,而且压住气息低声交谈。

    却不想孟聪明发现了他们,刻意运用了耳力,却将他们的话完全听了进去。

    孤鸣鹤盯着孟聪明,目光如鹰隼,孟聪明吓了一跳,心说认出我了?

    不是说他只记武功不记人么?

    他胡思乱想着,抓着茶碗就喝,差点烫了嘴,勉强忍住没有龇牙咧嘴。孤鸣鹤已经走到他面前,在他桌前坐下了。

    孟聪明想装没看见都不行,只好放下茶碗抱拳道:“这位老人家,您是认得在下么?”

    孤鸣鹤微微一笑:“看得出我是中原人?”

    孟聪明心说,就算看不出我也不会说北燕话啊!

    忙道:“是啊,老先生虽然穿着北燕服装,却有些国朝元素,看您外表也像是中原人……”

    孤鸣鹤又道:“看到老夫没觉得很亲切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